笔趣阁 > 是甜啊竹马 > 第三十七章 找到了

第三十七章 找到了

 热门推荐:
    “呜呜呜,我要妈妈!呜呜你们是坏银!”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警察蜀黍不会放过坏人的!”

    “吵什么吵!老实点!不然我把你们舌头都割掉!”

    在一个宽敞光线暗类似停车场的地方,孩子的哭闹声从这里传来,还有男人恶狠狠的警告。

    宋轻轻慢慢睁开眼睛,做直了身体,就看见这一幕。

    她看看那些孩子,最小的不过六岁,最大的不过十二岁,都在这里,大约有二十多个。

    都被人紧紧的绑起来,在这个房间靠着墙围起来,中央坐在椅子上的就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

    男人看见宋轻轻醒来,也只是瞄了一眼。

    宋轻轻她知道了,他们被绑架了,而且都是孩子,很有可能就是拐卖儿童的团伙。

    自己的头发皮筋不知什么时候丢了,乌黑顺发披落,她的手腕因为绑着发疼。

    这些孩子有的还没有清醒过来,头倚着水泥墙睡觉。

    宋轻轻的旁边是一个年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醒了有些时间,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很安静。

    宋轻轻屁股蹭蹭地面,想到目前为止也只能干等着别人来救了。

    她想想从晚上放学回家,自己很少一个人走路,这次也不例外。

    宋轻轻他们和宋恒宇他们说了,小学的时候宋轻轻和陶晓桃三人,跳级,现在十一岁的宋轻轻他们已经开始上初中了。

    中间的一段时间,宋轻轻记不清了,好像是有一个人和温慕卿说了写什么,很模糊。

    她环顾这个地方,很大,宽敞,只有一个窗户,不是面对太阳,几绺阳光透进来,使的这里亮了很多。

    冬天,这里更是冷,辛好宋轻轻穿的多,里里外外好几层,保暖。

    可是旁边的小女孩,情况不是很好,穿的很少,卷缩在那里,脸和耳朵冻的通红。

    但女孩很倔强,眼睛澄清,瞪着那个男人。

    宋轻轻想把自己的衣服给她,可能现在脱不开身,只好往她那里靠靠。

    “你也是被绑架了么?”宋轻轻低着头,没让男人看见,小声问。

    女孩愣了一下,回答道:“是。”声音轻灵悦耳。

    “嗯,现在我们可能暂时不会有危险,现在江州的人们可能开始寻找我们了。”

    “砰!砰!砰!”

    远处生锈的铁门被人用力敲了几下。

    男人放下手机,在发白牛仔裤里慢慢悠悠的掏出钥匙,开门。

    “老子等你们半天了!才来?”男人对门口的两人凶。

    门口两人对男人的态度很不服气,但还是屈服:“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第一次来这里,下次注意。”

    “哼!”魁梧男人不屑发声,把手机的钥匙扔给中间略显胖的人,接着说:“果然没用,抓个人抓了五年,真是败类!这些小崽子你们俩给我看好了!如果少一个……”

    魁梧男人攥紧拳头,指骨之间嘎嘎响。

    “好好好,你们放心,绝对不会出错的!”

    魁梧男人这才离开。

    剩下两人看着他离开,挥挥拳头,表情凶恶。

    “老子凭什么听他们指挥!”略胖男人说。

    他们两就是五年前打算去抓宋轻轻的人,他们觉得,宋轻轻只有单独行动再抓,五年的时间里他们每次看着宋轻轻他们上学放学,甚至一些人对宋轻轻他们起了歹心都被他们赶跑了。

    boss非常生气,他们两人不但没有抓到人,反而就像父母一样接送孩子!

    刚好有人找他要点人,就把他们两送给他们了。

    然后两人刚来就接到了这个任务。

    高魁看着里面围成一圈的小孩子,恶狠狠倒:“这些人真是丧尽天良!拐卖这些小孩子干啥子!真是!”

    一旁郝浩小心翼翼说:“哥,俺们以前也不是做这种事嘛!”

    “那能一样嘛!以前我们是受别人指使,抓小孩的大部分都让家长领回去了!抓啥!”高魁进来,踢踢挡道的东西,铁与铁之间发出的刺耳声音下的一些年纪小的闭上眼睛。

    宋轻轻也抬起眸,一眼。

    “哇~”

    “哇耶~”

    另一个声音是郝浩发出的。

    五年的时间他们碰面过不少次,虽然没有说过话,宋轻轻他们都知道有两个要抓他们的叔叔保护这他们。

    高魁也愣了,这不是他们一直打算抓的那个宋轻轻么?也被抓过来了?

    ……

    温慕卿那边,还是没有宋轻轻的任何消息。

    温慕卿眼睛发红,明显哭过嘴唇发白,还在不停的询问这路人。

    他突然想到,他无意间和宋轻轻一起去过一个地方,离这里有些远,他们总是在那里转悠。

    看见那个地方只有温慕卿一个人看见,他看见那里黑,就拉着宋轻轻离开了。

    想到这,温慕卿身体忍不住颤抖,嗖的一下跑了。

    旁边的宋言书看见温慕卿离开,也跟了过去。

    同时宋恒宇通过定位调动不少警察和此地公安局部前往那里。

    温慕卿到达那里,发现了宋轻轻做的记号,确定了宋轻轻来过这里,心里忍不住激动,又担心。

    当他找到宋轻轻昏迷前掉的帽子的时候,心里如被针扎了一般,嘶嘶作疼。

    一只狗跑过来,汪汪两声,蹭蹭温慕卿的腿,是大黄。

    五年的时间,它长大了不少,虽是土狗,但它的眼睛发射出警惕精明的目光,因为它,是和温慕卿一样,守护宋轻轻一生的狗,前世他是一只退休警犬。

    温慕卿把帽子给大黄嗅嗅,然后在地板嗅嗅。

    看向一个方向,温慕卿知道,那是宋轻轻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