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想写修罗场

想写修罗场

 热门推荐:
    正式开始录制是在一个星期以后,中间要准备的东西不多,但多少都得看看剧本,忙了几天,没工作的时候祁斯异就在家打游戏。

    简青又给他聊了几次,他才知道这女生追了崔旺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家里有人脉,找了点关系成了崔旺公司的工作人员。

    祁斯异虽然觉得这种行为挺让人反感的,但也没多说什么,毕竟这女孩看起来还挺有礼貌的,除了表白那一次,平时也并没有私生饭那种变态的行为,被拒绝了以后也不会经常去骚扰崔旺,给他留下的印象还算不错。

    这天他才刚从综艺现场出来,就收到了女生的消息。

    “听经纪人姐说你在拍综艺,要不要出来喝点东西?”

    “有点事情想麻烦你,拜托了。”

    祁斯异最开始并不太想去,他觉得没什么必要,而且相处的过程中觉得这简青有些时候说话有点小白花的意思,总装的楚楚可怜的,祁斯异作为一个鉴婊达人,本能地在她身上嗅到了一点绿茶的味道。

    “有什么事是非要见面说的吗?”

    对方很快发了个可怜的表情:“对不起打扰你了,我一定让人很困扰吧,提出这种不合适的要求,对不起对不起,哭哭。”

    祁斯异看着最后俩字,觉得自己确实脑袋就有点疼,其实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和董舒如那类的女生相处,太爱撒娇的柔弱女孩总让他觉得沟通有点尴尬,倒也不是说不能撒娇,但遇到事情不解释就先委屈先道歉让别人心疼,又不解决问题,一直在表现自己的柔弱和祁斯异的咄咄逼人,让人很不舒服。

    对方可能也察觉出祁斯异不愿意回话了,十分有眼力又发了一句:“这家的饮品超级棒,平时都要预约的,我今天提前定了位置,真的不来吗?”

    “就是觉得最近一直麻烦你,不请点东西有点说不过去。”

    拍摄结束后祁斯异本来也没什么事可做了,最终还是顺路去了一趟,他到的时候女生已经点完餐了,碰巧是祁斯异爱喝的巧克力奶茶,他觉得还挺巧的,两人聊了一会儿,不到十分钟。

    其实也没有什么要紧事,女孩拜托了祁斯异过几天的综艺里多照顾照顾崔旺,毕竟崔旺还算是个新人,很多东西可能都没有那么小心,女孩担心他会惹出什么祸来。

    祁斯异倒是不太担心,主角攻在他的印象里一直都是游刃有余处理身边大大小小的麻烦事的,哪怕是刚进娱乐圈最单纯的时候也没有惹出什么大祸来:“我觉得他自己应该有能力解决的,你也不用太担心了。”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现在有了些人气,小心点总是没错。”

    女生嗯嗯地答应着。

    祁斯异低头喝咖啡时,女孩在对面不知道倒弄了什么,他抬头,对方脸上竟然还有点慌张,祁斯异有点疑惑:“你怎么了?”

    女生抿了抿嘴:“没事,空调有点凉。”

    祁斯异不疑有他:“那早点回去吧,你说的事我会注意的。”

    女孩点点头,笑开了,眼睛亮晶晶的有点甜,祁斯异没注意她什么表情,脑子里都是自己家的大床和游戏,回去的路上经纪人才开口问他:“你俩都聊什么了?”

    祁斯异在后座上刷视频:“她让我照顾照顾崔旺。”

    “就这点事用得着找你出来吗?”

    经纪人这么一说,祁斯异也觉得有点奇怪:“倒也是,平时这些话都是发消息说的。”

    经纪人说话挺直接的:“你以前看人也挺准的,这段时间一直和她来往就没觉得她挺做作的?”

    说实话,确实有点,简青说话办事都有点那种感觉,虽然有时候让人不太舒服,不过祁斯异倒没觉得有什么,毕竟这人也没对自己造成什么麻烦,茶是茶了点,但又不搞事情……

    这么一想,祁斯异又觉得自己有点疏忽了,他本不想把人想的那么坏,可身在娱乐圈确实应该小心一点,两人就这么大大咧咧见面了,万一被传出什么谣言,再辟谣又要给公司造成麻烦。

    “那我以后还是少联系她吧。”

    经纪人也点头同意。

    晚上的时候接到了洪宇新的游戏邀请,对方开了队友麦,还要祁斯异也打开,这大概是从祁斯异拒绝他以后,两人第一次说上话。

    他带祁斯异打了两局,有一句没一句问了点近况。

    “过几天的综艺都准备好了吗?有没有收到剧本?谁陪同你?”

    祁斯异一一跟他说:“剧本都看过了,地点也找人确认过了,经纪人和几位工作人员都会来。”

    一波团战,洪宇新拿了个三杀,正关键时刻,他却突然又问了一声:“今天出去约会了?”

    祁斯异正计算着技能,没空动脑子去想他问了什么,下意识说了真话:“没有啊,今天就拍了综艺。”

    团战过后再回想起来洪宇新的问题,祁斯异脑子清醒地品了品,瞬间又想明白了。

    他该不会是在问简青的事吧?

    他白天才刚刚怀疑过这女生,没想到晚上就被询问了,洪宇新是怎么知道自己和简青见面的?他派人看着自己,还是简青真的像经纪人说的那样放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不管哪一种,都让祁斯异有点担心,不过担心的同时,祁斯异又觉得洪宇新管的有点多,既然俩人都说开了,自己见什么人,和谁约会都是自己的自由,他不想一直被人管着。

    游戏只打了一把,祁斯异就借口自己困了下线了,然后赶紧给简青发了消息:“你没做什么吧?”

    对面很快回复了一个小问号的表情,回复他:“说什么呢?”

    祁斯异也不想和她绕圈子,直接问了:“你没和谁说咱俩今天见面的事吧?”

    对方支支吾吾躲闪了半天,祁斯异就觉得事情不妙,这次直接质问她了,他说了很多严重的后果,还吓唬她会影响到崔旺,女孩到底还是单纯点,很快就把实话说了:“我没想干什么,就是拍了一张照片,发了个朋友圈,但是只有崔旺一个人可见的,他那么喜欢哥你,我想让他看看咱们关系好,说不定他就能多看看我了……我发誓这张照片没有第三个人看过,别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

    祁斯异是相信女生的话的,他觉得自己一向会看人,她这种小绿茶的性格,也只是有点小心机,但这心机都是用在感情上的,拿其他男生的照片去刺激崔旺,却并不会去陷害祁斯异,如果有大是大非的问题,她更不会去做那个坏人,没有娱乐圈里那么多勾心斗角,甚至从某些时候可以算单纯。

    所以洪宇新能知道他的动向,只有一种可能了。

    他找人监视自己?

    这种想法才刚刚在脑子里成型,就吓了祁斯异一跳,他没办法想象生活被另一个人时时刻刻看着究竟是什么感觉,只是毛骨悚然的,他是只关注自己每天见了什么人吗?或者……

    连一举一动都监视着?

    想法刚一冒头,祁斯异就强迫自己不去这么想,如果真是这样,就实在有点太恐怖了,如果真的有人盯着他,怎么可能一点都察觉不到,也许真的是巧合也说不定?也许洪宇新问的话并不是只简青呢?他只是问自己有没有去约会,也不一定是知道了自己见过简青。

    可能是他神经太敏感,想太多了。

    他把脑袋埋进枕头里,旁边手机却突然响了一声,祁斯异以为又是简青,拿起来一看才发现不是,发消息的人是洪宇新,只有几个字,却让祁斯异后背发冷:“你不是说你睡觉了吗?为什么又骗我。”

    祁斯异迅速环顾四周,室内窗帘拉的严严实实,门也关着,到处都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他究竟是怎么知道自己还没睡的?

    “你在和谁聊天。”

    祁斯异手脚冰凉,半天说不出话,一瞬间想跑的冲动让他迈出了脚,直到对面又发来一条消息:

    “看你一直在线,却和我说睡了,是真的睡了吗?还是和女孩子聊天呢?”

    祁斯异崩紧的脊背慢慢松了下来。

    看来对方只是因为他一直在线所以才问的,他觉得自己有点太神经质了。

    回复道:“处理了一点工作,马上睡了。”

    “知道了,晚安。”

    屏幕对面,洪宇新绷着嘴角,一张脸上面无表情:“又骗我。”

    没过几天,就到了节目录制的日子,祁斯异和工作人员一起坐车赶往现场,综艺里有很多游戏,场地是在郊区的一座别墅里,他是第二个到的,刚到那里就看见了坐在客厅的洪宇新,那人穿着平时居家的服装,在客厅用遥控器换台。

    听到声音抬眼看了祁斯异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祁斯异本能想要后退,可能是上次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这是上次那件事以后两人第一次见面,虽然网上已经聊开了,他再看见洪宇新还是忍不住想离远点。

    祁斯异的僵硬落在对方的眼里,洪宇新反而笑了,他还是以前那个样子,温润礼貌,总能把身边的人情绪照顾好,对祁斯异也是笑脸相迎。

    这样一上午以后,祁斯异也放心了,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得太多,把行李都收拾好了,工作人员给经纪人和他带来的工作人员安排了出处,都在录制范围以外的小屋里,在别墅现场的基本都是拍摄公司自己的工作人员。

    “手机不要离手,一直带着,有事我们会最快赶过去的。”

    祁斯异点头,有时候他觉得经纪人就像老妈子,来参加个综艺,一会儿怕他掉水里,一会儿又怕他出意外,能担心到的地方她都担心到了,别人担心不到的地方她也担心。

    “平时多跟着司东,我觉得他还是挺靠谱的,虽然嘴臭点,关键时刻靠得住。”

    祁斯异想了想司东的脸,也觉得经纪人说的有一定道理,虽然他觉得没有那么多必要。

    司东是下午才来的,他在这剧里也有不少戏份,因此也和祁斯异他们一起,不知道是不是受经纪人所托,安排房间的时候,这人还特意住在了中间,左边是祁斯异的房间,右边是洪宇新的房间,他特意把俩人隔开了。

    祁斯异虽然以前也知道他和洪宇新两人不对付,但没想到这次见面比平时还针锋相对,光是吃饭的时候他见识到了什么叫皮笑肉不笑,晚上睡觉的时候,只要洪宇新那边的房门一响,司东立刻就会做出反应。

    他站在门口,目光冷冷看着洪宇新路过祁斯异的房间下楼去。

    穿着睡衣的男生身型高挑,手里拿着个杯子,朝着门口的司东晃了晃:“我去喝水而已,你怎么像谁家的看门狗一样,听见点动静就起来?”

    司东笑了一下,依旧是皱着眉头的:“毕竟有人总惦记着一些不该惦记的东西。”

    说话间洪宇新已经上楼了,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好看,身上却有种说不出的压迫,带点慵懒,用杯子点了点司东的肩膀。

    “总比某些人只敢看强吧,看门狗果然都是拴着绳的。”

    实话来讲,洪宇新确实比司东更懂祁斯异,如果指望去保护他感化他,祁斯异最多也只会把对方当成好朋友,受着所有的爱意,付出者却只能得到好兄弟的头衔,一辈子眼巴巴看着,这种亏本的生意洪宇新不喜欢,司东却反而深陷做骑士的幸福感中了,让他觉得可笑又可悲。

    两人间的气氛已经算是剑拔弩张,而室内的祁斯异却丝毫不知情,打了两把游戏还出去拿了根雪糕。

    第二天一早开始拍摄的是做早餐,采购食材,祁斯异不愿意动,最后是洪宇新和司东一起去的,他晚起了一点在家收拾厨具,两人回来的很快,一起做菜,司东比较熟练,在家也经常自己做饭吃,所以他来指挥,厨房地方小,免不了碰见胳膊腿的。

    祁斯异在菜板前切菜,洪宇新毫不避讳地站在他背后,假装从柜子里翻东西,从摄像机的角度看,就像将祁斯异整个圈在怀里,像老夫老妻一起下厨房似得,只要一回头立刻就会亲上,偏偏从祁斯异的角度什么也感觉不到。

    本来两人的cp粉就不少,节目组根本不会阻止两人亲密举动,司东皱着眉头,实在忍不下去了,骂了祁斯异一声:“你切的这是什么狗东西。”

    他一把将人从菜板边缘拉回来,脱离了洪宇新怀里的范围:“狗啃的都比你这菜强,这还怎么下锅。”

    祁斯异被他大力拉的直疼,完全懵了:“你干嘛啊?我不是切的挺方正的吗?”

    “快滚。”

    司东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拍给了祁斯异一个大盆,里半盆菜:“把这个拿出去洗了。”

    祁斯异觉得这人真的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回头看见洪宇新对着他的笑脸,突然又觉得出去洗菜也不错。

    洗完菜回来,就到了司东炒菜的时候,只有洪宇新和祁斯异两个人在客厅看电视,洪宇新一直欲言又止的,祁斯异看出来了,但不想配合他去问,毕竟他做出这姿态就是等着自己去问,既然他想说,那么自己问不问他肯定都会说。

    果然,祁斯异没问他,不到一会儿他自己就开口了,也是带着淡淡的笑意的,看起来还是一样温润无害:“不知道为啥,总觉得司东不太喜欢我。”

    祁斯异心想,为啥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在镜头前说这种话,主角受果然有绿茶潜质,不过祁斯异并不吃这一套,漫不经心道:“可能你哪里让他不开心了吧,司东人挺好的,你俩好好相处。”

    洪宇新还是笑的,还想再说什么,祁斯异也知道他不满意自己的回答,但没等他在说话,厨房里司东就把祁斯异叫了过去:“祁斯异,过来给我打下手!”

    就这么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三人做完了饭,倒是没再像之前那么冷场了,祁斯异是最没心没肺的一个,不管什么情况,反正他都要吃饱,尤其是司东的菜确实做的不错,有几分大厨的水准,饭后洪宇新负责洗碗,另外两人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里洗澡,晚上还要开个小会,当然也是在镜头前的。

    节目组为了表现出嘉宾不同的一面,特意叫三人穿着睡衣出境,虽然是为了表现出居家的样子,但脸上都是带着妆的,第二天的行程大概是需要他们自己出门找食材,类似于野外求生,从周围的村子小镇居民的家里带东西出来蔬菜自己采摘,鸡鸭鹅也都自己抓,回来以后再做成吃的,要的就是原汁原味。

    祁斯异觉得这活动还挺有意思的,第二天特意起了个大早,三人先去农场,实话来讲,里头味道并不好闻,但好在他们用到鸡棚啥的都已经清理过了,并不会踩到屎。

    祁斯异穿上了防水长靴子,在鸡棚追了半天,搞得鸡飞狗跳也没能抓住一只,最后还是洪宇新来了,他特意从网上学了抓鸡的教程,先洒一把玉米粒,再弄下个陷阱,很快就有公鸡落网了,和祁斯异两人联手把东西抓了起来,然后赶往司东独自一人去了的鹅棚。

    祁斯异确定来之前这周围是很安静的,因为害怕动物粪便给周围的邻居造成麻烦,牧场周围只有牧场主一家人住着都没有,可他却听到了几乎要把房盖掀开的叫声,进门一看,司东几乎要和那鹅掐起来了,两人都是倔脾气,一个咬着不放,一个一直用脚踹,抓着它的脖子。

    最终他愣是把鹅打晕了。

    祁斯异满脸黑线,洪宇新难得也笑了笑,只不过也说不清是真心更多还是嘲讽更多,傲慢评价道:“既没头脑又不高兴,你说他算个什么东西。”

    祁斯摸摸鼻头,觉得尴尬,三人又摘了菜,很快便做了一桌子的美食,看得祁斯异食指大动,吃了很多东西才回去睡觉,这种录制对他来说算是一种享受了,以前他还是学生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军训,也是在这样一个小景区,自由采摘,非常有趣。

    第二天崔旺便来了。

    这人身边也带了不少工作人员,除了经纪人以外,还有几个平时比较熟悉的,只是祁斯异没想到会再这里看见简青,她竟然也跟着崔旺一起来了,那当初让自己照顾崔旺不就是多此一举吗?

    女生看见祁斯异,下意识回避了视线,似乎还觉得有点对不起他,祁斯看着她,因此并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的视线,尤其是崔旺和洪宇新两个知情人。

    下午节目组安排嘉宾游泳,正好崔旺也来了,大家都在泳池旁先吃了饭,和工作人员一起开了个小派对,洪宇新虽然和司东关系不好,但对崔旺却一直都挺客气的,司东也和崔旺关系不错,气氛还算和谐。

    中途的时候祁斯异去了一趟厕所,司东原本想跟着,但因为喝了点酒没起身,没一会儿洪宇新也走了出去,他抬头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都不见了,司东第一时间去了卫生间,却并没有在那里找到人。

    而另一边,祁斯异是在回程的中途被人截下来的。拖进了一间房内,死死捂住了嘴巴:“你喜欢那个女生?”

    黑暗之中洪宇新的语气阴沉沉的,他看不到这人的眼睛,但知道却本能想要逃跑。

    “你拒绝我就是因为她吗?”

    祁斯异不能动弹,但一直在反抗,语气中非常排斥:“我觉得已经把话说清楚了,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

    洪宇新亲了亲他的下巴,并不回答,反而问道:“上次不告而别的事情,我还记得呢,让我想想,你是怎么逃跑的呢?除了崔旺和经纪人以外,还有别人帮你,是谁呢?”

    “就是司东对吧。”

    他顿了顿,笑了下:“真没想到,这种人你也看得上。”

    “还是说不用看得上,只要能利用就可以?”

    “借着朋友的名义糟蹋别人的真心,太过分了,祁斯异。”

    祁斯异后背汗毛都起来了,洪宇新把他衣服掀开,舔舐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和这人的力量差距相差这么大,一动也动不了,只能尽量把自己胸口往后缩:“快点松手……”

    “真让人伤心,你总是这样对身边的人,因为他们愿意默默付出,可我不想,想要的东西就要自己去抢,总等待是没有用的,只会把收获的人惯的越来越过分。”

    祁斯异觉得已经完全没办法和这人沟通了,他抬腿想去踹洪宇新却又被按住:“你最好别叫出声,别墅里到处都是监控,稍微大声点一定会被听见的,你也不想把事搞大吧。”

    下一刻祁斯异就喊出了声。

    反正他在这世界待不了多久,名声好坏根本就不在乎。

    不过周围可能确实没有人,很久很久都没人过来。

    最终两人是被突然闯出来的简青打断的。

    祁斯异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撞到这个女生,但她就是这么碰巧的小心翼翼敲响了房门:“里面有人在吗?祁斯异哥,你在里面吗?”

    洪宇新打开了门,目光已经冷的不能再冷了:“找到这里来了。”

    “你听见什么了?”

    “什么都没听见。”女生依旧是怯怯的:“我看司东哥在找你们,好像很着急,就想着也许不在卫生间是在周围的房间里,所以就过来敲门了,你们没事吧?”

    “没事。”祁斯异脸色铁青,说着这种话没有一丁点可信度,洪宇新一直盯着他看。

    三人还是快速回到了拍摄场地,崔旺坐在祁斯异身边,撑着腿看他和简青一起回来,等人一步一步靠的越来越近,突然笑了一下,他趴在祁斯异耳边轻轻道:

    “哥你不会喜欢她吧?”

    这话问的是谁真的在明显不过了,简青发了照片就是为了刺激崔旺,现在她的目的达到了,祁斯异本来不想去管这些事,但洪宇新正在看着他,而这女生又帮了他一次,让她得逞一下或许也可以,祁斯异这么想着,没有犹豫地点了点头:“我比较喜欢这类型的女孩子。”

    不光是崔旺,在场的几人都是一愣,简青的脸色突然红了,结结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乱八七糟说了一大堆,只不过也没人在听。

    人们心思根本不在她身上。

    崔旺虽然看着她,笑容不达到眼底,他低头淡淡道:“我知道了。”

    再抬头时,所有情绪都收拾好了。

    祁斯异也没想到当天晚上他的话就收到了成效,崔旺居然真的和这姑娘在一起了。

    他心里觉得崔旺还是有点在意简青的,只不过是还不清楚自己的感情而已,需要其他男生刺激一下,才能迈出一步,他也替他俩感觉开心,想去祝福,但又觉得半夜过去不太好,打了两次崔旺的电话都没打通,他才出门去找,才发现这人竟然在一楼喝醉了。

    别墅内到处都是摄像头,这场面确实不好看,祁斯异赶紧跑下楼,准备将人带回去,谁知崔旺年纪不大力气却不小,直接挣脱了祁斯异,咣当一声撞在桌子上,不知为何笑得有些凄凉:

    “哥你看这种女人,她有什么好的,你这么喜欢她,可我勾一勾手指就过来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是笑着的,可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眼圈却红了。

    祁斯异差不多懵了:“啊?”

    崔旺趴在桌子上,一点也看不出谈恋爱的喜悦,他拉着祁斯异的衣角:“哥你不要喜欢她了,我好讨厌,讨厌到想杀了她。”

    “你说什么胡话呢?”祁斯异一边拖着崔旺,一边给他的经纪人打了电话过去,没过一会儿就来人把崔旺带走了。

    直到人离开了,祁斯异才有些面色发白,崔旺的话说得倒是挺明白的,可他却又实在不太想听明白,谨慎起见,他决定明天等崔旺清醒了再去问问,在楼下喝了点冰水就回房间了。

    黑暗之中,简青一直站在角落里盯着几人,崔旺的话她一句不落全听见了,如果说之前还抱有一点幻想,现在也完全破灭了,她很清楚崔旺的心思,比当事人都清楚,她愿意利用祁斯异,也愿意被祁斯异利用,只要她和崔旺在一起了,洪宇新也不会来找她的麻烦的。

    明明一切都算计好了,真正听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疼,她一点都不恨祁斯异,甚至在那人对她说喜欢的时候,莫名的悸动,可她又很清楚,不管是哪一边她都插不进去。

    谁都没再提当天晚上发生的事。

    不管是崔旺还是简青,都平常的生活着,而祁斯异因为还有洪宇新的事需要操心,就暂时把那点疑惑放在了一边,等回想起需要问什么,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