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来救人的司东

来救人的司东

 热门推荐:
    祁斯异口齿不清晰,过程中却还是努力和洪宇新沟通,编了不少借口来解释自己从前表白却突然反悔这件事,终于还是阻止了洪宇新想要继续的意图,那人趴在他身上,被祁斯异没头没脑的一番话说得皱紧眉头:“你觉得这样进展太快了?”

    祁斯异点头:“我还不确定我是不是喜欢男生。”

    洪宇新歪着脑袋,不太相信的样子,他把手伸向了祁斯异已经扒光的大腿中间摸了两下,身底下的人瞬间僵硬了,发现真的没有反应,又惊又疑,他这才慢慢坐起身。

    “为什么会这样?你该不会是哪里不行吧?”洪宇新把他手上的绳子也解开。

    祁斯异一时间没说话,洪宇新可能觉得他被自己的玩笑伤害了男人的尊严,赶紧抓住了祁斯异的手:“没关系,我等你好起来的一天。”

    他顿了顿,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又有点难看了:“不过,在这之前,你也不能和别人搞在一起。”

    “尤其是司东,我不想你和司东一起参加比赛,明天不要去了,留在这里陪着我吧。”他靠在床头,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身边祁斯异整个人被裹紧在被子里,脑子里乱糟糟的,现在答应了洪宇新要求,以后可能更难拒绝,不知道会不会有麻烦。

    分明充满男性吸引力的身体,说出的话却好像故意对祁斯异撒娇,又矮下身在对方脸上蹭蹭:“不要出去了好不好?”

    顿了顿,他将手伸进祁斯异的上衣,抚摸威胁道:“如果不答应,咱们就继续……”

    事到如今,再激怒这人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在暂时妥协和撕破脸之间,祁斯异只好点头同意:“我明天不会去的。”

    这下洪宇新高兴了,一翻身躺进被窝里,抱着祁斯异又亲又摸,祁斯异躲了两下,但酒精的效用还是没过去,动作都是迟缓的,根本躲不开。

    直到洪宇新满足了,最后拉着他的手往下,祁斯异一开始还茫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吓了一跳,狠命挣扎了起来,洪宇新皱着眉头:“既然不愿意做,用手总会吧?用手还是用别处,你自己选。”

    没得选。

    后者全程都僵硬十分,尤其手指碰到对方那里的时候,祁斯异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甚至有点想吐,事后直接翻过了身,将自己缩成一团,他害怕再看着那张脸会忍不住给他一拳。

    “好想一直把你留在身边。”将祁斯异的全部反应尽收眼底,洪宇新的目光并不算友善,他轻轻笑了下,将人的身体抱过来:“可是你又不愿意,该拿你怎么办。”

    就连洪宇新自己也说不清,突然有一天起再看见祁斯异就觉得很熟悉,越是相处下来那种熟悉感越强烈,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爱惨了这个人,他爱的不是从前纠缠他的祁斯异,而是他身边这具身体里的灵魂,他们一定曾经见过,相爱过,他一定非常珍惜,珍惜到一想起对方就难受的要命,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忘记了而已。

    不管怎么抵触,第二天祁斯异依旧没能参加比赛,甚至连门都没走出去。

    除了送餐人员以外,一整天什么人都没看见,祁斯异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怎么应付经纪人那边的,他整整失踪了一天,经纪人不可能不找他,可竟愣是没走进房门。

    和洪宇新面对面呆了一天,中间有来过来送饭的服务员,祁斯异吃了不少,醉酒过后虽然还是有点头疼,但比起昨天已经减轻了许多。

    洪宇新将他按在床边仰着头,自己则站在祁斯异面前,弯下腰接吻。

    祁斯异今天有力气了,亲的过分了让他全然配合是不可能的,意料之中的反抗都被压制住,洪宇新还是被祁斯异打了一拳,他脸色完全冷下来,用一只手捏住了祁斯异的脖子,瞬间将人压\制在床上,语气带着威胁。

    “听话一点,我的等待也是有时限的。”

    祁斯异动不了了,洪宇新很认真亲了亲他的手心,将他衣服掀起来,一路向上亲到嘴唇,这一次吻了很久才分离开。

    然后又恢复了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是不是吓到你了,我开玩笑的。”祁斯异暗暗用力,却完全没挣脱开控制,是不是玩笑两人心里都清楚。

    后者放缓了语气:“我究竟哪里不好?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祁斯异已经完全没有和他理论下去的**了:“以后再说吧,我想快点回去,经纪人还需要帮我联系工作。”

    “你又在敷衍我。”

    面对祁斯异全然抵触的神态,洪宇新的声音也逐渐冷下来:“不如等你想清楚了,决定接受我的时候再从这出去吧。”

    “我想的很清楚。”

    洪宇新根本不听他说,起身将门又关上了,态度不能说不强硬,祁斯异在房间里转了几圈,洪宇新都没回来,他先去门口试了下,门没打开,看来是锁了,对方明显就是想逼他,那一瞬间既生气又无奈。

    他一直坐到了天亮,想了很多,在世界最开始,他本以为狗血剧情中,只要他不掺和就会相安无事,这一刻才很清楚意识到,可能很多东西并不是他能决定的,哪怕是现在,没有洪宇新的同意,他都无法自由离开。

    第二天一早有人进来送饭,祁斯异原本没当回事,可那人把东西都放下了却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他才仔细看了一眼,送餐人员便把脸上盖着的口罩和帽子都摘了,祁斯异才认出来是司东。

    他看起来挺着急的,拽着祁斯异:“你跟不跟我走?”

    那一瞬间都快哭出来了,祁斯异从来没觉得司东这么迷人过,连连点头,司东才把餐车的壳子打开,里面空间还挺大,足够祁斯异蜷缩进去,就是推起来实在有点沉。

    司东一推,没推动,咬牙:“你他妈身为一个演员,平时不能少吃点?”

    祁斯异摸摸鼻子,把屁股垫起来一点,试图减轻自己的重量,刚抬起来一点,脑袋就撞到了盖子,咣当一声。

    司东忍不住从外头踹了一脚铁皮:“你安静点!”

    祁斯异没感觉,不过司东的脚肯定疼坏了,这人的脾气依旧这么别扭,不过他看原著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司东马甲居然有这么多,又是小号又是伪装进来救人,零零七出身?

    两人从房间里逃出去,一直到了场所大门外依旧惊疑不定,坐上车才有机会说话。

    沉默了好一会儿,司东才开口:“没来比赛是因为他吗?”

    祁斯异点了点头,还是询问一句:“你们几个找到人补位没有。”

    司东含含糊糊应了一声,祁斯异又随口问了句比赛结果,司东一边调转方向盘,一边回答他:“没有你我们大获全胜了。”

    祁斯异:“……”

    两人倒是谁都没再提小号的事,算是心照不宣的秘密,车开了半个多小时,停在了一处小宾馆,经纪人也在里面,拉着祁斯异从上到下检查了半天,没发现有什么皮外伤,才算放心了点。

    “司东听说你被扣下了就连夜赶过来,连比赛都没参加,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洪宇新那边太难搞了……你到底是怎么惹到他了啊?他没打你吧?”

    看来经纪人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祁斯异皱着眉头,并未解释,他也不知道这种事应该怎么说出口,只道:“我以后不想和洪宇新再有交集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主角受这疯批行为实在有点吓到祁斯异,他只要一回想起拿人捏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后背就发冷。

    “没办法,你们一起拍戏,后面还会有综艺,合同都签了,违约金很高的。”

    祁斯异那一瞬间真的不想再继续当什么明星了,面对洪宇新时总能让他想起上辈子的霍振洋,某些不好的记忆与那人抓着自己脖子的样子对比下来,实在无法让人淡然。

    反正他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并不长,指不定哪天就会传送了,退圈的想法一说出口,经纪人手快速贴祁斯异的额头摸了下:“也退烧了啊,说话怎么还不清醒,你知不知道违约金有多少?咱们两个加起来都不够陪的。他到底做什么事了?打你了?身上也没伤……”

    主角受毕竟还是主角受,整个狗血剧的中心剧情都是围绕着他和崔旺转的,祁斯异当然也明白和他纠缠起来自己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怎么想都是被炮灰掉的命。

    所以还不如干脆跑得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他躲到农村去,剧情总不能把两个主角也安排过去。

    看到祁斯异不安的模样,经纪人才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恐怕祁斯异受了不小的刺激,她深深叹了口气,道:“虽然我这么说你可能不爱听,但还是能忍一步是一步吧,你也知道他家里挺难搞的,不管想不想在娱乐圈里待下去,都不能对上,惹急了就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大家都要受牵连……你也得想想别人,咱们公司,你的工作室,或者父母兄弟,他们年纪都大了……”

    经纪人这话倒是提醒他了,这些确实不是自己一个人的问题,原身的父母去年都被接到了城里,两位老人年纪大了,平常连生活都成问题,找了专门的人照顾,如果他和洪宇新撕破脸,对谁都没有好处。

    不光是身体上难受,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憋闷,自己分明才是被骚扰的一个,却要想办法替对方遮掩,虽然理性来想确实没了办法,祁斯异声还是有些固执:“可做错事的人不是我。”

    经纪人一愣,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和她从前认识的人就不太一样了,原本那个爱耍大牌,圆滑世故,略显油腻的祁斯异已经没了影子,剩下的这个人有时有些耿直淡然,在某些方面又很天真,会为别人着想,虽然她不知道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可经纪人还是从心底心疼这个孩子。

    “辛苦你了,委屈你了。”她轻轻抱着祁斯异的脑袋,安抚道:“咱们以后大不了躲着他走,宣传期一过,以后都不接和他相关的了,实在没办法,姐多给你接点赚钱的活,存够了钱咱们就离开。”

    祁斯异倒是没有经纪人想的那么脆弱,很多东西他都并不是害怕,但就是止不住的担心。

    接下来的几天经纪人帮祁斯异推掉了大部分的行程,他不知道洪宇新那边有没有再去找过他,不过他从宾馆不告而别,这人一定很生气,以他的脾气下次见面会怎么样都说不定,毕竟上次霍振洋陷害董舒如的教训已经够大了,他很怕重蹈覆辙。

    不过好在不管是经纪人还是司东一直守在他身边,生怕他再被人掳走了,让祁斯异也稍微放心了一点。

    这么安定了一段时间,崔旺有联系过他几次,话里话外都在关心,祁斯异虽然情绪不高,但也不是无缘无故冷落人的性格。

    电话那头崔旺还在喋喋不休:“你也不能总闷在家里,还是要接触接触别人的,别把自己活得太封闭了。”

    祁斯异一边吃着牛肉干,一边嗯嗯答应着,听他继续说:“过几天我快到总决赛了,哥你要不要来。”

    祁斯异才想起来,距离崔旺参加选秀已经过去很久了,他太久没关心娱乐新闻还不清楚,选秀节目火爆以后,这孩子似乎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这也是他事业成功的一个开始。

    祁斯异思考片刻,询问道:“你有几张票?”

    这场选秀在原著中可是经典场面,多少年后还被人津津乐道,错过了绝对要后悔,比赛是非常有看头的,如果能看到现场绝对不亏,但最近经纪人他们俩把他看得紧,祁斯异也不想给他们添麻烦,如果有时间的话,他还是希望能和这两人一起。

    电话那头听祁斯异有要来的意思,声音里掩饰不住的兴奋:“哥你想要几张都可以。”

    崔旺已经邀请了司东,经纪人也打听过,洪宇新当天有工作,没有可能出现在比赛现场,崔旺也没有联系过他,几人这才放心了,祁斯异当天特意带了鸭舌帽和大口罩,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出现在荧幕前,不想被记者拍到来看比赛,防止被说蹭热度。

    比赛当天人山人海,祁斯异坐在前排稍微偏僻的地方,旁边是同样捂的严实的司东和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