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救援行动失败

救援行动失败

 热门推荐:
    “这酒好像不太对劲。”

    被人拉到角落里的口齿不清,祁斯异感觉到有人在周围一直拖着他,在他耳边说话:“哪里不对劲?我觉得味道很好。”

    祁斯异迷迷糊糊的,已经不清醒,即使用了最大的力气也显得软绵绵:“天都黑了,我要回家看电视了。”

    洪宇新笑了下,两人站在角落里,他勾着祁斯异的手勾住自己,诱哄:“回什么家呀,咱们来做点有意思的。”

    两人一边随着音乐晃动,一边靠近,洪宇新拖着祁斯异,强势把人抵在墙上,音乐声很大,好像把一切理性都带走了,看着面前完全不清醒的人,被灯光照得忽明忽暗,果断亲了上去,与之前拍戏时得偷偷摸摸不同,光明正大充满攻击性的吻,祁斯异躲避几次都没躲开,有点呼吸困难。

    恍惚之中,似乎与从前的触觉重叠,祁斯异得了空,一边喘气,一边小声:“俞全?”

    随后又小声哼唧道:“你来还钱了吗?”

    洪宇新的动作顿了一下,立刻问:“那是谁?”

    周围音乐声太大,他也听不清,皱眉片刻,又笑道:“算了,不重要。”

    只觉得腰腹处凉凉的,上衣被人掀起来,祁斯异本能往后缩,有点狼狈的弓着腰,面前那人的手却完全没停,一路往上摸,碰到了什么地方,祁斯异机灵了一下,被揪得直疼:“你干嘛掐我?

    “谁让你不听我的话。”洪宇新理直气壮的声音里还带了点委屈,啃咬着脖子和锁骨,说话含含糊糊的:“都知道了那人就是司东,你为什么还要和他来往?居然还质问我?不都是因为你每天只打游戏不理我才去调查的……”

    现在才说出的实话,祁斯异其实也听不懂,一边躲避,一边无力让人摆弄着,周围即使有人看见了也没有一个人出声阻止,最终这人被扒得只剩下一层了,打远处才来了个熟人,将洪宇新的动作打断了。

    来人是崔旺,一副喝醉的样子,摇摇晃晃一屁股坐在两人半躺的沙发边上,他应该是唯一一个没眼力见儿的了,虽然也是被洪宇新邀请过来的,不过一直没和祁斯异碰上,这次才刚一看见人,没头没脑就对着祁斯异来了一句:“嘿,你怎么又脱光了?”

    他整个人都醉醺醺的,衣服上洒得全是酒,领带都不知道扯到哪去了,看起来也不比祁斯异状态好多少,洪宇新都不得不抬起头,皱眉看着这人:“啧。你发什么酒疯?”

    崔旺却好像没听见他说话似得,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摸向祁斯异裸/露出半截的腰:“哥你身材真好,上次看得我都快硬了……”

    洪宇新一把将他手甩开,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

    崔旺稚嫩的脸上笑嘻嘻的,乱八七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个酒鬼,洪宇新也意识到了,不能再继续和祁斯异一起留在迪厅里,毕竟这也是人多眼杂的,即使消息传不出去,被人看来看去也很不舒服。

    他刚把人带到门口,准备带到楼上,身后就突然乱了起来,这崔旺竟然发酒疯和一位导演打起来了,周围一片混乱,洪宇新也不得不停下脚,第一他是派对主人,第二崔旺也算是曾经有过好感的朋友,不管哪一项都不能不管不顾。

    洪宇新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了回去,让服务人员先带祁斯异上楼,自己则回到了原处调节两边。

    祁斯异才一出门,就被经纪人拦了下来,从祁斯异的手机关机开始,她已经在门口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虽然也知道进去的人都需要关闭手机,可她早在来的路上就和祁斯异说好了,进去时先关机,等没人了找地方再开机放在身上,现在却完全打不通,虽然也有可能是里面管的严,可经纪人莫名就有些担心,没有邀请门口保安不许她进入,干着急也没有用,最后只好蹲在前厅。

    好在最后终于被她碰见了一个熟人,经纪人在剧组时也和崔旺有过往来,知道他和洪宇新的关系也不错,因此第一时间就从门口认出了他,简单把事情说了一下,崔旺有点惊讶:“祁斯异也来了?”

    经纪人欲哭无泪:“是啊,进去就联系不上了。”

    “你先别担心,我帮你进去找找吧。”

    他也没想到最终是以这样的景象把人找到了。

    总之,在看到角落里两人纠缠的身影时,崔旺的脑子里轰得一声,本能地想要过去把两人拉开,脚步直勾勾的走过去,可直到几步远的地方,他还是犹豫了。

    一瞬间的理智告诉崔旺,就算是自己去阻止,洪宇新这样有主意的人,根本也不会听,而且看情况他应该也是蓄谋已久了,崔旺的话根本没有分量。

    眼看事情快要失去控制,崔旺最终端了杯酒去了卫生间,西装外套脱掉,在衬衫上洒了酒,虽然对自己的演技并没有太大自信,但好在还是把洪宇新糊弄过去了。

    本来以为可以成功把祁斯异带走,却没想到适得其反,这人直接被洪宇新拖出去了,崔旺越是着急,从这里被带走接下来会做什么不言而喻,他只好一杯酒泼到隔壁导演身上,两人起了争执,这才让洪宇新停住脚。

    也不知道酒里面是不是放了什么东西,总之祁斯异一直昏昏沉沉的,被经纪人接手过去也很听话,他体型比女生大很多,经纪人搀扶着他磕磕绊绊,一时半会儿也没能走得出去,等两人到达一楼的时候,还是被人拦住了。

    两名保安礼貌开口:“您好,你们暂时还不能离开。”

    经纪人一下子傻眼了:“你什么意思?”

    “刚才有位交代过,如果有人要从包间离开需要先登记。”

    “这么多人,每个人都登记,不太可能吧?”

    祁斯异拽着经纪人的帽子喊垃圾袋,一副要呕吐的样子。

    保安依旧很有礼貌:“因为包间里有很多人都交了手机,这属于私人财物,我们需要登记才方便归还。”

    经纪人一把拽回帽子,将信将疑,最终还是妥协了,她把祁斯异扶到沙发上,走过去签字,工作人员微笑道:“请您稍后,我们需要按照编号去找一下这位先生的手机。”

    经纪人点点头,走过去祁斯异身边坐下,过程中有服务人员拿来了醒酒的药和呕吐袋,却始终没能等到他们说的手机,经纪人免不得有些急了:“东西到底在哪?为什么还没拿来?”

    工作人员只一个劲打哈哈,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一声:“手机在我这。”

    大厅里几人闻声都看了过去。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经纪人姐。”那人慢步从楼上下来,经纪人的后背都绷紧了,面前洪宇新正笑着看她:“这么大费周章把人弄出来,你准备带他去哪?”

    经纪人咽了口唾沫,她虽然在剧组待了很久,却一直和洪宇新不算太熟,在娱乐圈这么多年,她也算阅人无数,什么人城府如何心里都算有数,正因此一直没有太接近过洪宇新,她能看出这人对祁斯异有点心思,可崔旺还在舞厅里,没有机会和她会面,她并不清楚祁斯异是被洪宇新扣下的。

    于是经纪人好声好气先和他道了声生日快乐,然后又道:“祁斯异喝醉了,要添麻烦,我先带他回去,你们继续玩,不用担心。”

    洪宇新低头眼睛沉了沉,随后又笑了,他的长相太有欺骗性,看起来乖巧极了,说出的话处处都是替别人着想:“太麻烦您了,刚才祁斯异确实在里面惹了点小麻烦,我有点担心才跟出来看看的,你一个女孩子扶着他也很吃力吧,其实现在回去也不安全,我在楼上准备了客房,要不就先在这里休息?等我去把事情处理好了,明天早上再走也能更方便。”

    经纪人本来有点犹豫,可看见了门口确实围了几个狗仔不怀好意的张望以后,终于点头同意下来,有点不好意思:“那麻烦你了。”

    “我来帮你扶着吧。”洪宇新话说着,又把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祁斯异接了过去,那人即便不清醒,也依旧稍微推拒了一下,然而并没有任何用处,仅仅用了一点力气,就被人制服住了,洪宇新一只手拖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控制着他的双臂,祁斯异虽然表达了抗议,却完全被当成酒后疯话忽略了过去。

    最终经纪人的房间被安排在了距离祁斯异的房间最远的一间,反而洪宇新住在了祁斯异隔壁,等经纪人放心了回到房间去,他才又一次进入了祁斯异的房间里。

    这一次一晚上都没再离开过。

    虽然中途祁斯异头脑也清醒过,却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他不清楚洪宇新到底给他弄了点什么药,总之浑身都没什么力气,房间里甚至还准备了绳子,将他本来就没什么力气的双手紧紧绑在了背后,面朝上按住,那人的动作非常温柔,亲吻都小心翼翼,带着点诱惑,祁斯异眼神空荡荡的,看不在实处,于是被人扳过头亲吻。

    虽然整个过程中祁斯异都晕乎乎的不清醒,稍微有了点力气挣脱了些许,还没等爬到地上,很快又被拉回来,他嗓子都哑了,质问:“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这么对我……”

    洪宇新将人整个圈在怀里抱紧了,一边咬着脖子,含含糊糊:“你不是喜欢我吗。”

    如果他不说,祁斯异都快忘记了。

    “你不是对我表白了吗?我拒绝了你,但现在后悔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你很熟悉……”

    “你都对我表白了呢,我也喜欢你,所以做了。”

    不管洪宇新平时表现出来的是什么样的形象,本质上都是有钱有势的小少爷,从小到大都不会压抑自己,对他来说喜欢就想办法弄到手,这并不是一件需要犹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