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上当了

上当了

 热门推荐:
    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该不会是调查了吧?”

    问这话的初衷,只是觉得司东和洪宇新关系不好,两人身为情敌相互调查也挺正常的,祁斯异害怕会牵连到自己才问出口了,谁想到洪宇新目光却闪烁了一下。

    “我不是故意查你的游戏账号,只是觉得王编剧的事如果解决不好,可能还会找你麻烦,这事毕竟因我而起,我得负责到底,发现司东用小号约你只是一不小心……”

    祁斯异竟然从他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心虚,然而他自己也惊了:“你是调查了我的游戏账号,不是调查司东?”

    洪宇新脸上的情绪很快调整好了,大方的点了点头:“因为害怕再有什么事。”

    祁斯异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一个游戏而已,王编剧能怎么伤害他呢?总不能顺着网线摸过来吧!将信将疑看了看洪宇新,对方似乎不想多说了,被怀疑后很伤心的样子,他这时候演技最自然,祁斯异都看不出来是真是假。

    只好尴尬的点了点头:“那谢谢你了,出去记得帮我把门带上。”

    这算是逐客了,洪宇新脸色没变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化妆室。

    其实司东的事对祁斯异来说并不算特别意外,小号平时在游戏里说话的语气就挺像的,只不过他一直没往这方面想,毕竟对方也没理由突然来找他……祁斯异倒也并没有按照洪宇新的提议直接去质问,两人也没什么血海深仇,没必要搞得那么尴尬,而且一起打游戏这段时间他觉得司东人还是挺有趣的,虽然做不到毫无芥蒂,却起码不像他从前想得那样糟糕。

    剧本拍完了大半,祁斯异昨天晚上就知道下午有一场吻戏,剧本中洪宇新扮演的角色为了调查案子男扮女装,不小心和自己亲到了一起,剧本里说两人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嘴唇,擦个边就算过了,因此祁斯异还算宽心,中午特意吃了点味道不重的食物,下午进场的时候洪宇新已经换好了女装。

    这人平时虽然也会带点妆,但都是男生淡淡的妆,显得很秀气,今天却难得擦了口红,一套妆都齐了,如果不是体型依旧那么大只,真像个小姑娘似得精致漂亮。

    果然人好看,怎么穿都好看。

    剧本里祁斯异需要先倒在地上,女装的洪宇新再摔到他身上,祁斯异那条摔过了,就安然地躺在了地上偷懒睡觉,等待洪宇新摔一次。

    大概有几十分钟,洪宇新才俯了下来,虽然是要表现出摔跤,但他却很照顾祁斯异,双手撑着地,并没有一分一毫的压迫感。

    一点一点靠近以后,嘴唇轻轻碰到了一起,对方的嘴唇凉丝丝的,过近的距离让祁斯异本能觉得尴尬,他母胎单身这么多年,除了这些纸片人基本没正经接过吻,稍微有点僵硬,这份不自然被摄像机拍摄下来,很快喊了停,导演平静的声音透过喇叭传了过来:“你们两个要表现的惊讶一点,这是意外碰到的吻,眼睛睁大……”

    相似的场景又重复了两次,都没能拍过,好在两人都有些熟悉了那触感,第三次开拍,熟练地碰了一下,祁斯异还没来得及睁眼,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抵了出来,轻轻舔了他牙齿一下,湿湿凉凉的,惊得他瞬间睁圆了眼睛,腿抬起来就怼到了对方的腹部。

    洪宇新闷哼一声,随着导演喊停,捂着肚子起了身,只有祁斯异一个人懵了,其他人全然不知的样子。

    他几乎没压低音量,让周围人都听见了,质问洪宇新道:“你变态吧?!”

    “卡!这条过了,祁斯异表情很到位。”

    这能不到位吗?换谁都得吓一跳!

    洪宇新给他的理由是为了拍戏,只有突发的状况才能拍出惊讶的效果,祁斯异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也没再多说了,毕竟这种事说出去两人都尴尬,后来几天他虽然有所提防,但一段日子相安无事后,慢慢也就忘了。

    在游戏比赛前几天,洪宇新有来找过他,询问了祁斯异的日程安排。

    “我生日派对在你们比赛前一天,有时间来吗?我朋友们都会去。”

    “比赛前一天,几点钟?在哪里呀?”祁斯异正在卸妆,洪宇新站在他背后:“晚上七点左右,会有人带大家去场地的,你应该有时间吧?经纪人姐姐说没日程。”

    本来想借口日程跑路的祁斯异顿时说不出话了,只好道:“那我也一起去。”

    明显感觉到洪宇新情绪不错,后面都没再烦祁斯异,安静收工回家,至于司东的事,他不打算拆穿了,到了比赛上再说吧,名都报了,队伍也排练了很久,如果因为私人恩怨再放大家鸽子,也不是祁斯异的性格。

    新戏杀青,很快就到了洪宇新生日那天,祁斯异原本以为会是什么宴会,没想到居然去了个迪厅,里头有一百来人,有三分之一是家喻户晓的明星,一半是他叫不上名字,但业内很有地位的导演编剧,都是洪宇新平时一起玩的朋友。

    来人还都挺年轻放得开,能看出平时也是经常出来玩的,祁斯异这种宅男在其中就显得很突兀,跟着人群瞎扭,倒是放得很开,人家蹦迪,他像跳大神的。

    房间内灯光昏暗,他本来就很少参加这种活动,更别说在一堆平时都不会接触到的人中间。来的时候洪宇新在打碟,顾及不到他,只远远挥了挥手。

    看多了平时乖乖的样子,祁斯异也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主角受,穿了白色的夹克,张扬漂亮的耳饰,唇红齿白,细眉长眼都精致十分,将他平时看起来温柔的脸勾勒得艳丽而富有攻击性。

    有点陌生。

    宅男祁斯异跳累了,很快找了个角落,准备把时间混过去,经纪人在楼下咖啡厅里等着他,如果有什么事就会第一时间冲上来,反正经纪人是这么说的,他想不明白经纪人担心的理由,觉得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才对。

    气氛接近**,这虽然是私人派对,大家喝醉以后混乱程度比其他酒吧里也不差,有男女滚成一团,也有捡尸的,这里头大家虽然不一定都认识彼此,但好在私人派对保密性做得很好,进门之前要求每个人的手机关机,一切能录音录像的东西都收走或屏蔽了,因此并不担心会有消息流出去。

    黑暗之中,有人坐到了祁斯异身边,他定眼一看,才发现来人是施宇,一位国内外都非常有影响力的中年歌手,一瞬间觉得自己有些低估洪宇新的人脉圈了,那人拉着角落里的祁斯异站起身:“观察你很久了,没伴吗?一起玩玩?”

    祁斯异摇头:“我就来看个热闹。”

    说着话,那人手已经摸到了祁斯异的脖子,勾着他往舞池走:“你怎么这么无聊啊?第一次来吗?”

    祁斯异本能往后退,他不管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明确表示了拒绝,对方也很有风度,很快就松开他了,然而还没等祁斯异重新缩回自己的座位上,室内的灯光和音乐却突然停了,很快白光照亮了巨大的会场,迷乱的世界仿佛被现实敲响了门,人们暴露在光下。

    祁斯异有点搞不清状况,一阵骂声过后,很快安静了下来,他依旧想往回走,然而这次走到一半,他就被人喊住了,传来的声音远远的,有点模糊:

    “谁叫祁斯异?过来这边!”

    一时间周围的视线都聚了过来。

    他站在原地,一时间倒也没动,拽着身边的人问:“怎么回事?这里头还有抽奖活动吗?”

    那人一脸无辜摊了摊手:“不知道,有人找你吧。”

    这里除了洪宇新他不认识第二个人了,第一个反应是自己惹到什么人了,然而又觉得施宇不会是个耍无赖的人……祁斯异又想到经纪人,去摸手机,然而号码还没播出去,立刻被身边的人抢走了,还笑嘻嘻在祁斯异眼前晃了晃:

    “私密场所手机不许开机哦,把手机交上去吧,派对结束会有人还给你。”

    他追了两下都没能把东西要回来,有点心烦,没有手机一个人在这里,还是有点怪怪的,好在没一会儿灯光就熄了,音乐声音很大,周围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没人再为难他,或者把视线放在他身上,祁斯异稍微镇定了些,站了半晌,最终独自回到了座位上。

    一动不动等到派对结束,总是没问题的吧?

    很快他就看见洪宇新了,那人穿过人群朝他过来,坐到了祁斯异身边,虽然是个笑的表情,眉头却皱着,问祁斯异:“叫你怎么不来?”

    祁斯异愣了一下,刚才开灯的人是洪宇新吗?他打断了大家,然后叫了自己?

    祁斯异道:“我不知道是你叫我。”

    洪宇新的手突然摸上了祁斯异的脖子,方才施宇碰过的位置,两人距离本来就不远,凉凉的触感让祁斯异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下意识想要躲开,却一把被人将脖子捏住,拽了回来:“警惕心这么强,为什么还会被人占便宜。”

    对方手劲不大,可从语气里祁斯异还是察觉到了一点不同寻常。

    他挣脱了两下没挣脱开:“你这是干嘛?”

    好在他只是捏了一瞬间,又立刻笑开了,洪宇新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将祁斯异面前的酒倒满了:“喝点东西吧,也不要白来。”

    说话很温柔,可又不容拒绝,酒杯递到祁斯异面前,他本来就是不想喝的,毕竟联系不到经纪人,自己一个人留在这怎么想都不算安全:“算了吧,我酒量不太好。”

    胡说八道,上辈子的祁斯异是最喜欢喝酒的,他只是不知道原身酒量怎么样,有点不放心而已。

    洪宇新笑了笑没说话,拉着祁斯异去舞池里扭了,他身边来来往往总有人敬酒,然而每一次几乎都会递给祁斯异一杯,拒绝了几次祁斯异就有点受不住了,毕竟在娱乐圈也不是所有人都是他拒绝得起的,洪宇新又完全没有帮帮他的意思……

    他拒绝了大前辈敬酒,但又被前辈拽去玩游戏就不能拒绝了,本来就是简单的酒桌游戏,这么多人一起基本就是过去坐一会,怎么也不应该喝醉的,祁斯异却没想到,游戏环节一而再再而三抽到他,就好像故意针对似得。

    几杯酒而已,不会有大问题的吧?

    祁斯异其实并不想给洪宇新添麻烦,中途提出要去没人的地方呆会儿,毕竟愿赌服输,输了他肯定就得喝酒,这和敬酒又不太一样,拒绝就显得有点玩不起了。

    洪宇新从背后扶着明显已经有点醉了的祁斯异,贴近了,在舞池中小幅度晃动,身体紧密摩擦,他声音贴着祁斯异的耳朵,伸出舌头舔了舔,怀里的人一个机灵:

    “哥你醉成这样,像刚刚那样让别人骗走了怎么办?”

    周围人在看他们。

    祁斯异的身体醉了,脑子里却还留有一半的清明,挣扎着想要去拿手机,又被人群阻挡住了,人们似乎有意不让他过去:“我有点醉了,得给经纪人打个电话……”

    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根本想不清楚,几杯酒而已,劲为什么那么大。

    洪宇新几乎没怎么用力气,就把他拦腰拖到了角落:“不要打扰她了。”

    祁斯异喝醉以后,也没有人再来敬酒了,大家都识相地“没看见”洪宇新的小动作,毕竟这种事在酒吧里也算平常,周围依旧热闹,只不过派对的主人却始终看不见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