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遇到危险可以打给我

遇到危险可以打给我

 热门推荐:
    这不能播吧!

    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规定的,可放在他原本的世界里,是不可能会有这种剧情的。

    于是接到剧本第二天,祁斯异就去找编剧确认了,吻戏加上去了也不会过审的,拍它有什么意义?

    “可以过审,如果不行,还可以放在花絮里,会有观众喜欢看的。”这男人感觉还不到三十岁,说话的时候温温和和的看不出情绪,和之前的油腻编剧相差很大:“如果你觉得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和摄影师商量一下借机位。但毕竟是演戏,当初接戏的时候情况都说过了的,接都接了,配合一下吧。”

    祁斯异说不出话了,这人说得没错,人家在接戏之前就说明了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既然接了戏,哪有不拍的道理,只不过每一次都是原身找事他负责,祁斯异感觉非常不爽。

    夜场拍完已经快到半夜一点钟了,祁斯异回化妆间卸妆的的路上碰见了崔旺,这人好像就是在门口等他的,三言两语表明了来意,据说是想和他讨论一下演技方法,好好学习一番,然而两人面对面没坐到十分钟,崔旺就开始和祁斯异讨论起洪宇新了。

    “最近看到了不少留言,说你和洪宇新关系很不一般,你们关系很好吧?”

    话里话外都是个打探的意思,毕竟他曾经对洪宇新表白过,又被主角受救了一次,而崔旺早在拍戏的时候就已经被洪宇新吸引了,祁斯异知道,这是主角攻有了危机感,立刻解释道:“没有的事,都是公司要求的,我俩就是普通同事而已。”

    估计也是觉得自己问得太直白了,崔旺停住了一会儿,又问他:“那你觉得宇新哥人怎么样?演技好不好?”

    别的不说,祁斯异觉得自己对演技的评判还是很有发言权的,毕竟他曾经大大小小吐槽过不下二十个鲜肉小花百余部作品,对于洪宇新的演技优缺点能大说三天三夜。

    “人长得帅,站那演棵树大家也愿意看,平时拍些偶像剧演技也还够用,只要没有情绪爆发,大开大合的戏份要求,就都不成问题,不过缺点也很明显,偶像包袱太重了,有时候一些丑镜头放不开,情绪爆发也总没力气……”

    话没说完,身边经纪人脸色就变了,祁斯异后知后觉才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他不再是什么吐槽演技的up了,而是一个流量演员,是洪宇新的同行,这种同行评价同行的话被人听见可实在不太好。

    更糟的是,回头的工夫就看见了同样来卸妆的洪宇新,那人像没听见他的话似得,目光在几人身上打量了一圈,笑着坐下了。

    不知道为什么,祁斯异突然有了一种背后说人坏话被抓包的窘迫感,他摸了摸鼻子,灵机一动,立刻补充道:“以上,是我对自己个人的演技总结。”

    经纪人和崔旺闻言,都是一愣,听祁斯异继续瞎扯。

    “对于洪宇新的演技,我真的没话说,哪怕现在说我的经纪人也是他演的,我都不觉得意外,优秀,天上地下独一份的优秀。”

    这回化妆台边上的人笑了,来龙去脉他都听得清清楚楚,祁斯异说的倒也都是事实,他本来也不觉得有什么,只是这人来来回回给自己说过的话打补丁的样子实在太有意思了,他都不忍心打扰了。

    工作又重新繁忙起来,祁斯异好像有点迷上打游戏了,有时间就开一局,剧组上上下下只要段位够的都能一起玩,晚上下班之前匆匆登录了一下账号,祁斯异突然收到了一条双人对抗赛的邀请。

    对方扬言要把他打到退游,一下就将祁斯异胜负欲勾起来了,立刻拿出了自己最擅长的射手准备和对方打一场,其他人都急匆匆准备下班,只有他还坐在化妆台前头。

    过了没一会儿,刚准备下班的洪宇新也凑了过来,手轻轻搭在祁斯异椅背上,站在他背后看着两人对战:“对面这人说话语气好熟悉。”

    来人应该是个小号,段位不高,铭文等级也低,然而几局下来,他几乎都没赢过,对方时不时就发一些嘲讽过来,被洪宇新这么一说,祁斯异也觉得好像有点熟悉了,而且那人就好像知道他平时喜欢玩什么英雄似得,总能拿出克制来。

    洪宇新观了会儿战,一边指导祁斯异的出装,两局下来他接了个电话,很快就离开了,临走之前还叮嘱祁斯异:“我有点事先回家了,你也早点回去吧,天太黑了不安全。”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如果有事情的话,可能给我打电话,我睡得比较晚。”

    这话说的很小声,祁斯异含含糊糊答应着,心思却根本没在对方身上,洪宇新停了一会儿,先行离开,这样单挑了几局以后,对面突然提出了一起打排位的邀请,祁斯异觉得对面这人实力可能不比洪宇新差,就是脾气实在很讨厌,好像不会说好听的话似得。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正是这种说话态度成功勾起祁斯异,陪他打了那么多局。

    当天走的时候,天确实已经很黑了,平时大家一起离开时还不容易注意到,今天自己回家祁斯异才发现,荒郊野岭确实有点吓人,拍摄地还是一座半开发的荒山,突然冒出个什么动物来也不是没可能的,他越想越觉得害怕,想给经纪人打个电话。

    然而刚停下脚,把手机拿出来,祁斯异就停顿住了。

    在他身后不远处,还传来了另外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