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射手和打野绝对是真爱

射手和打野绝对是真爱

 热门推荐:
    他该不会是来探病的吧?

    祁斯异甚至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经过了这么多事,他再看见司东都觉得头疼,很难再有好的想法了,对方似乎也看出来了他的提防,硬气着脸:“我并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那你过来干嘛?”除了找麻烦,他还有别的事可做吗?当然没有。

    “我来给你道歉。那天我不知道你已经找过崔旺了,办事不妥当,你打得应该。”

    祁斯异顿了一下,没出声,他并非得理不饶人,只是很难相信司东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毕竟看着经纪人这几天焦虑的样子,似乎一度担心这个二世祖会找人把他封杀了,如今司东却突然来道歉?祁斯异掀开窗帘往外看了一眼,目前这个世界的太阳并不是从西边出来的。

    “我当时在船上,只是想跟你解释一下,没想到闯了这么大的祸,差点害死你。”司东说着,把花和水果都放在了地上,又从包里掏出个手机给祁斯异:“这是赔礼。”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祁斯异突然想起了原书中对司东的评价,品行不端,但还是拥有基本的是非观,不能算是完全的好人,也并不是彻彻底底的坏蛋。

    “算了,你拿回去。”虽然自己占理,但为难人的事祁斯异还是做不出来,他翻个身坐回椅子上,只露出一双白净的脚丫,哝咕道:“我不记你仇了。”

    司东的目光在他露出来的脚上停留了片刻,倒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癖好,只不过这实在不像一个大男生的脚,白白嫩嫩的,形状很好看,由于他不经常劳作,脚踝处的青筋若隐若现,跟块玉似得。

    最后东西并没有被拿回去。

    祁斯异的手机进水了,想自己出去买还得离开剧组,费时费力,既然司东赔了一个,还不如先将就着用,起码没意思的时候还能打打游戏,不至于与世隔绝。

    后来的几天总算恢复了正常,新手机打游戏贼快,祁斯异就下载了一个推搭游戏,和剧组里的大伙开黑,他上辈子游戏打得凑合,做视频之余也会直播打游戏给粉丝看,经常用来消磨时间,因此也不算拖后腿,洪宇新见着他玩了几次,也跟着一起排位。

    加上经纪人一起,祁斯异玩得是射手位置,经纪人法师,洪宇新基本什么位置都会,大部分时候会选择打野或者给祁斯异辅助,剧组不忙的时候几人便聚在一起,祁斯异习惯了开直播,有时间就会游戏直播给粉丝看。

    中场的时候,洪宇新已经发育的很好了,不仅支援了几波,还让了几个红给祁斯异,弹幕里便刷上了一排。

    “打野的小哥哥是谁啊,好有爱。”

    “打野好像也是一起三排的,还有个女生,不会是女朋友吧?羡慕嫉妒。”

    “三排的剩下两个都是祁的朋友。”

    祁斯异在等待的中途看了眼弹幕,为了防止大家误会,回答道:“是我经纪人,和剧组的……嗯,一位打光师大哥。”

    他话一说完,对面洪宇新就看了过来,皱着眉头嘟囔,用眼神控诉祁斯异不提自己名字,祁斯异当然也不是不想提,他只是觉得一旦提了,就像是绑定营业,台上还能将就,台下他不太喜欢那种感觉。

    虽然原著里的祁斯异总是巴不得和洪宇新扯上点什么关系,让别人觉得两人很亲密,但现在的他并不是这样的。

    由于射手发育的太肥,下路遭到了围攻,原本已经残血了的打野洪宇新又折了回来支援,强行换掉了个人头,但自己也死了,还掉了两座塔,祁斯异气得直拍大腿,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回来干嘛?会不会玩啊,这波亏了。”

    洪宇新抿嘴笑了一下,他虽然坐得远,声音还是隐隐约约传过来:“我回来给你打光。”

    连经纪人都看出来,洪宇新这是对祁斯异不说自己名字的小报复一下,但在祁斯异眼睛里,菜就是原罪,他平时最烦的就是游戏的时候带有私情,队友里面要是有情侣,就经常无脑营救,更别说他俩还不是那关系,腾出手来远远对洪宇新比了个中指,后者却好像觉得有趣似得,温柔笑了笑也不说话。

    从他那张标准的演员脸上露出这种笑来,就像近距离看偶像剧似得,旁边经纪人脸都红了。

    从洪宇新说话的时候,声音就隐隐约约传到直播间,虽然听得并不清晰,弹幕里还是瞬间炸锅了,粉丝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本人,但他俩cp粉数量很多,一会儿功夫洪宇新的名字就已经刷满屏幕了。

    “祁斯异御用打光师是洪宇新?”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cp一起打游戏!”

    “好兄弟一起打游戏没什么,但不让提名字,还说是打光师,欲盖弥彰就很微妙。”

    “cp粉够了吧,这是个人直播。”

    “圈地自萌,正主都说是打光师了。”

    “洪宇新洪宇新洪宇新!是你的话就眨眨眼!”

    ……

    祁斯异打完这把就把直播关了,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没事找事,他就不应该觉得这人会安安静静打游戏。

    “干嘛关了啊,我就那么不能提吗?”洪宇新从对面的椅子上站起来,手机放在了桌上。

    退出了这局,几人准备稍微休息一下,很快就要上场了,祁斯异也舒展了一下筋骨,解释道:“非营业期间,不太好。”

    对方撇了撇嘴:“你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我表白了,还怕别人知道啊?”

    祁斯异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语气了,有点像在调侃他,也有点像没事找事,哪壶不开提哪壶,距离原主和洪宇新表白,这才没过几天,祁斯异也没办法突然又说自己不喜欢了,只好含含糊糊搪塞过去。

    好在对方也没有在追问,好像只是想逗他一下,看见祁斯异明显慌乱了,他就开心了。

    下午拍戏的时候听说原本的编剧被换掉了,祁斯异穿书之前,原著里其实也有这一段,旧编剧因为骚扰洪宇新,加上业务能力也确实不太够,把剧情改来改去丧失逻辑,被主角受用点手段给调走了,新换的编剧是洪宇新背后的资本找来的,和主角受关系很密切的一个年轻人。

    编剧换了,剧本自然也要改了,兴师动众做了一大堆工作,两天以后才重新步入正轨。

    接到剧本的时候,祁斯异从头翻了一遍,改动的地方有不少,都用红笔圈出来了,然而在剧情中后部分,有一处加了一整页剧情的,祁斯异仔细看了看,才注意到这竟然还加了一场吻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