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落水

落水

 热门推荐:
    书中原身的出身不好,虽然有了一定流量,资源还是比不上别人,而洪宇新背景好,资源都是一顶一的,在祁斯异表白之前,两人就绑定营业,其实也说不上谁比谁更占便宜。

    第二天一早,祁斯异就被经纪人从被窝里拽了出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尝试在剧组生活,有很多不太适应的地方,一早上就晕乎乎的,这几天拍戏的地方比较偏僻,居住条件也不是特别好,虽然有卫生间,但却不是完全私人的,祁斯异起床的时候里面有人,他就先出门去了另外一间公共的。

    公共卫生间要更大一点,有三个水龙头,祁斯异一进门发现里面还有别人,他也没在意,走到最里面打开始洗脸,洗到了一半才注意到旁边的人是崔旺。

    这孩子与娱乐圈里的前辈相比要稚嫩很多,比祁斯异要稍微矮一点,眼睛亮晶晶的很漂亮,两人对视似乎给他吓了一跳,脸色瞬间就白了,支支吾吾不知道在说点什么,就要往外走,还没摸到门边,被祁斯异一把拉住了。

    他确实也想不起来原著中和崔旺冲突的原因,但这可是绝佳的道歉机会,祁斯异回手抽了张纸擦脸,边道:“你先别走,我有话跟你说。”

    对方用力挣脱了两下,没挣脱开:“那天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求你不要再找我麻烦了。”

    祁斯异松开他:“我是来给你道歉的。”看得出来对方不信,他赶紧又补充道:“之前的事是我的问题,给你造成的伤害很抱歉,无论怎么补偿我都接受。”

    “我不需要补偿。”崔旺抿着嘴,声音硬邦邦的:“您以后别找我麻烦就行了。”

    这可是他自己说的,祁斯异摊摊手,立刻放他走了,生怕这人又突然反悔似得,这事就算解决完了。

    下午的戏果然又看见了崔旺的影子,他为数不多的戏份里有一场打戏,在船上两边阵营的厮杀,也是祁斯异拍摄的剧中双男主相爱相杀的经典场面。

    崔旺在其中扮演洪宇新的卫兵之一,由于都在船上,在一会儿的打斗中崔旺需要被刺死然后踹进水里。

    当然这是假死,不过在原著中,也是攻受感情发展的一出,司东在戏中是自己的手下,片场故意耍心眼想把主角受踹进水里,结果崔旺扮演的护卫拽了主角受一把,两人一起掉了下去,在水中抱紧彼此,羁绊进一步升温。

    周围也有很多工作人员看护,但祁斯异看着不算浅的湖水,还是觉得有点害怕,希望一会儿不要出现什么意外,该落水的落水,该发展感情的发展感情,千万别牵扯到他,他是真的不太会游泳。

    此时的司东正坐在他旁边摆弄头发,船舱里还是有点闷热:“咱什么时候能开场啊?”

    里头除了摄影师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祁斯异从小窗户往外看了眼:“好像还在弄威亚。”对方沉默了,没过一会儿,突然递给他一把扇子:“咱剪刀石头布,输的人给赢的人扇风。”

    祁斯异抬头看了他一眼,估计是手机被没收了这人太无聊了,他把扇子捡起来,一边重新闭上眼睛,自己摇起扇子,理都没理司东,他又不是没事给自己找麻烦的人,自己扇自己的不好吗?

    本来以为对方会闹一闹,然而就这么睡了十分钟对面的人都没再来打扰他,祁斯异最终是被水给浇醒的,他抬头就看见了司东阴沉沉的脸色,这人手里捏着水瓶,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发疯,语气却平淡:“别睡了,让你清醒一点。”

    祁斯异大脑懵了一瞬,冰水顺着他的额头流了满脸,不光是戏服,连假发和脸上的妆都混成了一团,他随即跳了起来,那一瞬间火气也上来了,一把将水瓶抢过来,狠摔在了对方脸上:“你他妈有毛病吧!”

    司东也没想到平时畏首畏尾的怂货祁斯异会突然发难,他平时也没少仗着家世欺负这个软骨头,连剧组的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到对方的拳头都落在了脸上才反应过来伸手去挡,两人扭打成了一团,把船都震动的晃荡,最后还是被工作人员给拉开了,外头戏也不知道拍到了哪,总之祁斯异很快被带离了现场,计划也不得不延后。

    他只记得自己一股脑骂了很多,司东不是个东西,不管是对主角受还是对自己,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霸凌,还为此洋洋得意,简直烦人的要死,祁斯异从前不反抗是觉得自己理亏,但这一次他就没理由再忍了,非得骂得痛快,他不往脸上打,光打身上,其实司东手臂都见血了。

    妆发全花了,不得不从头准备,坐在椅子上还听经纪人数落,说他不懂顾全大局,只图一时痛快,祁斯异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反而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再打得重一点。

    “你这次把人打了,以后在圈子里资源就更难了,万一被封杀……”

    祁斯异闻言眨巴眨巴眼睛,只有这一句他听进去了,突然问道:“姐,我有钱吗?”

    拍了这么多年戏,怎么也该存了点钱吧?经纪人一愣,她又不是管账的,也不清楚,不过还是回答道:“应该有存款,你这几年赚不少了。”

    祁斯异满意了,整个人放松地靠在椅背上:“有钱还怕什么,大不了我以后回家相亲去,不用看谁脸色。”

    洪宇新一进门正好听见祁斯异说这话,不由愣了一下,印象里祁斯异的野心很大,会说出这种话实属难得,室内两人的视线聚拢了过来,他便递给了祁斯异一个冰袋:“脸都肿了,回家相亲也不能破相吧,快敷敷。”

    这人还挺会来事的。

    祁斯异道了声谢,就和他打听起了外头拍戏的进度,得到的回答是还没到落水的情节,司东虽然人差劲了一点,但却还算敬业,即便被祁斯异打了一顿,到下午还是回到了片场,他是和崔旺一起出来的,脸色阴沉沉的难看,目光在祁斯异脸上停留了很久,祁斯异便抬着下巴看回去。

    这次的拍摄顺利了很多,中场休息过后,祁斯异坐在船头喝冰水,顺便准备好了要看戏,两人落水之后还得去医院一趟,今天下午也拍不了什么了,祁斯异久违有了种放假的轻松感,静静等待下班。

    身边不远处主角受在和导演讨论一些具体细节,说着说着却突然朝他看了过来。

    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样的目光,带着点打量,却并不是恶意的,甚至还微微笑了一下,虽然也知道主角受对谁都挺友善的,祁斯异还是被看的有点不舒服,悄悄移开了目光回头,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背后的司东,瞬间把他吓了一跳,他本来坐的就靠近船边,又往后退了两步,一个没注意直接掉进水里。

    那一瞬间只来得及产生一个想法,狗血守恒定律,这剧情最终还是回馈到他身上了。

    祁斯异只记得自己在水里扑腾了半天,却完全没有两位主角的待遇,那司东一看他掉进了水里整个人都愣了,几次也想下水,又几次因为不会游泳缩了回去,周围工作人员都还没反应过来,最后还是离得近的洪宇新第一个冲进了水里。

    混乱之中好像抱住了什么东西,随即整个人都缠了上去,他下坠的速度减慢了,被他拖住的人却不得不和他一起下坠,这个过程中祁斯异的眼睛都睁不开,却明显感觉到对方的一举一动,相比较他的狼狈,实在有些过分冷静的洪宇新,双手也轻轻环住了他的脖子,安抚似得引领祁斯异冷静。

    两人在水下短短的时间里贴得很紧,如果换成了主角攻,祁斯异觉得剧情里一定会多一项深吻,但如果这是在他的视频里,祁斯异一定要吐槽一句,什么水中深吻都他娘太假了,别说搞那些有的没的,对于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来说,落水的感觉只有恐怖和难受。

    最终被工作人员捞上岸时,祁斯异半条命都快没了,他旁边洪宇新也没好到哪去,虽然没像他呛了一肚子水,但也累得不行,不过他觉得洪宇新的累很有可能都是装的,在祁斯异被抬走之前,他平躺在地上,还调笑:“长得这么结实,谁想到是个旱鸭子啊。”

    祁斯异回头看了他一眼,两人并排躺着,这人喘着粗气,额头上的黑发湿漉漉的,笑了下:“不过你力气真大,抱得那么紧。”

    张了张嘴巴,祁斯异似乎想说什么话,话没说出来,反而呛了对方一脸水。

    于是洪宇新终于闭上了嘴。

    被层层包裹着保暖送去医院检查,由于洪宇新帮忙救回了他一段时间,过后并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拍摄工期紧,祁斯异很快又被带回剧组了,在后来的几天里他还看见了司东,看不懂他是来干嘛的,祁斯异也懒得理他。

    这人一开始只是在化妆间外头转悠,祁斯异觉得烦了就让人把门关上,然后过了半天,他休息间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司东脸上很别扭,门开了却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眼尖的祁斯异还发现了他身后遮遮掩掩的果篮和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