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番外:霍振洋

番外:霍振洋

 热门推荐:
    其实就是看不惯。

    霍振洋看不惯祁斯异身上的世故,他的忍耐和老成,谄媚的笑,幼稚的心思,不怎么会转的大脑,一切都想让人狠狠臭骂一顿,尤其是围在自己身边摇尾巴的时候,像条狗一样。

    坐在沙发的轻轻抿了口茶水,再故意把杯子丢在地上,那人果然很快就到他脚底下来捡了,在水杯破裂的一瞬间迸溅出来的茶水将这个油腻到好像提前步入中年的男人狠狠吓了一跳,生怕霍振洋受了伤似得,大跨步过来跟前,却又停住不敢靠近。

    看,多可笑的蠢态。

    这一点和后来的祁斯异不太像。

    但霍振洋记住了,他笃定,眼前这个人是真的爱自己的。

    这种笃定透过意识深深印在他的潜意识里,虽然并不会计划珍惜这种爱,但他就是有这种信心,他才是在这场感情中被偏爱的那一个,他觉得自己有权力多得到爱,并且不需要回应,毕竟一直都是祁斯异一厢情愿的付出。

    其实已经折磨了这么多年,给希望又不让靠近,再大的仇怨也该报复够了,他是没有理由还不放祁斯异走的。

    可就国外留学的中途,他听说了祁斯异去骚扰俞全的事,也没办法形容那种心情,好像自己家没舍得动的宝贝,被祁斯异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先碰了,他第一时间就给祁斯异打了电话过去,准备好好教训他一顿,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了。

    霍振洋眉头皱紧了,真没礼貌,动不动就拉黑的欲擒故纵,实在太幼稚。

    他觉得自己比谁都清楚祁斯异那点小心思,硬气也只是一时头热冲动,很快就会夹着尾巴过来道歉,祁斯异在这段感情中一直是卑微的一方,并没有可以任性的权利。

    可这次的结果却出乎霍振洋的意料,这人不仅在之后的时间里一直没有再联系他,甚至在宴会上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围过来,他的表现与从前可差了太多,面对程成的挑衅也能面不改色的回击,虽然出国这段日子两人联系很少,可敏锐如霍振洋,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就是这一点好奇心,他并没有拒绝祁母安排祁斯异来自己身边的请求。

    出差的时间里,他也有安排人看着俞全和祁斯异,却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对他特殊关照,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他就是单纯的不想对祁斯异关照,能让这个世界对他多一点毒打,说不定还能让这人脑子清醒一点。

    可公司终于传来他闹事的消息,却是为了俞全。

    祁斯异这种圆滑到家的性格,居然也会为了别人打架,真是太奇怪了,两人似乎又并不是他听说的那种包养关系,毕竟得到的消息里祁斯异一直对俞全很冷淡,眼前这个人比从前更自我,更洒脱,也放开某些莫名的包袱,总是爬在键盘上睡觉,甚至连眼神都改变了。

    霍振洋把勺子扔在地上,故意打翻了咖啡,他想观察祁斯异下意识的举动,不管怎么伪装,下意识的反应都是无法改变的,可令人惊讶的,对方居然冲他翻了个白眼,鼻孔朝天,一次两次,居然还跑过来找他打架了,像只大猫一样。

    竟然还有点可爱。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突然觉得,好像和他试试也不错。

    产生这种想法,连霍振洋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他向来是行动能力很强的人,喜欢自己的人和自己喜欢的人,都是可以选择的,反正对祁斯异又不需要负责,玩够了想丢掉就丢掉了,卑微的一方,是没有纠缠的权利的。

    所以他约人出来,又暗示他自己会给一个机会,下意识里觉得祁斯异还是在闹脾气,他忽略了很多,忽略了自己的心情,忽略了自己的想法,他好似冷静地在设置陷阱,想要把人引回来,可出乎意料的,祁斯异拒绝了。

    好像碗里的粉都比霍振洋更有吸引力。

    霍振洋绷紧了脸,有时候也想不清楚祁斯异到底是什么想法,可在他的意识里,绝对没有“祁斯异不在意自己了”的这个概念,曾经付出了那么多,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了呢?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他也许可以再等等,毕竟祁斯异除了对自己冷淡,对别人也都是一样保持着距离,面对俞全的时候甚至还不如自己呢。

    恐怕连他也没意识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再想起俞全时,随之而来的标签不再是白月光,而成了祁斯异曾经包养过的,和自己在同一位置上的竞争者。

    一直到董舒如的出现,才终于让霍振洋产生了危机感。

    两人一起从小花园回来的时候,霍振洋的心都漏了一拍。

    他终于算是看到了祁斯异对外人有了不同的神态,有点羞涩又有点开朗的笑,那表情里好像写满了小心和欢喜,他还是第一次那么想把一个人从另一个人身边抢过来,他想把那个女人赶走,他想让祁斯异把那笑容收起来,不要给别人看。

    这是嫉妒吗?霍振洋不太懂,他只是觉得自己很不爽,非常不爽。

    之后的日子,他有意无意地让人去关注祁斯异的动向,到后来明目张胆派人跟踪,约会当天他接到消息赶了过去,那人正在排队,穿着白色的半袖和牛仔裤,看起来像是初恋的少年,画面美好,如果可以忽略掉旁边的女人的话。

    那一瞬间的冲动,给对方发了信息,回过神来,他已经站在祁斯异面前质问了。

    对面的人似乎挺紧张的,这也让霍振洋稍微冷静了一点,他其实也知道自己没有理由去质问祁斯异,所以只能用为人处事的规矩来找麻烦,他假装责怪祁斯异耍了自己,可心里却清楚是在对其他的事情不满意。

    在面对那个女人的时候,他根本忍不住想要示威,其实也并不是指望她知难而退,他就是很想证明,想在这两人面前,证明祁斯异最在意的人还是自己。

    他对董舒如示威,分明知道这样做也讨不到好处,甚至会让人平白厌烦,可他就像是陷入了什么怪圈,成为了幼稚恋爱中怨气最重,心思最敏感的一方,想尽一切办法,找到对方爱自己的证据。

    面对这样的心情,他还在自我欺骗,觉得只要自己再多付出一点,对方就会回来,霍振洋想,自己也许不会再给祁斯异脸色看了,只要他愿意先表白,自己就会松口答应。

    等啊等啊,又觉得谁先表白这种事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两人是互相喜欢的,自己主动一次又能怎么样呢?在以后的恋爱中一定会补偿回来的。

    他准备了戒指,其实是认真挑过的,不知道祁斯异喜欢什么样的款式,下意识觉得对方会很合适比较素净低调的,为了能够达到最好的效果,他甚至特意去学习了做甜品。

    这个傻瓜,竟然一直没吃出来是自己做的吗?

    到底是自己手艺太好了,还是祁斯异的舌头太烂?

    他并没有想过第三种可能,是祁斯异从来没有打开过自己的礼品。

    垃圾桶里还有昨天送的礼品的包装盒,已经有点臭了,站在垃圾桶前的那一刻,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那么狼狈过。

    好像也终于被打醒了,认识到祁斯异,那个在他面前永远抬不起头,委曲求全,卑微得像条狗一样的祁斯异,他不喜欢自己了。

    像疯了一样,这个世界。

    一开始也并没有打算把人逼到那种程度的,不是出于报复或者不甘心,只是反思的日子里,想过无数种挽回的可能,霍振洋才突然意识到,积累了那么多伤害以后,祁斯异对自己付出那么多,自己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后,也许他们一辈子都没有可能了。

    这种想法几乎要将他掏空了。

    他提防了很多人,程成也好,董舒如也好,所有可能阻碍祁斯异和他在一起的人都被解决掉了,可他并没有提防过俞全。

    那件事情发生以后,在被关回家里的日子,他也见过俞全,那人身上的稚气不知何时已经退却地一干二净,霍振洋想让他帮忙照顾祁斯异,他很害怕,无法想象自己的父母会怎么对付祁斯异,所有的痛苦他都可以承受,可他不敢想象祁斯异将会面对什么,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可这个小白兔一样的俞全,竟然轻蔑地笑了,身上的气场冷冷的:“我会照顾他的,不过不是帮你。”

    霍振洋脸色惨白,一瞬间甚至不知道是震惊更多,还是悔恨更多,他想把俞全咬碎了嚼烂了,生吞下去,可这人就轻飘飘的走了。

    他把祁斯异也一起带走了。

    两年后的冬天,得知了死讯,霍振洋已经从霍家两位老人的控制中摆脱出来,当时的祁家已经是俞全掌家,做到了和霍家比肩的程度,父母年纪大了,这么久了也终于稍微松口愿意接受祁斯异,一切似乎都在变好……

    其实那一刻,他是很平静的。

    相比较俞全歇斯底里的发疯,霍振洋很平静,他甚至还安静地处理完了前一天的文件,给其他人交代了工作,早早睡了觉,他脑子里没有一个概念,到底失去了什么,只是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突然觉得没有力气了。

    他已经不知道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

    讨父母欢心的意义,拼命工作的意义,起床的意义,好好吃饭的意义,呼吸的意义……回过神来,好像两年之间,他一直为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坚持着。可现在,这份意义死掉了。

    饿了三天的霍振洋意识已经模糊,他只知道父母都抱着自己在哭,他们发誓一辈子都不会再干涉他的感情。

    可一切都晚了,他不想再去想自己的以后了。

    医生说他出现了精神分裂的前兆,产生幻觉,他看见祁斯异飘在空中,似乎被什么东西吸走了,一圈一圈的转,脸色青青的,似乎胃不太舒服,霍振洋伸手想要拉住,却碰不到。

    他要去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