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心机攻依旧是最爱

心机攻依旧是最爱

 热门推荐:
    现在的主角攻其实才刚刚成年没多久,稚嫩得很,与后来全能影帝的形象实在差太多了,这故事中主角攻崔望非常聪明,与主角受两人一路在错综复杂利益交织的娱乐圈中相互扶持,虽然中间经历了很多波折,好在在一个个炮灰前赴后继的送人头助攻下,两人最终还是爱□□业双丰收。

    现在正是中午休息时间,他身为片中主演之一,排场非常大,在被司东拉去厕所挨打之前,助理特意从偏僻的片场跑去给他买汉堡套餐,祁斯异虽然也知道原身这种脾气很不好,但今天已经买回来了,再不吃好像更有耍大牌的嫌疑,只好往自己的化妆间里走。

    然而走到一半,他又一次看见了司东。

    那人竟然还跑到了化妆室门口堵他,祁斯异也真好奇了,他到底是对崔旺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值得这小祖宗这么不依不饶的,不过他转念一想,光是自己吐了对方一身这事,都够他挨两回打了。

    没办法,祁斯异只好给助理发了短信,让她把东西送到更衣室来,正好他身上衣服味道也很大了,需要换一件。

    在更衣室吃完了汉堡可乐,祁斯异找了个背光的地方躺着休息了一会儿,他身体实在累极了,不一会儿就陷入了梦乡,睡得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最终是被一阵纠缠声吵醒的。

    首先响起的男人嗓子仿佛裹着一层猪油,说话让人说不出的难受:“……宇新,你也知道我们这是双男主的剧,又没有原著,你想要多点戏份,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

    是一个陌生男人,和主角受洪宇新。

    接下来就是一阵拉扯,主角受也说话了,这嗓音清亮地温和中还有些沉沉的,像是强力去油剂,让祁斯异被污染的耳朵突然清净了:“编剧,别这样……放开手,很快就要有人进来了。”

    “别担心,小宝贝。”编剧笑了一声,更恶心了:“我已经通知大家不要来更衣室打扰了,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祁斯异:“……”

    说实话,他到现在也不太能接受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的,编剧有多恶心祁斯异就不想说了,而主角受又不是肌肉萎缩,一米九的个子,一脚不就把这弱唧唧的编剧大哥踹到半身不遂?他居然还在这里讲起了大道理,什么行业规则,听得祁斯异直翻白眼。

    然而他渐渐回忆起了,这里应该是主角受被炮灰攻之一骚扰的剧情线,原著中这个编剧有着极大的话语权,有点猥琐油腻,将主角受洪宇新骗到了屋子里上下其手,正好被路过的主角攻崔旺看见了,崔旺人很聪明,推门打扫时假装没看到两人的事,被发现了就过去纠缠编剧给他加戏,编剧羞愤的同时发现他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秘密,把崔旺臭骂了一顿就赶紧离开了,这才把主角受给救了出来。

    思及至此,祁斯异把自己蜷了蜷,努力降低了存在感,闭上眼睛假装听不见,反正有主角光环护体,编剧和主角受也不可能真的发生些什么,他只要在暗处等待这一段剧情结束了,也就能出去工作了。

    祁斯异这么想着,平躺在更衣室最后方的椅子上,准备再睡个回笼觉,然而五六分钟过去,他还是没等到赶来的崔旺,才逐渐感觉到了不对……似乎从胃部开始,逐渐向上翻涌着一股汹涌的冲动。

    他后知后觉,回忆起了中午那一瓶冰可乐,以及自己并不算健康的胃,此时再后悔已经来不及……

    于是,洪宇新和编剧你追我赶的纠缠途中,突然听得身后的长椅上,传来了一声响亮而悠长的嗝,震得室内三人都愣了一下。

    他用胳膊捂住了眼睛,一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

    “谁?什么人在那?”编剧裹猪油似得声音正一点点靠近,祁斯异迫不得已终于坐起身,脸上的尴尬肉眼可见。

    “我才睡醒,啥也不知道。”

    另外两人:“……”

    不过好歹祁斯异也算是个主演,编剧脸色难看地抱怨了两句,并没有像原著里为难崔旺一样为难他,祁斯异松了一口气,也没管洪宇新略带提防的眼神,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他出门的时候,才发现主角受跟了上来,这人长得实在是好看极了,标准韩剧的男主脸,温柔深情又有点俏皮,介于少年的纯净和成年的性感中间独有的魅力,虽是单眼皮,眼睛却不小,睫毛很长,透露着一股神采,祁斯异也稍微有点能够理解原书中大家的疯狂了,他个子比祁斯异高了半个头,站在厕所门外,脸上还带着点客套的笑容,还露出了一颗小虎牙,显得有点可爱。

    “谢谢你帮我解围。”

    祁斯异擦了擦手,其实两人现在的关系已经有点尴尬了,毕竟原身刚刚表白被拒,明面上还得继续炒cp,他将纸丢进垃圾桶里:“你应该感谢那一团胃胀气,我是实在没憋住。”

    洪宇新一愣:“那你胃不要紧吧?”

    祁斯异摆摆手:“没事。应该没问题。”

    他一边往化妆间走,一边回忆着洪宇新原著中的性格,主角受的设定看起来单纯无害,实际上很有心机也很有城府,总能把各类渣攻绿茶受耍得团团转,一开始的司东也没少吃他的亏,两人斗来斗去,结果那小少爷斗出感情了,变成了深情股攻之一。

    主角攻崔旺也是在这种情况下黑化了的,因为觉得主角受身边的人太多了,而他永远无法保证自己能够抓住对方。

    祁斯异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多适合在娱乐圈里生存的人,他和主角攻受的性格都不一样,脑子不够用,也不是特别能忍,时间长了估计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所以不该惹的人就绝对不惹,该躲远点就躲远点。

    所以这次一直等到下午开机了,他才在人群里露脸,下午这一场戏是在树林中的打斗,有不少群演和配角在场,也包括司东和主角攻崔旺。

    他前脚才刚一进场,立刻就感觉到了几道视线投过来,司东那表情好像恨不得给他一拳,而崔旺作为一个尚未成长的年下攻,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竟然还有点害怕。

    祁斯异摸摸鼻子,快速走到了人群里,拍戏对他来说难度还是挺大的,这一下午磕磕绊绊失误很多,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原身留了一些演技给他,还是祁斯异本身就有点天赋,最后的成品竟然也还算让人满意。

    才刚刚一收工,祁斯异立刻被人环住了脖子,从化妆间往外带,司东年纪不大,像个小混混似得,拖着祁斯异往角落走:“终于逮着你了,咱们好好聊聊。”

    祁斯异坐在桌边上,理都不想理他:“我跟你没有想说的。”

    化妆间里人不多,除了祁斯异和洪宇新,以及他们化妆师以外就没啥人了,司东拽了半天拽不动,气得直踢椅子,一把抓住了祁斯异的头发:“你走不走?”

    祁斯异也不甘示弱,用桌子上的木梳怼他的手,一边拽着他的裤子,朝身后挥拳头:“我不走,你快点松手,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司东脸色一下红了,看了看自己被扯住的裤子,又揪住了祁斯异的耳朵:“你还扒习惯了是吧?!”

    两人眼看就要打起来了,洪宇新在边上欲言又止,祁斯异憋屈坏了,他甚至连原身做了什么都不知道,却因此要挨欺负:“我凭什么跟你走,无缘无故找麻烦,还要别人都听你的,毛都没长齐就当自己天王老子?”

    “你为什么要把人裤子扒了扔河里!”

    额,这还真不是人该干得事,但祁斯异还是嘴硬:“我让他洗洗澡。”

    “那天零下一度。”

    原身这也太不是个人了!

    祁斯异哀嚎一声:“那我去给他道歉!”

    他还在这具身体里,就当替原身这个垃圾道歉了,毕竟也是他理亏,祁斯异并不是个没担当的人,不管是要赔偿还是别的他都接受,但这之后就算两清,谁要是再来找他的麻烦,他一定把这小兔崽子的牙打回肚子里去。

    只不过出门找了两圈都没看见崔旺的人影,跟人打听才知道这人已经提前回住处了。

    回到化妆间的时候,这里只剩下洪宇新一个人了,他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祁斯异,祁斯异也没理他,脑子里全是司东的事,谁知这时候洪宇新却主动走了过来。

    ”公司要求我们明天去录个综艺。”他说话的时候也微微笑着,祁斯异心里头却明白,这都是公司安排为了炒cp在预热,他没什么表情点了点头,越过洪宇新走了。

    后者微微有点诧异,他倒是很少看见祁斯异对他这么冷淡的时候。

    “该做什么应该都知道吧。”他轻声问了一句,好像有点为难:“事业上升期对咱俩都有好处,也不用太排斥了。”

    祁斯异心里嗤笑了一声,洪宇新这话说出来估计连他自己都不会信,原身对这种事不仅不会排斥,恐怕还喜欢的很呢。

    真是很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