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被抓住了

被抓住了

 热门推荐:
    祁斯异下意识想问他那个人是谁,可俞全却表现出了完全不清楚的样子,他最终什么也没问出来。

    之后的日子依旧无法联系到董舒如,即便已经到了董家门口,都没有收到回音,半个月以来都是从家人口中得到董家的消息的,生意场上那些事情十分复杂,祁斯异听得一知半解,估计也帮不上什么忙。

    霍振洋的父亲五十大寿前几天,很久没联系的霍振洋给他发了消息,问他寿宴会不会去,其实祁斯异从一开始就是想要拒绝的,毕竟俞全现在差不多已经接管了他祁家儿子的名头,稍微识相一点,这种场合就应该自己拒绝,免得大家都尴尬。

    霍振洋估计也看出了他的处境,态度很温柔对祁斯异讲了一些话,大概的意思是董舒如当天也会来。

    祁斯异想了一会儿,失联了这么久的董家会去参加霍家的寿宴,真是给足了面子,但他稍微觉得有点奇怪,也说不上是哪里奇怪,最终想看见董舒如的迫切,还是让他暂时把这种担心放在了一边,祁斯异很想问问她过得好不好,也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没有自己能帮得上忙的事。

    这次生日宴是全家人一起去的,祁家父母也都在,为了能够单独找出时间去找董舒如,祁斯异找了很多借口才从人群里跑开,他先在会场内找了一圈,都没看见董舒如的人影,然后才去问了霍振洋。

    两人约在二楼的房间里,霍振洋说这里比较隐秘,不会被祁家父母发现,两人一进门祁斯异就忍不住了:“你不是说董舒如也会来?她人呢?”

    霍振洋笑了一下,看起来温温柔柔的,他拖着祁斯异的手往里走,有点抱怨似得开口:“你怎么那么着急,来这里就是为了看她的吗?别忘了,今天可是霍家的寿宴。”

    祁斯异隐隐觉得不对头,董舒如不在这房里,霍振洋也没有要和他讨论这件事的意思,他屁股刚挨上椅子,又站起来了:“那我去前厅找找,顺便还没祝寿呢……”

    他一边说,一边往外走,中途还被地毯拌了一下,祁斯异也不知道自己在急什么,中途一直没敢回头,可他手还没碰到门板,却猛地被人从背后环住了,那人的双臂收得很紧,落在他的腰上,轻轻开口:

    “不会过来了。”

    祁斯异一顿,猛地把人甩开,脸色发白:“什么意思?”

    “我说,董舒如不会来了。”霍振洋笑得如沐春风,似乎这世界上不会有比这更让他高兴的事了:“董家出了很大的问题,现在只有你能救得了她。”

    祁斯异的拳头捏紧了又松开,没说出一个字来。

    “只要你听我的话,我就会帮助董家度过难关,如果不听,你也看到程成的下场了。”

    祁斯异猛地想起了俞全的话。

    他说自己不是主谋,还有另外的幕后推手,而且还不停暗示自己害程成和害董舒如的是同一个人。

    “你想怎么样?”

    祁斯异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直到现在他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霍振洋是知道了自己和俞全的牵扯,想要报复?还是另有……

    “和我做一次吧。”

    霍振洋脸上的表情一丝没变,祁斯异却愣愣地好像没听懂他的话。

    “什,什么……”

    他双手搭上了祁斯异的肩膀:”我说,和我做一次吧。”

    对方说这话的时候就好像在交代日常一样简单,每个字都是中文,连在一起却好像让人听不懂了,祁斯异几乎是结结巴巴地前言不搭后语:“为什么会提出这种……我们两个?怎么可能?你疯了吧,你不是一直……”

    一直喜欢俞全吗?!就算对原身有一点不甘心的占有欲,那也不应该啊!

    霍振洋丝毫没理会他的震惊:“我不喜欢强迫的事,会很影响体验,既然已经把条件摆出来了,选择权在你。”

    祁斯异脸色发白盯着他,短暂的时间里根本无法消化那么多,他维持在一种震惊之中,很久很久,才干巴巴地回复一句:“你给我一点时间。”

    没有一口回绝,就说明这威胁起到作用了。

    就算从前祁斯异一直把书里的人当成纸片人来看,可是和董舒如相处的这一段时间里,他是确确实实把对方当成朋友对待的,他一向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甚至算得上我行我素,可在这一刻,当有一个无辜的人余生都可能因为自己的选择改变时,一口回绝这种事变得无比艰难。

    霍振洋很安静地坐在窗边,祁斯异看不出他的想法,整个人都十分僵硬,因为即将到来的选择让祁斯异头皮发麻,分明知道了会是一去不回头的建议,他想要逃跑,想要不管不顾……最终却长长吐出一口气,声音沉得不能再沉:“我答应你。”

    对方的脸上也看不出一点喜悦,他只是对着祁斯异浅浅地笑了,过来拉祁斯异的手往床边带,在这种氛围下,光是忍受着对方的靠近几乎就已经耗尽了祁斯异的力气,霍振洋在抚摸他的侧脸,然后是耳朵,两人坐在床边,被碰到的地方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霍振洋还在不停地引导他:”把鞋子脱了,放松一点。”可祁斯异听见这话反而更紧张了,他恨不得立刻穿上鞋子逃出去,可他最终还是没能坐起身,霍振洋的脸还是没有可挑剔之处的,相比较俞全的清秀,他还要更多出一份精致来,用牙齿轻轻咬住祁斯异的耳尖时,喷出的热气也带着一股香味,接下来是脖子,手掌从领口开始一点点向下蔓延……

    彻底暴露在空气中时,祁斯异下意识想要把自己蜷缩起来,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只能一遍一遍询问霍振洋:“你说话会算数的吧?”

    后者没出声,只是轻轻吻住他有些颤抖的嘴唇。

    两人最终还是被打断了。

    在门口传来开门声的一瞬间,霍振洋皱紧了眉头,反射性地将薄被裹紧了祁斯异。

    首先冲进房的是霍家正过寿辰的父亲,面色惨白盯着两人,他身后还零零散散有六七个熟人,人群的最末端,跟着的是俞全。

    有人给霍振洋的爹东风报信,于是彻底被发现了。

    祁斯异想了很多,也好像什么都没想,原著中俞全和霍振洋在一起也受到了家庭的阻力,但当时的霍振洋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接手霍家了,软磨硬泡,加上俞全救了霍母一次,才终于说服了这一对顽固的老人,而这一次的霍振洋羽翼还未丰满就被发现了这种事……

    被抓包的过程中一直没有抬头,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像一场梦一样,不管是不支持儿子性向而歇斯底里的霍家母亲,还是冷眼到仿佛不认识他的祁父祁母,都显得那么冰冷又不真实,他甚至只想站起来控诉一番,原身到底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里,遇见这样的父母和爱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不过再难熬的时刻,都有结束的时候。

    人们还是从房间里一一离开,等他收拾好了再出门讨论处理方式。

    他想起霍振洋在出门时不停说会保护自己,但其实祁斯异最担心的还是董舒如,不知道现在这交易还算不算数。

    推开门的一瞬间,他又想到了俞全,莫名其妙的,他不想被对方看见自己这幅狼狈的样子,分明面对书里纸片人的指责时候无关痛痒,可那一瞬间他还是犹豫了,不知道这人看见今天的自己,会是什么想法。

    门外迎接他的是各种各样的目光。

    祁斯异头也没低下,反正他又没什么好羞愧的,把看向他的视线一一看回去,不发一言走过俞全时,才看见这人有点哀伤的眼睛,他比从前变了太多,心机城府,还有抹也抹不掉那股子悲情劲,可在所有人或诧异或厌恶的眼光中,面对祁斯异,俞全是唯一一个对他笑的人。

    祁斯异其实并不害怕,他只是觉得冰冷。

    俞全把他带出了人群,料想中的愤怒没有出现,他给祁斯异披紧了衣服,还围了一条围巾,生怕别人看光似得:“哥,趁他们出来之前,你赶紧走,找个安静的地方呆一会儿吧,这里的事交给我。”

    祁斯异很惊讶,屋内众人还等着祁斯异过去给他们一个所谓的交代,俞全却擅自把人放走了。

    “如果实在不知道去哪,从这出去对面有一家网吧,我开了个包间,你去打会游戏,刷会儿视频,要不睡一觉都行,事情结束以后我会去接你的。”

    “你别担心,会安全的,董舒如也会没事,你就先躲一躲,等我有能力那天,就会接你回来。”祁斯异一开始还不太懂他的话。

    他其实脑子里很空,不知所措,于是真的按照俞全说的去了网吧,直到天黑了,他才被接回家。

    原本以为最坏的打算,是被赶出祁家,这对祁斯异来说倒也不是坏事,直到祁家不由分说将他送出了国,俞全的话才终于在祁斯异的心里明了了。

    霍振洋被家里控制住,而董舒如在俞全的帮助下,得到了孟白城的帮助,孟家虽然不是圈子里的,也比不过霍家,但好歹也是有些地位的,加上霍振洋短时间里没有了兴风作浪的能力,董舒如可以说是安全了。

    听俞全说,孟白城喜欢董舒如很久很久了,两人从小就认识,郎才女貌,而孟白城性格很好,人很帅,也很会照顾人,在霍振洋的事结束没多久,在俞全有意无意的暗示下,两家的婚约就已经定下来了。

    祁斯异听了,吸吸鼻子,假装由衷替董舒如高兴。

    就连祁斯异出国,其实也是霍家人的意思。

    他们害怕霍振洋不死心,才会将祁斯异送走,分明所有人都知道祁斯异是被强迫的,可临上飞机那天原身的父母还是觉得丢人,都没有过来,只有俞全一个人来送他了,两人在机场告别。

    俞全的个子长得很快,很久没注意已经比祁斯异高了半个头了,他在机场外的街道上,拉着祁斯异的手转了一会儿,祁斯异久违地有一种被老爸带着去动物园玩的怪感觉,分别的时候,他很莫名地说了一句:

    “哥,我愿意尊重你的想法。”

    俞全帮助他获得自由,这是祁斯异做梦也想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