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被丢掉的戒指

被丢掉的戒指

 热门推荐:
    祁斯异出门的时候,并不是自己一个人,他身后还跟着俞全,虽然两人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交流,但祁斯异还是低着头,情绪不高的样子,根本没看见霍振洋。

    直到了大门口,俞全突然趴在祁斯异耳边说了什么,一边笑一边捏了捏祁斯异的脖子,后者才一脸诧异缓缓转过头,看向了霍振洋。

    他根本没打算走过来,是俞全拖着祁斯异过来的。

    “霍大哥,今天来得好早。”俞全的笑容甜甜的,还像以前一样,透露出一些纯净,说话时,他却回头看着祁斯异:“我就说过他会来的,你还不相信。”

    和俞全四目相对,祁斯异后背都绷紧了一瞬。

    可霍振洋笑了笑,发自内心,俞全这样的人不管是谁看了都不会讨厌的,他也看出了祁斯异的脸色不太对,但出于对俞全的信任,并没多想。

    既然是两个人一起,他就没办法把甜品给祁斯异,不然万一吃到戒指的是俞全,事情就不太好办了,于是他暂时放弃了行动,等到第二天,祁斯异晚上回家的时候,只剩下了他一个人,霍振洋才将东西提过去。

    “等到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再打开。”他心跳得有点快,虽然理性上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像每次一样在钓鱼罢了,可感性上他却冷静不下来,心跳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这样的结果就是原本白净的脸上红了一片,反而收到礼物的祁斯异没多大波澜,他似乎很疲惫,今天没有和霍振洋聊天就先回家了。

    离开以后,霍振洋想了很多。他会是什么反应呢?会立刻给自己打电话确认,还是独自揣测坐立不安?他一边往回走,一边咬手指,以祁斯异的性格,应该会是前者吧。

    还没走到门口,霍振洋还是等不了了,最终决定跟着祁斯异去看看,毕竟这种小甜品,在回家的路上几口就能吃完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发现了他的小心机,也许正在往回跑追着他……祁斯异应该已经走出了很远,为了能够快点追上他,霍振洋一路小跑过去,途中还要注意不被发现,耽误了不少时间,终于过了一个拐角,他看见了祁斯异。

    对方手里还拿着他的蛋糕袋子,下一刻,漫不经心地扔进了垃圾桶,顶端的盖子啪得一声,他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祁斯异做了什么?

    他把自己送的东西扔了?

    霍振洋愣愣站在角落,第一反应是对方是不是搞错了,忘记了里面是什么东西,忘记了是谁送给他的,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可直到看见祁斯异若无其事地离开继续往回走,动作熟练地分明也不是第一回了,他才恍然大悟般得开始心疼了,后知后觉自己一直以来的行为就像个笑话,觉得对方喜欢自己,觉得只要给一点甜头祁斯异就会重新跑回来,殊不知祁斯异一直在冷眼旁观他跳来跳去,是他自以为祁斯异放不下他,而对方只不过把他当成一个一直在纠缠的傻子罢了。

    相比较屈辱,那一瞬间心疼和慌乱几乎要将他掀翻了,他很想快点走到祁斯异面前,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可从头到尾,对方什么也没做错过,没有给过他希望,也没有牵扯不清。

    他应该去责怪谁呢?

    回家的这些天,霍振洋都有些魂不守舍,他想努力证明自己其实并没有被影响,可只要一醒过来,记忆就会突然回溯,哪怕是睡着的时候他也会梦见祁斯异,梦里一切都是模糊的,祁斯异对他表白,而他一点也不抗拒,略带矜持地答应了,两人在一起还是会像在公司时一样会斗嘴,但梦里的祁斯异总是那么关心他,很有趣,也很温馨。

    梦境有多美好,醒来就有多失落,他几乎无法承受这种落差。

    反而是祁斯异那边,其实霍振洋送东西的事,还是被俞全知道了,他那天之所以会拉着祁斯异出门,也完全是被胁迫的。

    从那之前两人的关系已经算是缓和,毕竟俞全很多次在父母面前帮祁斯异辩驳,他在某些方面并不是个强势到让人不舒服的人,俞全尊重祁斯异兴趣和爱好,愿意理解他,也会主动去接触祁斯异喜欢的东西来培养话题,祁斯异不喜欢的一些事情就不会强迫他做,除了一些时候显得过于无理取闹以外,他是一个几乎没有什么缺点的朋友。

    可最终两人的关系,还是被霍振洋破坏掉了。

    祁斯异曾经喜欢过霍振洋这件事,就是俞全的逆鳞,不管多少次被撞见两人的相处,都会让他失去理智,他没办法不想起来自己只是个替身的事实。

    在祁斯异出门之前,就被困在了门口,带着点幽怨开口:“你又要出门去见谁了吗?”

    听他这口气祁斯异就知道不对劲了,他几乎无奈地解释道:“我就是去健身而已,离小区也不远,你能不能不要总是看着我?”

    “哥觉得我是在管你吗?那为什么非要收霍振洋的东西?”即便两人关系有所缓和,俞全一靠近他,祁斯异就只想后退,最后贴紧在鞋柜上,他知道这人又开始不正常了。

    “我收他东西不是因为喜欢他,我害怕被他找麻烦。”祁斯异顿了顿,决定软硬兼施:“霍振洋这人多小心眼啊,万一我拒绝太明显了,说不定要报复的,就是象征性地收一下,他给我的东西我都扔了,不信你自己去看看。”

    俞全将信将疑,半胁迫是半哄骗地让祁斯异带他一起出了家门,祁斯异的脸色一路上都不好看。

    遇到了霍振洋以后,免不得又是一顿解释,祁斯异把那几句话翻来覆去的说,要告诉俞全自己不喜欢霍振洋,还说自己什么也没收过,期间俞全一句话都没说,殊不知这些话都被录了音,他故意套祁斯异的话,又挑了个时机给霍振洋发过去。

    相比较祁斯异的承诺,他更相信自己来动手来解决问题。

    俞全没有多纠缠这件事,祁斯异是很开心的,他觉得最近的日子真是越过越舒坦了,这一段时间他和董舒如的联系也越来越频繁,尤其是霍振洋不来打扰以后,祁斯异又和董舒如出去玩了不止一次,很多时候都是一起逛漫展。

    俞全的意识里,还以为祁斯异是非常喜欢霍振洋的,所以除了霍振洋以外的所有人其实他都不怎么提防,俞全也下意识觉得祁斯异并不会喜欢上别人,这也更方便祁斯异搞这种地下情一样的约会。

    不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时间久了祁斯异还是遇见了霍振洋一次。

    距离上一次见面差不多过了两个多月了,期间这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见面的时候祁斯异甚至都惊了一下,霍振洋的变化很大,虽然看见他的时候依旧笑得很开朗,身上的气质也没变,可眉眼之间透着一股疲惫,他真的瘦了很多很多。

    有某一瞬间祁斯异都怀疑他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又出来玩?”霍振洋开口时显得漫不经心,于是祁斯异也没怎么在意,还笑了下回答:“是啊。”

    “和董舒如,还是俞全?”

    虽然对方脸上的表情还是没变,祁斯异却愣了一下,他不太想回答,沉默的中途,对方点了点头:“我懂了。”

    祁斯异也不知道他懂了什么,反正很长时间都没再联系过,他的生活也还是继续,月中给俞全办了生日宴,居然也没看见霍振洋的人影,听人说他最近似乎挺忙的,连家都很少回,这可真是太奇怪了,原书里霍振洋可是最在意俞全这个白月光的了,不管是时间还是空间阻碍两人相见,霍振洋都会想方设法克服。

    祁斯异隐隐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头,却并没有很快地意识到这种危险。

    俞全的生日祁家忙里忙外,即使祁斯异再不愿意也得出去见见亲戚应酬一下,这中途一直没来得及和董舒如多聊天,他给对方发了消息,也一直没收到回复,等到祁斯异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她的视频都已经停更了小一个月,自己每天发过去询问的消息也积累了两页。

    祁斯异打电话过去,那头也没接,他也不敢去问祁家两位老人,一整天都魂不守舍。

    餐桌上应该是这一家人唯一愿意沟通和说事情的地方了,祁父和祁母并不是爱说八卦的人,今天却突然提起了程成。

    “他家那个孩子很久没见着了。”俞全先提了一嘴,然后祁母才给他讲:“听说前一阵结婚了,这段时间程家没落的也快,应该是惹了什么人吧,程家欠了一屁股债,没办法才让程成结婚的,对方比他大了三十多岁,得有五六十了吧。”

    祁斯异吓了一跳,他虽然和程成有点纠葛,但也不至于恨他恨到希望他余生都毁掉,乍一听到这种消息,甚至还有点难以接受。

    他下意识去看俞全,俞全却不太惊讶的样子,祁斯异不知道祁家两位老人带他去公司的时候,俞全都学了点什么,做了点什么,他只是觉得这些原本还算熟悉的角色,距离他越来越远,让他越来越无法看清。

    “还有董家,听说最近也挺麻烦的。”原本还吃着粥的祁斯异呛了一下,祁母一边教育他:“斯异啊,风向有变,董家以前是个好亲家,这回恐怕也熬不过来了,这正好也合了你的心意,咱们就不去蹚这趟浑水了。”

    说完了好像又怕祁斯异听不懂,特意强调了一遍:“你和董舒如没来往吧?赶紧断了吧。”

    祁斯异当然不会听他们的,但事关董舒如,他并没有在餐桌上直接反驳,一旦被看出什么端倪来,现在的董家也许还架不住祁家收拾的,他脸色难看到肉眼可见,没多久就离开了餐桌。

    吃完了饭,俞全在没人的时候单独找上了祁斯异。

    “你有怀疑是我做的吗?”

    祁斯异原本在发呆,闻言仅停顿了一下,便点了点头。

    俞全大方地笑了一下:“程成给祁家报信,他们间接害死了我的养母,而且他以前总是欺负你,我挺恨他的。”

    祁斯异不算惊讶,一切都合情合理,他只是有点难以接受,却听俞全话锋一转:“不过,程家的事,我只做了一半,董家我完全没有参与,哥可以怀疑我,但可不要全怪在我头上。”

    他笑了笑,意有所指:“这里头还有个更厉害的幕后推手,哥觉得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