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白月光的主动

白月光的主动

 热门推荐:
    他眼看着霍振洋越走越近,有一瞬间只想赶紧离开。

    不过祁斯异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又没做错什么事,只是一瞬间有种被抓现行的紧张,转眼间镇定地打了个招呼:“好巧啊,你也在这边。”

    霍振洋不太买账,他显然没有祁斯异的好心情,但好歹也没有一直黑脸,只是沉声道:“不算巧。你和董舒如一起出来的?”

    祁斯异大大方方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可能被俞全吓出阴影了,面对霍振洋的第一反应也只剩下了跑,但实际上霍振洋和俞全又不一样,他们虽然都是原书的主角,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霍振洋都还算是正常。

    霍振洋啧了一声:“你不说你不想结婚吗?前几天还让我帮你想办法拒绝,我这边忙里忙外,你倒是出来约会了,在耍我?”

    “就是普通朋友一起吃个饭。”祁斯异顿了顿,被霍振洋这么一说,好像也觉得自己办事有点不妥,只好解释道:“我们俩聊了一段时间,可能对彼此的印象有了一点改观,给你造成麻烦真的很抱歉。”

    霍振洋没管祁斯异的道歉,皱着眉头:“所以她在追你,你打算接受?”

    “还没到那种程度。”这些都是自己的私事,祁斯异不愿意回答了:“就想要相处试试……”

    霍振洋不说话了,他其实很想问祁斯异,既然说了喜欢自己,自己也给了他在一起的机会,为什么还能去接受别人,可思来想去,又觉得问不出口,正纠结的时候董舒如回来了,看见霍振洋以后很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振洋哥?好巧啊,你也在这。”

    霍振洋点了点头,一瞬间表情像换了个人似得,礼貌笑道:“来这边处理点事,碰巧看见祁斯异了,过来打个招呼。你俩出来约会吗?”

    董舒如低了下头,抬头时笑得腼腆:“没,就普通逛街。”

    霍振洋哦了一声:“那吃饭没有,哥请你们吃饭吧,正好也很久没聚会了。”

    分明前几天的宴会才见过面!

    他一句话出来,对面俩人都是一愣,嘴上虽然说不是约会,但明显都是当初约会来对待的,突然多个人算是怎么回事,董舒如先反应了过来,结巴了一下,委婉道:“那,那你的事情处理完了吗?这样会不会耽误时间?”

    祁斯异赶紧接话:“是啊,耽误你正经事就麻烦了,咱们改天再一起聚聚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对霍振洋使眼色,但对方就好像看不见似得,揽着两人的肩膀往里头走:“客气什么,事情不着急,正好中午还没吃饭,想吃什么我请客。”

    于是,原本还算顺利的约会顺理成章成了三人行,祁斯异和董舒如都没什么胃口了,面面相觑之中,只有霍振洋一个人吃得香,席间还不停催促两人动筷子。

    “舒如千万别客气,这里都是熟人,放开了吃。”祁斯异倒是挺佩服他能表现得一直这么自然,就听他继续说:“祁斯异他一直都这样,面对喜欢的人就会更腼腆些,就别管他了,我们以前出来他也不怎么动筷子。”

    董舒如手抖了一下,面对喜欢的人不动筷子,所以和霍振洋出来就不动筷子,祁斯异以前那点事,圈子里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些,董舒如应该也明白,霍振洋这话几乎在明示祁斯异以前追过自己。

    仅愣了一下,她也笑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方才一直没什么胃口的样子。”

    刚吃完一整份炸鸡半盒臭豆腐和一份水果捞的祁斯异:“……”

    他怎么也没想到霍振洋竟然还有绿茶的气质,目瞪口呆看着两人你来我往,下意识想要维护董舒如,然而还没开口,就被人打断了回去。

    “是嘛?”霍振洋停下了筷子,笑容淡淡的:“原来祁斯异喜欢的人一直是你呀,怪不得几个星期以前还来找我,说想推掉一份门当户对联姻,原来是有喜欢的人了,为了你才推掉的呀。”

    门当户对的联姻,除了董家还能有谁,霍振洋揣着明白装糊涂,祁斯异是承认也不对,不承认也不对,三言两句说不清,但他又不希望董舒如误会,哪怕得罪霍振洋也得把话说清了:“不是的,我前几天……”

    “我懂。”董舒如朝他笑笑,眼神中并没有半点误会:“你好像挺热的,穿太多了吧,快去卫生间整理整理。”

    祁斯异皱了下眉头,一时没动,董舒如再三催促,最后他才给面子地站起身,她是想单独和霍振洋谈谈。

    祁斯异感觉不放心,用眼神再三确认,对方却很坚定,于是他三步一回头地走了,离开了座位还回头交代:“我洗个手,很快就回来。”

    他这一走,餐桌上两人的平静好像瞬间被打破了,霍振洋直接放下了筷子:“董小姐什么打算?”

    董舒如表现得再温柔,到底也是在大院里长大的姑娘,她也不像祁斯异,并没有看过原著,不知道这个书中世界里霍振洋有多吓人,因此直言道:“没什么打算,顺其发展,既然祁斯异还没有和谁在一起,我应该就可以追他。我想不会有人不同意吧。”

    霍振洋看着她,笑了一下:“你倒也可以试试,看看祁斯异面对一个曾经喜欢的人的追求更心动,还是面对一个曾经拒绝过的人的追求更心动。”

    董舒如故作惊讶捂住了嘴:“这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有人放下身段打算吃回头草吧?”

    她轻轻摩擦了一下杯口,如果霍振洋真得像表现出的那么有自信,就不会跑来和自己说这些话了,以前的祁斯异只要看见霍振洋勾一勾手指就会跑回去,而现在这个祁斯异却无论怎样暗示都不肯给霍振洋回应,自己的出现已经给对方造成了一种很强烈的危机感。

    只不过霍振洋的城府很深,他是不会轻易在对手面前把这种恐慌表现出来的。

    祁斯异回来时两人已经恢复了原本的客套,安静吃着饭,经过霍振洋的打扰,这一天的约会算是不欢而散,祁斯异回家的途中买了点吃的,其实多少都有点担心,但后来他也多次询问董舒如那天的事,对方一直都不肯说实话。

    周一下午祁斯异去小区附近的健身房办了张卡,可以算是为了俞全才花的钱,他想把自己练得壮一点,最好一拳能打倒一个主角受,这样才能比较有安全感。

    只不过这段日子里遇见霍振洋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候是在附近的公园里,更多时候是在他健身后回家的路上,几乎隔一天就会遇见他一次,每次他都会给祁斯异带点东西过去,大部分时候都是附近店里的巧克力或者蛋糕。

    时间长了,祁斯异也忍不住疑惑,他面对霍振洋问:“你最近搬家了?怎么隔三差五就能碰见,还都碰巧带着东西。”

    霍振洋抿嘴笑了一下,祁斯异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腼腆的样子,居然还有点纯情,一时间也愣住了,搞不清他这是在干嘛。

    但说话还有点恼羞:“你就没有一点恋爱脑吗,我就没可能是特意过来看你的?”

    “有病吧。”祁斯异一边吃冰淇淋,一边说:“你家离这边多远,天天开车过来不得累死。”

    霍振洋的笑稍微淡了淡:“当然开玩笑的,巧克力味道怎么样?”

    其实祁斯异都扔了。

    随便吃主角攻送的东西,他又不是嫌命长了,从最开始他就一次都没吃过,一般过了个转角就进了垃圾桶。

    但每次收小礼物时,祁斯异还是会表现得很喜欢,他明白这是霍振洋吊着他的一种手段,为的就是让自己回去继续做他鱼塘里的一条小鱼,如果不接受,反而更麻烦:“很好吃,甜度适中,口感也超棒。”

    于是霍振洋满意了。

    两人每天都会聊一小会儿,为了不被俞全发现,祁斯异时刻都提心吊胆的,好在霍振洋并不会跟着他一起走多远,一般情况下几分钟就会离开了,好像还挺忙的。

    在霍振洋眼中,他依然是那个祁斯异,明明巧克力做得很不用心,只要是他送得祁斯异都会接受得很开心,这样的认知让他满意,直到有一天,朋友的朋友和他报告,祁斯异又一次和董舒如出去约会了,两人似乎还一起逛了首饰店。

    霍振洋有点急了,在家里来回打转,他分明已经把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想不懂为什么祁斯异不像以前一样乖乖回来,竟然还是会和董舒如牵扯不清。

    接下来的的很多天他都没有再去看过祁斯异,在家的时间想了很多,他越来越不清楚自己的感情了,每次看见祁斯异和别人在一起都会气得要命,那种从心口一点点窜上来的烦闷,面对俞全和别人一起时都不会有,他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

    霍振洋思考了很多天,才再一次开车到了祁斯异小区门口,当天制作的甜品里里,他特意放了一枚戒指进去,这应该界限以内能做出最大的暗示了,祁斯异吃了到了戒指一定会很惊慌,会猜测自己的想法,如果他来问,自己还可以说是糕点师傅不小心掉进去的,把钓人的本领发挥到了最大。

    当天他早早到了小区门口,他已经等不及祁斯异从健身房回来了,准备他出门的时候就把东西送过去。

    然而这一天一直等到下午才看见了祁斯异的人影。

    事情和他的计划出入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