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俞全把门锁了

俞全把门锁了

 热门推荐:
    虽事已至此,祁斯异却并没有如程成所愿地被赶出家门。

    看得出来这个世界的剧情正试图把他们每一个人拉回正轨,连这么不靠谱的方法都想出来了,他观察了俞全很多天,不知道是不是还没从养母去世的悲痛中回过神来,估计也被这狗血世界的狗血套路震慑住了,两人一直没有什么交汇,相处的还算和平。

    但毕竟上一次分开并不算愉快,祁斯异也不想主动去接近俞全。

    即使房子很大,一家人也都是要在一起吃饭的,祁斯异现在的处境有点尴尬,他刚到这个世界时就已经发现了祁家人对于感情的淡薄,对他们来说,多年相处估计也没有血统重要,更何况他这个旧儿子一点也不听话,祁斯异被榨/干价值以后,是早晚要离开的,只不过碍于名声和情面,祁家还没办法立刻把祁斯异赶走,或者让他搬出去独住。

    而他其实也已经有了日后的打算,虽然是重生到了书里,可身上还留着上辈子的手艺,剪辑视频啥的都是很熟练的,各路热点也和他以前在的世界差不多,经营一段时间过后,祁斯异已经有了一定的粉丝基础,如果不是祁家实在不放人,他真的很想脱离这块是非之地。

    早餐有粥,煎面包火腿土豆泥南瓜饼和一些养胃的小菜和糕点,俞全坐在祁斯异正对面,他吃起饭来声音很小,也很有礼貌,和祁斯异放飞自我的吃相形成鲜明的对比。

    餐桌上一如既往的沉默,食至中途,祁母才开口:“你们之前在振洋家公司里应该已经见过面了吧,斯异,俞全他刚来这边,很多东西都不熟悉,你得多带带他。”

    父亲也点头:“过几天有个宴会,你们两个一起去,你帮他多准备准备,多介绍给朋友们认识。”

    祁斯异的短期作用立刻显现出来了,祁家多出来一个儿子,外界大部分人都好奇,也都是观望的状态,俞全难免会遇见各种各样的问题,也难免难以融入,祁父亲让他带着俞全出去,是让大家看见祁家的态度,另一方面也是让他正式交接。

    一顿饭吃的没滋味,祁斯异下午被管家拖着出去和俞全一起定做礼服,俞全就像失忆了似得,他和祁斯异说话时还和以前一样礼貌,不过祁斯异却能感觉出来他有某方面改变了,不知道这段时间里俞全是怎么度过的,祁斯异觉得他身上的那种很柔和的、不争不抢的气质好像消失了似得,光是看他的眼神,就觉得比以前多了很多棱角。

    “哥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去吃饭?”

    祁斯异摇摇头,早点办完事早点回家,他不想多耽搁,也不想和俞全多相处。

    好像看出了他的敷衍,俞全突然笑了下:“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关心。”

    祁斯异明白他的意思,是在责怪自己为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连一句关心都没有,两人以前起码还是朋友,这样的态度实在太冷漠了,但祁斯异觉得,既然他不喜欢俞全,而俞全还对他有点想法,就不应该过多相处,不然只会让牵扯越来越深,想做朋友又不能超过过本分,这个分寸很难把握,搞不好就成了一边给人希望一边拒绝,那他和当初的霍振洋还有什么区别?

    他不想做这样的事。

    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两人终于到了目的地,这里算是一家挺出名的店,做工和设计都是一流,平时也有很多熟人在这边做衣服,祁斯异进门时有不少人在,大部分也是来定制礼服的。

    俞全被拖去量尺寸,祁斯异就一个人在店里转了转,试了几件衣服都挺满意的,然后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开始节约开支,东西又放了回去,他坐在软椅上等待俞全,昏昏欲睡,另外一边俞全却遇见了一点小麻烦。

    正在试衣服的时候,隔壁突然有人叫他的名字。

    那人的口气并不让人觉得喜欢:“我们祁小少爷总算认祖归宗了。”

    俞全一愣,没回话,不知道是怎么被认出来的,对面的人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你真的应该感谢程成帮了你这么一个大忙,不然身份不知道还要被人占多久,尤其还是被曾经对你做出那种事的人,你就一点不恨吗?”

    俞全声线很冷淡:“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是说祁斯异把你当替身的事呀,他占着你该有的财势,肆意践踏你,没有一个人把你当成一个正常人对待,祁斯异玩弄你的感情,祁家也不问你的看法,你是什么怂骨头,就一点没想过要报复?”见俞全都没有回话的意思,那人顿了顿:“而且,你就不好奇你母亲是怎么死的吗?”

    俞全这次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虽然没做出表示,但眉头却皱了起来,明显是在听着对方的话。

    “其实也不难理解吧,你和养母感情那么深,如果我是祁家管事的,一定很担心她活着你会不想认祖归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真相,所以才想要会祁家吧。”

    既没承认也没否认,俞全打开了更衣室的门准备离开,隔壁那人着急了,很快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只要你愿意,我们联手可以让祁家和祁斯异都付出代价。”

    祁斯异重重打了个喷嚏。

    俞全朝他走过来,脸上笑盈盈的,让祁斯异越来越看不懂了,他以前觉得俞全能忍,却都是善意的隐忍,不应该是现在这样,让人捉摸不透的城府。

    “这里面也太热了,我们快点回家吧。”俞全松了松领子,带着管家一起去结账,到了车上祁斯异才发现他们把他试的那几件衣服也一起买回来了。

    “哥你不要想太多,他们虽然收留我,可不管怎么说,你才是祁家养了很久的小少爷,不管是爸妈,还是我,都不会让你离开祁家的。”

    祁斯异总觉得他话里还有别的意思。

    他往后退了一点,和俞全拉开距离:“年纪到了早晚都要离开家自己生活,我没在意,早一天晚一天的事。”

    俞全笑得时候还是习惯把视线落在对方脸上,口气里不知道带着几分真挚:“哥还是别总想以后得事了,毕竟也不是你一个人说得算。”

    嘴上虽然是不让祁斯异去想,可这话却越听越像是威胁,他觉得有点不舒服,很想争辩两句,但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只能苍白反驳了一句。

    “我自己的生活当然我自己说得算。”

    一路上都没怎么搭理俞全,对方可能是看出来他的冷漠了,回到家以后亲自下厨做了一顿饭,看菜色就知道是下了功夫的,菜品很丰富,晚饭时间,俞全还一直给祁斯异夹菜,家里两位老人都很高兴,他们很喜欢性格温和听话百依百顺的俞全,越是对比下来才越显得祁斯异骨头太硬。

    一副兄友弟恭的场面还是让两位老人很开心。

    “管家说你们今天出门的时候,董家有人来过。”祁母一边说话,一边看祁斯异的脸色,这倒不是说她关心祁斯异的想法,只不过在她眼里,这个便宜儿子祁斯异非常任性自我,有一点不顺心意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说出些不合时宜的话,为了不破坏气氛,她也慢慢地有些妥协了,不随便去招惹祁斯异。

    看祁斯异没说话,才接话:“董家的小姐应该是对我们家斯异很满意的,特意找人来试探咱们家的意思呢。”

    不管对方怎么暗示,祁斯异就是不接话,低头吃自己的饭,祁父筷子一停,脸色不太好看:“祁斯异,你妈和你说话也听不见吗?”

    祁斯异还没说话,倒是俞全先出来打圆场了:“哥他可能觉得现在决定这些还太早,毕竟也没见过几次……”

    “你不用替他说话。”祁父看着祁斯异,明显是真的动了气,祁斯异在三人的注视中擦了擦嘴,他语气不强硬,但掷地有声:“说过很多次我自己的事不用别人替我决定。也没必要赶时间把利益发挥到最大。”

    “你什么意思?觉得我们在利用你?!”祁父一拍桌子,震得汤都洒出来了,俞全暗暗皱了下眉头,他才刚来没多久,能说话的场合本来就不多,虽然也气不过这对父母的态度,却没办法替祁斯异说话,他明白祁斯异的性格,他和祁斯异一样,都很讨厌这一对老人的行事作风,可他能忍,祁斯异却不行。

    “谁是什么想法什么目的,咱们心里都清楚,装来装去累不累。”他话音刚一落,老头气坏了,指着祁斯异的鼻子骂了半天,说他半点不顾恩情,说自己养了个没用的东西,俞全没吃过他家一粒米都懂得孝顺,祁斯异就没有一丁点感恩,说了半天却没说过一句让祁斯异离开的话,几人都明白祁斯异的余热还没发挥干净,他们不能说出让祁斯异滚。

    只要赶了,祁斯异就会走。

    孝顺也不是这么孝的,放弃自己的人格和想法,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就是孝了吗?祁斯异不觉得,但他不妄图去改变别人的思维,要是什么事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世界上的矛盾能少一半。

    “你给我在家反思,哪也不许去!”

    不回话的祁斯异更让人生气,最后被强行带上了楼,俞全也跟着一起回去了,他把屋里的保姆一干人等都劝了出去,自己却没走,还反手把门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