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送你的大礼

送你的大礼

 热门推荐:
    祁斯异的一句“也不喜欢”还没说出口,其实对面的人应该已经懂了。

    好在最后俞全也并没有什么动作,也许是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什么能力自保,他没再去招惹祁斯异,于是几天以后,祁斯异很顺利离开了公司,因为没有联系方式,还是由母亲和霍振洋联系告知的。

    之后一段时间总算正常了。

    除了最开始几天会觉得担心以外,俞全的事很快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又过了小一个月,祁母突然提出要带他去见个朋友,祁斯异是到了那里才发现是给他拉姻缘的。

    说好听点,女孩和祁斯异门当户对,说直白点就是生意场上很有助力,两边家长有意让他们相处看看。

    他本身是不太喜欢相亲的。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希望爱情是顺其自然发生的两情相悦,不应该刻意去干扰,所以在祁母委婉询问他怎么看的时候,祁斯异并不委婉的把实话说了,他不喜欢被胁迫着做出对于终身大事的决定,也并且没有结婚的打算。

    祁母似乎很不高兴,但当场也没说什么,反而是回家以后,接下来两个多月都没让祁斯异出门。

    家里人都怀疑祁斯异还喜欢霍振洋,当初圈子里的事,即便是长辈也多多少少听说了一点,霍家对于祁家来讲,算是高攀了,所以即使儿子在外面被欺负了,这对父母也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如果祁斯异真的能够追到霍振洋,那是能给祁家带来利益的。

    不过通过上次的聚会,祁母也看出来了,霍振洋明显是不喜欢自己这个儿子的,哪怕放祁斯异去霍振洋公司的这段时间里,霍振洋都没有想要和祁斯异在一起的意思,于是他们也觉得没必要再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出去了,还是找个门当户对的结婚最好。

    不过谁也没想到一向听话的祁斯异这时候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两位老人有点生气,他们并不需要一个有个性,做事十分自我的祁斯异,他们只需要一个按部就班结婚生子,传宗接代的儿子,所以后来很多天祁斯异都被要求在家反思。

    他最后能逃出家门,还是多亏了霍振洋。

    听说那人从外地出差回来以后,和祁母提出了要见祁斯异一面,祁斯异其实也并不想见,但好不容易能放风,对他来说诱惑力实在太大了,他已经快一个月没吃到螺蛳粉了,浑身上下都痒得慌。

    于是,霍振洋才刚出差回来,就被迫坐在螺蛳粉乱哄哄的店面里,闻了一个多小时酸笋味。

    他皱着眉头,看祁斯异嗦得开心,开口道:“为什么走了都没告诉我一声?”

    祁斯异一边啃鸭掌,一边含含糊糊敷衍:“我妈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吗?我又没你联系方式。”

    “为什么?”

    “拉黑了。”

    面对祁斯异的坦然,霍振洋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居然还有点愉悦:“是因为我以前不喜欢你,所以你生气了?”

    祁斯异翻了个白眼:“谁给你的脸脑补这么多?”

    霍振洋被祁斯异怼乐了,他觉得这人如今嘴臭的样子,比以前好玩:“把你手机给我。”

    祁斯异筷子停了下来:“干嘛?”

    “我要加你微信。”

    把手机往里面缩了缩,祁斯异看见对方的表情一瞬间就变了。

    他还是不敢和霍振洋硬碰的。

    虽然以前被逼急了两人时不时也会打一架,但祁斯异心里其实很清楚,大部分时候他们都不是生死相搏,霍振洋也都没有真的生气,今天对方露出这种表情,其实他心里还是会发怵,尤其是担心俞全真的对霍振洋说了什么,恐怕他避免不了要被人教训的结局。

    他真的不想重复原书中祁斯异的老路,入/狱就等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失去自由,对祁斯异来说还不如死了来的痛快。

    于是祁斯异还是怂了,乖乖把手机递了过去。

    加上了好友,又设置好了备注,霍振洋才把手机还给他,两人又说了些有的没的,气氛一直不冷不热。

    “听说你前两天和董家的小女儿见面了?”

    祁斯异点了点头,好奇他是怎么知道的,不过没问出口,霍振洋就继续说了:“你们两家倒算是门当户对,有结婚的意愿吗?”

    祁斯异想了想,还是没说实话:“这事我爸妈说得算,我就是跟着去看一眼,没有决定权。”

    他低头嗦粉,霍振洋却突然用手指碰了碰他头顶的发旋,凉凉的,让祁斯异一愣,才听见对方带点笑意开了口:“这种事情怎么能父母决定,你如果不喜欢人家女孩子,结了婚也不会幸福的,重要的还得是两情相悦。”

    “再多努力一下,也许你们家还能找个门户更高一点的。”

    他顿了顿,看着祁斯异的眼睛:“你懂我意思吗?”

    圈子里能比董家再高一点的,总共也没剩下几户人家了,有合适年龄子女的,也就只有霍振洋他们家里,他还特意强调了要祁斯异喜欢……

    祁斯异当然懂他的意思,但又不想懂他的意思。

    霍振洋就是委婉地在表示,如果祁斯异还愿意追他,他会考虑和祁斯异在一起。

    “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祁斯异擦完了嘴巴,把纸巾捏在手里:“好马不吃回头草,还是算了吧。”

    霍振洋看起来还是有恃无恐,他在面对祁斯异时永远有这种自信:“这可能是你唯一一次机会,还是想清楚吧。”

    这次从餐厅回来以后,祁斯异也想了很多,首先俞全应该是没和霍振洋说他的事,所以他应该还算安全,其次,祁斯异觉得霍振洋之所以对他示好,有可能只是一时不甘心,也极有可能是又一次的利用,说不定是自己身上还有什么价值没有榨干,他才会突然找上来。

    回家这几天霍振洋少往祁家送东西,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礼物,大部分都是送给两位老人的,好像是在变相提醒祁父祁母,不要给祁斯异定下婚约。

    这倒是正好也符合祁斯异的心意。

    点开霍振洋的头像,是一颗卡通的小草,名字也改成了“一种植物”,好像是在照应祁斯异回头草得叫法,竟然莫名得还有点可爱。

    时间没过多久,霍振洋开始回应祁斯异追求的传闻就在小圈子里传开了,有联系方式的一看霍振洋的头像,就觉得消息**不离十,祁斯异本人是没有什么感觉,毕竟霍振洋也只是说给他一个机会,依旧是高高在上的态度,不过很快就有人坐不住了。

    第一次收到程成的警告时,祁斯异还并没有放在心上,这孩子说话实在有点幼稚,直接就是一句: 你永远不懂我有多爱他。

    祁斯异一边消消乐,一边小窗回复:毕竟我和脑瘫的脑回路不同步。

    程成停了一会儿,才再次回复祁斯异:振洋哥这么完美的人,你也能肖想吗?

    祁斯异:那他拉屎也是臭的。

    似乎被抬杠抬得没话了,接下来轮到程成的朋友给祁斯异发语音:“我警告你祁斯异,别被我抓住什么把柄,不然不光是你,整个祁家都要一起完蛋。”

    祁斯异退出了游戏,将聊天记录截了个屏,发到朋友圈正式挂人,并配字:如果祁斯异出了事,警/察叔叔记得调查他们。

    虽然平时也没少挑衅,但程成在绝大多数人眼里还是很有礼貌的,祁斯异这一条朋友圈几乎把他人前人后的嘴脸都揭露出来了,不到五分钟,程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你什么意思?快把朋友圈给我删了!”

    祁斯异懒懒散散靠在沙发上,任他跳脚:“我不删,除非你求我。”

    电话另外一边怒吼了一声:“你做梦!”随即挂断了电话。祁斯异也不着急,吃着果盘静静等待,终于在朋友圈破了三十个赞的时候,程成坐不住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对不起总行了吧!”

    祁斯异沉默了一会儿没出声,就在对面越来越没有底气,气焰也被这沉默消磨地差不多的时候,他才开口:“你写一篇道歉文吧,不用给我打电话了,我看见觉得满意,自然就会删了。”

    程成几乎要被祁斯异的话气疯了,稀里糊涂骂了一大堆,祁斯异挂断电话就把他拉黑了,没到二十分钟,微信号果然私发了一长篇道歉信。

    刚才骂得词汇量有多丰富,道歉信的用词就有多恳切,一看就不是出自程成的手,而且有一大半内容都在为自己狡辩,不过祁斯异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也就是想出口气教训一下程成,虽然知道以后也有很大可能会被报复,但此时此刻痛快了,他就不后悔。

    祁斯异当然也清楚自己这种性格迟早要吃亏,可当几个月以后,看见自己的父母和俞全一起进了家门的时候,还是完全没反应过来。

    他无法想象剧情究竟走到了哪一步,只是听程成略带骄傲地说,前段时间俞全被绑着和祁父祁母做了亲子鉴定,之后没多长时间,俞全重病的母亲就去世了,临死之前才说出了真相,祁斯异并不是祁家的孩子,当初在医院被人偷偷掉包了,俞全才是祁家的孩子,伤心欲绝的俞全被祁母接回了祁家。

    当天晚上祁斯异收到了短信,是程成的号码,只有五个字:送你的大礼。

    而祁斯异之所以懵了,是因为这一段是原著里完全没有的剧情,极有可能是他的很多行为改变了事情的结果。

    那一刻的祁斯异其实很平静,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狗血剧不愧是狗血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