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白月光他不太对劲

白月光他不太对劲

 热门推荐:
    俞全在地上转了好几圈,互殴的途中祁斯异也受了伤,他一边帮忙包扎,一边忍不住担心。

    这手法可不算轻,祁斯异被碰到伤口,嘶了一声:“你就别瞎担心了,这里干不下去了大不了和我回家。”

    俞全愣了一下。

    祁斯异才反应过来用错了词:“我的意思是,如果这里不要你了,你可以去我家公司工作,不用非得受这个气,你有能力,在哪里都吃得开,失去你那是他们的损失。欺负新人算什么风气?真是的,破地方早晚要倒闭。”

    虽然他自己现在也回不去,祁斯异默默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谢谢你。”祁斯异原本还以为按照主角受的圣母设定,说不定会责怪自己,没想到他的答案和祁斯异所想的完全不同:“因为我让你受伤了。”

    祁斯异摆摆手:“这都是小事,没两天就好了,管它干嘛。”

    俞全的睫毛很长,他人不笑的时候看起来还是挺冷的,可一笑起来又完全融化了:“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为了我打架,觉得很开心。”

    原著里俞全小时候人缘还算不错,但高中开始打工以后接触社会,曾经被小混混欺负过一段时间,他脾气虽然软,有时候却也很倔,没少吃亏,那时候霍振洋在国外,都是他自己一个人扛下来的。

    其实他也并不是需要人保护的弱不禁风的小白花。

    祁斯异有点受不了这种腻歪的氛围,摸摸鼻子:“我看不惯他很久了,你就是个借口而已。”

    俞全笑了笑,不置可否。

    公司里很快就开始传闻,说新来的实习生闯了大祸,很快就要被开除了,传了一个星期,却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大跌眼镜。

    是胖子被公司开除了。

    这几乎成了一个信号,关于祁斯异有多不好惹的消息瞬间在小圈子里传开了,一时间也没人再敢明目张胆来找麻烦了,祁斯异一开始还装一装,后来干脆开着自己的豪车上下班,反正工作做好了,其余的怎么舒服怎么来。

    他后来又跟着俞全去看了几次他的母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太太第一次看见祁斯异就笑开了,比见了俞全还高兴,只要有祁斯异在身边,俞全就不像个亲儿子,被病痛折磨的老太太似乎只有面对祁斯异时才是最开心的。

    她一开心,俞全也跟着开心,于是更喜欢粘着祁斯异了,有事没事就想带祁斯异回去看看,祁斯异反正无所谓,和他不太熟也不至于完全陌生的关系,这样过了半个多月,霍振洋才终于在公司露脸。

    实际上,早在有消息说霍振洋要回公司那天开始,祁斯异就已经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俞全了,座位搬远了,中午吃饭也不会给俞全带份,比以前更少有交流,对方一开始还不适应,不止一次问过祁斯异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

    后来俞全估计也听到了霍振洋回来的消息,便很少再缠着祁斯异了,祁斯异本以为不去招惹霍振洋的白月光就不会再有事情找到自己,可即便是这样,当天下午他还是被找到了办公室。

    “这几天工作怎么样?”那人靠在窗边,工作时间还穿了一身休闲服,霍振洋是很有气质的,和祁斯异那种土豪暴发户气质不同,有一种气场,又有点优雅,他是货真价实的小少爷:

    “我听说下面的员工有苛待你,不然你今天以后在我这边工作吧。”

    对方说得云淡风轻,祁斯异没忍住反问了一句:“在这?天天看着你?”

    霍振洋点了点头,笑得特别自然:“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祁斯异也点了点头,反正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也不想拐弯抹角的,直白道:“我觉得身心都不太妥。”

    “你也知道我以前喜欢过你,既然你这么讨厌,就干脆把我扔远一点,像现在这样不是故意给希望让我放不下吗?你觉得我人品不好,你难道就好到哪去了?”

    他这话完全是站在原身的角度说得,不掺杂半分个人感情,就是他对原书中纸片人霍振洋的看法,因此听起来好像没有一点感情起伏,好像说得不是自己的事似得。

    霍振洋皱了皱眉头,似乎也没想到他能直说,停顿了片刻嘴角带了点笑意,意有所指似得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

    因为我他妈看过原著!祁斯异直接翻了个白眼,而窗边的人说完了话,干脆站起来了,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祁斯异觉得有点不太对劲,这人难道想打架不成?还没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霍振洋已经走到他跟前了,祁斯异只能一直后退,退到了桌边。

    他一抬手,准备把人推开,可霍振洋直接扯住了祁斯异的手,他挣了两下没挣开,霍振洋整个人都贴了上来,脸贴脸的距离。

    他突然摩擦了一下祁斯异的嘴唇,手指温温的,触感清晰,声音却故意含含糊糊:“你嘴边有脏东西。”

    祁斯异先是一愣,这是标准的男主语录啊!书里看有多苏,经历起来就有多尴尬,祁斯异只能勉强笑了一下:“我吃柠檬,沾到嘴了。”

    霍振洋:“……”

    如果不是俞全敲门敲得及时,祁斯异已经准备好了让他也尝尝什么叫做临门一脚。

    霍振洋是先让俞全进门然后才起身的,所以俞全进来时,两人并没有完全分开,姿势很暧昧,他目光在气鼓鼓的祁斯异和霍振洋之间转了一圈,倒也没说什么,面色如常把工作交代完了人就出去了。

    当天中午祁斯异去食堂吃饭,俞全这些日子第一次主动坐在了他旁边:“你去霍总办公室工作了?”

    祁斯异塞了一口菜花,不太愿意提这个事:“是,咋了?”

    俞全抿了抿嘴,似乎有什么话想说,憋了半天,才问出了一句:“我听人说你喜欢他,是真的吗?”

    祁斯异吐了口鸡骨头,他觉得俞全这是在担心自己会和他抢人,又忍不住了,这是本bl文没错,那也不能是个男人性取向就是男啊!

    “你可别瞎操心了,有这个时间多读点书,我妈送我来学习霍振洋为人处世的,呆到她老人家满意了我就回去。”

    对面的男生明显松了一口气,他视线一直似有似无落在祁斯异身上,带点小心翼翼,又不直接看,似乎接下来要说的话很费劲似得,不过其实俞全屁股还没坐热呢,霍振洋就追上来了。

    这也不是第一次在食堂看见霍振洋了,祁斯异是真想不懂,霍振洋为了俞全,居然能吃这种没炒熟的菜花吃了半个多月,他端起盘子就要走,又被人从背后拖住了胳膊:“你干嘛去?”

    “我吃完了,回去工作。”

    霍振洋皱眉道:“先坐下,等下跟我一起回去。”

    祁斯异心里骂了句煞笔,还要走,根本拉不住。

    霍振洋轻声:“今天的报告不用你写了。”

    祁斯异屁股一沉坐下了。

    开玩笑,只要不用加班,不用写报告,别说看他俩吃饭,让祁斯异把他俩生吃了都行。

    只是这一顿饭吃得实在沉默,能感觉出来霍振洋努力在找话题,但祁斯异不愿意接话,俞全对霍振洋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一直不冷不淡得不到什么回应,气氛虽然不算尴尬,但也确实无趣。

    最终霍振洋还是把话题引到了他身上。

    “斯异,上次聚餐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喜欢的人了?”闻言,原本一直没抬头的俞全这时候也把脑袋抬了起来,目光有点躲闪。

    祁斯异摇了摇头,眼睛扫过俞全,又点了点头:“算是吧。”

    俞全那张白净的脸一瞬间红透了。

    不是祁斯异想撒谎,他只是想让大家都能觉得自己已经放弃纠缠了。

    可看见了俞全红彤彤的耳根,祁斯异心里一紧,生怕他俩误会什么,到时候自己又要陷入麻烦,赶紧补充道:“是一个朋友的妹妹,人挺好的。”

    这次不是错觉,俞全整个人都愣了,他看着祁斯异,似乎有点难以理解,张了张嘴,似乎想问什么。

    但他还是没说出话来。

    那一句你不是喜欢我吗?到底还是没问出口。

    之后很多天祁斯异都没再看见俞全,不仅公司看不见,连图书馆也看不见了,祁斯异倒是没有什么不适应的,生活好像也没怎么改变。

    只不过越是相处下来,祁斯异越是看不懂霍振洋,原著中的主角攻非常聪明城府很深,可在他面前的霍振洋就仿佛被降了智,冲了一杯咖啡,三次把咖啡勺扔在地上再让祁斯异去洗,为了让祁斯异加班,他宁可自己也大半夜不回家,诸如此类幼稚到无法想象的“报复”,到最后祁斯异忍无可忍,两人三天两头就要掐上一架,每一次都是祁斯异被牢牢按在桌子上动弹不得,时间久了为了不磕到自己,他还特意往桌子上铺了一层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