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祁斯异替人出头

祁斯异替人出头

 热门推荐:
    祁斯异第二天还是老老实实入了职。

    实话来讲,他是不怎么能适应职场的,尤其是除了工作以外人际方面麻烦事多的职场,说白了就是不喜欢经营关系,倒不是不能正常相处,只是一旦有了些尔虞我诈,祁斯异就会觉得麻烦,宁可断绝来往也绝不纠缠。

    这倒是和他的恋爱观挺像的。

    霍振洋在公司里算是大上司,没打算直接带着祁斯异,但他也并未和公司员工介绍祁斯异的身份,不解释祁斯异是别家的小公子来体验生活,不能算正经员工,公司的同事自然而然把祁斯异当成了个走后门进来又不被器重的职场新人,于是到的第一天,祁斯异就被上司拉出去问话了。

    “会做报表吗?”

    祁斯异很多年都没接触这些工作了,只能实话实说:“会做一点,不是特别熟。”

    “打印机呢?”

    “会。”

    这胖子上司似乎不太满意,哝咕了一声:“怎么现在的新人都需要从头带吗?连报表都不会弄,是准备直接来公司要饭?”

    祁斯异皱了下眉头:“我又不拿你工资,怎么就成要饭了?你会不会说话?”

    他上司恐怕也没见过这么凶的新人,被怼得一愣,竟然半天没想出反驳的话来。

    祁斯异义正言辞:“咱们是雇佣关系,不是父子关系,你看不惯我可以把我送走试试,没必要阴阳怪气的哈。”

    虽然老板交代了不用特别照顾,但第一天送走怎么都有点不合适,这胖子嘴里哝咕了半天,竟然也没想出什么办法来整治祁斯异,他也没想到会踢到一块硬石头。

    于是祁斯异就这么留下来了。

    但留下来不代表就会过得好,上司惯用整人的手段,边缘化一些看不上的员工,事情只教到一半然后再堆一大堆工作给他,教训被边缘化的员工杀鸡给猴看,把过失上升,无限放大来批评教育,一天下来几乎所有的问题都在祁斯异身上上演了一遍。

    他算是看出来了,霍振洋就是打算让公司的人针对他,把他气得主动离开,真想不明白这人到底图什么,就为了让父母亲朋对他失望?为了让他多个不着调的名头?让自己过得不舒服就让他特别有成就感?

    可真够无聊的。

    中途有无数次祁斯异都想直接走人,可他又气不过,感觉就这么离开了,像是怕了他们似得。

    当天下午,他时隔多年重新钻进了图书馆,接下来连续几天都泡在里面,这里倒是有不少专业的书籍可以提供给他看的,让祁斯异也稍微有了点头绪,虽然很多具体的操作还是不熟,但几天的时间,他也终于把以前忘了的工作捡起来了一部分。

    然后不到一个星期,他又碰见了俞全。

    这人看见了祁斯异,似乎也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再三确定自己没看错人,立刻后退了几步。

    祁斯异有点无语,原身恐怕不止一次跟踪过俞全,以至于现在他一看见祁斯异就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祁斯异没理他,低头继续赶自己的工作,不过他越是没动静,主角受没一会儿反而自己凑上来了。

    “你,哪里需要帮助吗?”就算祁斯异身上有些劣迹,但因为无偿资助的原因,俞全的心理对他其实有点奇怪:“我大学学金融的,可以帮你看看。”

    祁斯异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一抬腿,迈过椅子,俞全激灵一下,又要捂/裆。

    祁斯异一挑眉头,主角受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条件反射?他脸上表情松了松:“帮我看看这个怎么搞?”

    见对方似乎真的只是找他帮忙没别的动作了,俞全这才慢慢靠近。

    这间图书馆里大部分都是公司的人,其实看见俞全也不算奇怪,毕竟霍振洋也喜欢他很久了,上次俞全弄洒了汤闯了祸,酒店已经把他开除了,这时候霍振洋再救人于水火,把俞全招进公司,一举两得,顺理成章,一点毛病都没有。

    他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撑着椅背,低头看祁斯异,俞全身上一直有一种淡淡的香味,像是体香,也像洗衣液,两人离得近,祁斯异闻得一清二楚,看来他即便是境遇困难,也把自己照顾的挺好。

    俞全性格本身就挺温柔的,对待祁斯异的问题时也很有耐心,几乎算是手把手教学,直接动手帮他处理完了几个问题以后,祁斯异发现这人真的要比他想象中懂得多的多,节约了他不少时间。

    “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以后也可以问我,在这图书馆就行。”把问题都解决了的俞全笑得比祁斯异还开心:“反正你是花了钱的,我给你讲题,就当请私教了。”

    花钱说得应该是祁斯异资助他的事,俞全这种性格受了别人的恩惠,如果不为祁斯异做点什么,他心里恐怕永远梗着一根刺。

    祁斯异心想了一下,还是拒绝了,现在可是在霍振洋的公司里,他不想和俞全走得太近,倒也不是害怕,只是不想再扯进这些人这些烂事里,彼此之间联系越少越好,而且让主角受对自己怀着一点感恩的心,他的结局说不定也就不会那么惨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剧情的力量实在过于强大,祁斯异越不想和他接触,上司反而又安排同为实习生的俞全过来和他一组了,听说是因为没人愿意指导祁斯异,第一天带他的上司把他的臭脾气传得人尽皆知,而俞全在公司的人缘也没比他好多少,被派来接了这个“苦差事”。

    两人颇有些一起被排挤的趋势,中午吃饭都没人愿意叫上一声。

    不过祁斯异是个心大的,他家里有得是钱,也不会一辈子留在这,别人不叫他一起吃饭,他就自己点几份小龙虾一个人吃,过得比谁都舒服。

    俞全就有点可怜了,每天都被人堆一大堆工作在身上,又舍不得点外卖,很多次中午去吃饭都排不上,下午工作的时候肚子一直叫来叫去的,吵得祁斯异偷懒都偷得不安生,如此几次,祁斯异也会顺手给他带点吃的,这孩子性格很单纯,虽然一开始还是会有点提防,到后来发现祁斯异真的不愿意搭理他以后,反而每次接受都笑得很开心。

    有一次又是两人一起加班,已经快到九点多钟了,俞全那边突来电话说他母亲犯病了,人命关天,祁斯异开车送他去了医院,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原著里主角受的这个母亲的真容,很消瘦,被病痛折磨的脾气很差,她对自己生气,也对俞全生气,俞全的好脾气可能很大原因也是被逼出来的。

    在公司被欺负,还要出去打零工赚钱忙得脚不沾地,可母亲面前依旧那么体贴,他似乎都不需要一个宣泄口,祁斯异从旁边看着都觉得不可思议,虽然他也清楚俞全只是书里的角色,可这抗压能力也太强了点。

    而且,也太可怜了点。

    书里看着是一种感觉,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种心境了,祁斯异其实很多时候都会觉得俞全可怜,即使没有剧情的原因,他真的也很想帮帮他们,他是最看不了别人受苦的了。

    给上司打电话请了假,对面还是不情不愿的,不过祁斯异根本不管他情不情愿,一直呆到了后半夜俞全母亲开始手术,俞全一直坐在他旁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哥,今天耽误你时间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祁斯异张了张嘴,很想告诉他还是不要勉强笑了,但没说出口,他最不会说安慰人的话了,只能点点头,手术后半段他感觉到那人背对着自己是在哭,可两人很默契的都没有拆穿。

    等人从手术室出来,一切都处理妥当了祁斯异才离开,临走之前俞全已经睡着了,他这一段时间很忙,在医生说暂时不会再有问题以后,俞全才终于彻底放松下来。

    祁斯异洗了条毛巾给这人敷在眼睛上,临走之前帮忙给了手术费,然后给俞全发了条短信,告诉他自己已经帮忙请过假,第二天不用着急去上班,可以多陪陪母亲,祁斯异才回家。

    不过第二天,祁斯异还是在公司看见了俞全。

    除了眼睛肿了一点,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家里经历了这么难的事,这孩子在人群里依旧表现的那么开朗。

    下午两人还是被叫去了办公室。

    上司还是那一副老样子,坐在桌子后的椅子上,架子还挺大:“你们昨天请假是去做什么了?”

    “我电话里不是告诉过你了吗?”祁斯异平时最烦的就是这种爱装的人,但俞全脾气太温和了:“是我妈妈生病,需要做手术,所以……”

    “你是医生吗?”这胖子直接打断了俞全的解释:“公司也不是不能理解你担心母亲,可做手术而已,即使你过去也帮不上忙,医生到位不就完了吗?”

    俞全抿了抿嘴:“我母亲病得比较严重,需要陪护。”

    胖子装模作样叹了口气:“现在的新人真是完全没有大局观念,你以为你离开了岗位,你母亲就会开心了吗?你只会让她更担心更自责,你知不知道这些工作拖一天对公司的损失有多大?你一个人停下来全公司的进度就都要落后,这些损失你配得起吗?!”

    俞全被说得脸色发白,他还是嘴太笨了,胖子这明显是在过失放大过失找麻烦而已,俞全却自责纠结起来,而且本来那些工作就不是他的,都是别人想提前下班推给他做的,这胖子平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时候居然还要找俞全的责任,简直欺人太甚。

    “你赶着去上坟吗?”祁斯异皱着眉头,终于还是没憋住:“公司缺两个人影响你祭祖了?人不到全不能超度是不是?拿根鸡毛当令箭,讲公司损失之前不如把我俩加班费先结一下。”

    胖子一拍桌子:“闭嘴!你这个没家教的!”

    这一声把俞全吓了一跳,呆呆地看着两人。胖子吼了一声又开始讲起团队精神分享精神,说要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没有人为了家付出还要报酬的,你和他讲人情他和你讲规矩,你和他讲规矩,他又开始讲感情了。

    祁斯异真是越听越来气。

    所以他用了最简单的办法,他把胖子打了一顿。

    真的不知道霍振洋每天都在忙什么,把俞全找回公司以后,放在这就一副任其死活的状态了,其实按照原书的时间线,这时候的霍振洋还应该在国外,不知道剧情因为祁斯异的到来改变了多少,反正霍振洋是忙得人影都看不见,俞全的处境难上加难。

    他再不出头,真的都看不过去了。

    那肥滚滚的身体在地上缩成了一团,眼看祁斯异的拳头又要落下来,胖子赶紧抱住了脑袋,不过这次祁斯异直却是掏出了一张名片,插/在这人上衣口袋。

    他拍了拍对方的脸,笑得潇洒:“医药费找祁家给你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