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白月光回来了

白月光回来了

 热门推荐:
    事实证明,俞全这次是来找祁斯异打架的。

    只不过他被踢得浑身使不上劲,把祁斯异按住,拳头都软绵绵的,直接被祁斯异掀翻了个面,丢在床上不管了。

    苦等了半天,祁斯异才终于等来了他的那群狐朋狗友,人们合力把已经陷入昏迷的俞全从屋里抬了出去,一人调侃了几句,看祁斯异脸色实在不太好看,很快就散场了。

    祁斯异今天喝了酒,所以并没有开车,拒绝了周围朋友送他一程的提议,他自己打车回了家。

    在回家的路上,从自己的通讯录里翻了半天,才终于找到霍振洋的名字,想都没想,便将其从特别关心里拖了出来直接拉黑,屏蔽了好友。

    他一直不太能理解原书中正牌攻霍振洋的设定,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虽然祁斯异的原身确实纠缠了他很久,原身也确实是个渣男,但在他包养俞全之前,其实是没有做过什么坏事的,霍振洋一直利用原身的喜欢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不是他一直给原身希望,以原身三天新鲜劲的性格,是不太可能和他纠缠那么久的。

    说白了,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原身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霍振洋的事,却被利用的团团转,两人的关系里,霍振洋一边吊着原身一边利用原身,精神上让原身纠结难受,所以祁斯异拉黑他也没有什么不妥的。

    两人上一次的聊天记录还在两个星期前,祁斯异单方面说了很多话,霍振洋偶尔才会回他一两句,再往上翻,几乎每一次聊天都是原身主动挑起话头,只有在祁斯异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两人才会多说几句。

    怎么想都还是生气。

    气得祁斯异打开了微信钱包看了看余额,心里才舒服多了。

    有钱人的快乐往往总是那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事发后的第二天,祁斯异就出门逛街去了,买了一兜子吃的穿的玩的堆在家里,晚上打电话让人把俞全家里欠债的事情解决了。

    原著里俞全家挺困难的,最难的时候他和母亲甚至想过要一了百了,被祁斯异胁迫以后才终于把债还上了,祁斯异不想因为自己的到来影响书内人物的命运,如果因为自己不按剧情走主角受不堪重负自杀了,他心里也过意不去。

    接下来的许多天,祁斯异一直躺在自己家五平米的大床上抠脚。

    反正剧情都是原作者设置的,他身为一个富二代总裁,原著里整天围着白月光和小替身转,好像什么工作都不用做,头不用秃夜不用熬,连起床都不需要,公司自己就进了世界五百强,他现在不去纠缠那两人,时间自然就空了下来。

    两个多月没出门,祁斯异的父亲才终于把他拖了出去,听说是有老朋友从国外回来了,有个挺大型的聚会,然后不出意外的,祁斯异在餐桌上看见了霍振洋,还看见了在这里打工的俞全。

    其实按照原书的时间线,他实在回来的太早了点,祁斯异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自己改变了原本的故事走向,总之两人很快便见面了。

    按照书里的记忆,其实祁斯异的原身是没有什么朋友的,有的都是些圈外的狐朋狗友,圈子里的人多少都有些看不起他,当初他和霍振洋的事闹得人尽皆知,又是送花又是送房的,甚至曾经因为真心话大冒险打电话约饭,被人晾在餐厅坐了一个晚上。

    霍振洋还在喝醉时当着众人和祁斯异的面说过,这辈子哪怕喜欢一条狗都不会喜欢他。

    苦苦纠缠的那些日子里真是什么脸都丢过了,虽然祁斯异家世不错,但霍振洋家里和他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们没少在背后笑话他,又土又不知好歹。

    今天一来,果然又没什么好事,霍振洋身边可不光是祁斯异一个追求者,一直有个叫程成的小绿茶,此人平时看谁都十分热情,背后里却非常能算计,祁斯异之前在人前出的丑大部分都是出自他手,以及霍振洋的配合。

    他这才刚进餐厅,人就围上来了,一把拉住了祁斯异的手,显得两人多熟似得:“祁大哥,怎么来这么晚啊,大家都等你好久了。”

    面上是这么说的,他一边拉着祁斯异往里走,一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道:“振洋最恶心看见的就是看见你了,接风宴你还舔着脸过来,够晦气的。”

    原身每次都被这小绿茶的两幅嘴脸气得够呛,几乎每一次都是骂人不成自己反出丑,好在现在的祁斯异是个淡定的,他扶着小绿茶的手,脸上笑得温温和和的,在外人看来非常亲近的表情,压低声音在对方耳边:“怎么回事,你家是死人了吗?说话怨气这么重,知情的知道的是接风宴,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你头七呢。”

    说完了又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是不是差棺材钱?我让我爸打给你。”祁斯异动作很大地递了一张名片给程成,充分表现出了两人不熟,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还硬要上来说话,程成方才那一番寒暄在别人眼里反而成了攀关系了。

    这样不光摆脱掉了绿茶,还算扳回一城。

    程成愣了一下,周围已经开始有人看热闹,他还是第一次吃祁斯异这个孬种的亏,相比较气愤,他一时间根本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祁斯异已经走远了。

    估计是霍振洋的授意,两个人席间位置还是挨着的,程成当然也知道,霍振洋对于他喜欢整祁斯异这件事非常纵容,所以根本不担心会惹人不高兴。

    中途俞全端了一碗汤上来,程成招手让他过来,放在他和祁斯异中间,具体什么操作祁斯异不知道,他只知道一碗汤整个洒了,程成直接被烫得跳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因为原身从前也没少被冤枉,祁斯异在人们心里的形象早就挽回不了了,这会儿不用说话,视线直接都投到了他身上。

    “祁大哥。”程成咬着嘴唇,红着眼睛开口了:“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我们都知道你喜欢振洋哥,可我和振洋哥只是朋友,我以为我在他身边是没什么问题的,我是真心想和你好好相处的,可祁大哥你一而再二二三做这种事,真的很,让人很难过。”

    做为当事人之一的霍振洋皱紧了眉头,是个责怪的意思,一桌上本来就没有一个人把祁斯异当朋友,当然没有愿意替他出头,俞全想要开口说话:“是我没端住……”

    刚说到一半,就被霍振洋打断了:“不应该牵连无辜的人,这事和你没关系。”

    说罢目光凉凉地投向了祁斯异:“祁斯异你这次有点过分了,道个歉吧。”

    来了来了,果然是因为祁斯异动了他的白月光俞全,这是在借别人的手教训自己呢,这群人也真够无聊的,搞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在原著里霍振洋这种“幼稚行为”教训渣攻祁斯异,读者纷纷叫甜,但换成祁斯异自己成了受害者,心里真的只有不耐烦的恶心感。

    “我不喜欢霍振洋,也不嫉妒你。”祁斯异放下筷子,在众人的目光中站起身,他本来就比程成更高,站起来就是俯视,面前人莫名就有点畏缩:“对不起了,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

    说罢,他端起果汁,顺着程成的脑袋倒了下来:“现在才是故意的。”

    “你!”程成尖叫一声,一直伪装出来的柔弱荡然无存,就差上手挠人了,程母一声叫停了他:“程成。”

    程母一看就是个有城府的,她叫停闹剧后,反而转头和祁母说笑,是为了让他家下不来台,果然祁母很快就开口了,不过祁斯异根本懒得听,不听也知道她也碍于面子也会让自己道歉,在开口之前就先跑去卫生间洗衣服了。

    然后他就在卫生间里碰见了俞全。

    那人也不知道在他背后站多久了,手里还拿了个拖把,祁斯异一挑眉头,还没等说话呢,对方先开口了:

    “我不是来看笑话的。”

    祁斯异没管他,俞全顿了顿:“刚才我想解释,但没人听……”

    原著里这个主角受人一直不坏,祁斯异其实也并不算讨厌他,他往前走了两步,还没等靠近俞全呢,就见那人往后一退,捂住了裤/裆……

    祁斯异:“……”

    看来真是踢出阴影了。

    祁斯异把服务员给他大毛巾递了过去,俞全愣了一下,两人面对面,祁斯异却不像以前一样眼露色光,看着他时甚至有点心不在焉的:“擦擦吧,外面那么冷,一会儿别把你冻死了。”

    刚才汤洒了,其实俞全的衣服裤子也都湿了一大半,衣服外面还有羽绒服,他走路回家,裤子湿透了肯定禁不住冷。

    俞全接毛巾时表情有点奇怪。

    祁斯异先回了前厅,才刚路过,就听见了几个长辈在聊天。

    “餐厅是振洋订的,国内这些地方他都不太熟悉,以前都是直接让我们决定,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却指名道姓要来这里。”

    说话的应该是霍振洋的母亲,看来说什么偶遇,还真不是巧合,都是霍振洋一手安排的,等着他在人们面前出丑,尤其是在俞全面前出丑。

    祁母赶紧陪着笑脸接话:“那是孩子懂事了,知道帮父母分担了。”

    祁斯异倒是真有点烦了,大家都这么“懂事”会说场面话,只有他一个人是错的似得,他这次坐的远远的,不管祁母怎么示意,都没再坐回去。

    “听人说你最近在追什么人,怎么没提起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霍振洋竟主动走到他面前来了,脸上笑得优雅,好像刚才的不愉快都忘了似得。

    恐怕还以为祁斯异像从前一样,给了点甜头就会屁颠屁颠跑回去,一跟他说话,他就像条哈巴狗似得跟上,他顿了顿,在双方家长的注视中脸上的表情没变,好像只是在说笑一样靠近了霍振洋的耳边,吐字清晰道:

    “关你屁事。”

    后者明显愣了一下,恐怕这辈子也没听过原主和他这么说话,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祁斯异心里舒坦了,坐直了身子,又吃了几口。

    其实他心里也很清楚,母亲是一直是个挺严格的人,回家以后免不得要挨一顿骂,反正只要不打他,骂就骂呗,就是打他最多也就是疼两下,但他万万没想到,这次祁母直接来了个狠的。

    她把祁斯异的账户全部冻结了。

    祁斯异叹了口气,说实话就得承担后果,权衡利弊,如果时间能重来,再来一次他还怼!

    “你明天开始跟着霍振洋去他公司,真该让他教教你怎么为人处世。”

    “这事没有拒绝的余地,我已经全部联系好了,你不同意,明天管家就会给你打包送过去。”

    这次换祁斯异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