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皇子俏皇妃 > 第七十三章 事态升级

第七十三章 事态升级

 热门推荐:
    凤芊芊心里还是突突的跳个不停,若是人间帝星是死于自己的手里。从而改变了人间的命运,那么人间命运的天道碾压下来,自己就永生永世别想在会仙界了。

    “对不起,师姐我错了。”凤芊芊连忙磕头。

    “仙界的记忆也我一点也没有,我也没有和你成为是姐妹这么好的关系。这次计算了,如果再有下一次那我就请你离开!”

    这是第一此凤芊芊看到自己的师姐发怒,就是在前世的时候师姐也不曾经为了一个男人对自己发怒的。她可是仙界至高无上的存在,是任何一人仙界之人都无法企及的存在。师姐这个生命中的男人,在进入仙界之后还能有站在她身边的力量吗?

    对了,他的身上依然有师父的影子存在。凤芊芊的记忆有开始混乱了起来,那个男人依然已经成为自己的心魔了。两世的眷恋也应该是结束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没错,司徒正,就是这个男人将会成为自己这辈子唯一的指望。唯一可以回到仙界的指望。

    就在凤芊芊再一次道歉的时候,两人的神识都感应到了好几艘大型飞舟在靠近帝都城。

    房间门口,一个好久不见的人和司徒月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司徒月看了过来开口就说“小凤儿,你们两个人是说的哪一出?”

    沈千凤无奈的笑了笑“没什么?对了,吴凡师父怎么来了?难道是为了那件事情?”

    知道皇宫里发生的事情的人除了江奇之外,只有自己的姑姑了。肯定是姑姑向族中报告了,难道这个病毒真的是起了什么变化。

    江奇醒来的时候就知道帝都城外发生的事情,虽然皇宫中的危险已经暂时的解除了。可是并不保证别的地方没有发生相同的事情,于是找到了最大的飞舟的方向江奇御剑朝着飞舟而去。

    那个飞舟当然是前不久才做过的司徒全福的飞舟了,驾轻就熟的来到飞舟的甲板上。守护的在甲板上面的弟子第一时间就认出了江奇,分分躬身行礼随后便有以为女弟子上前。

    江奇也没有什么费话直接说道“带我去见司徒长老和圣女?”

    江奇的身份在司徒家族甚至是五组联盟也是排的上号的,那名弟子当然不敢说什么只是躬身之后说“请三王爷随我来。”

    江奇最终还是被带到了议事的房间中的时候,很多熟悉和不熟悉的面孔让他有些身子有点止不住的发抖。这是众位长辈对这个圣女未来男人的修为的一种考验。

    最后还是沈千凤看不下去了,轻轻的哼了一声那个坐在做高位置的上老人才发了话。众人都熄了火,原本想要看看自己后背有没有希望的都不在有反应了。

    “够了!”听着老祖的话,长老们都歇菜了。谁还敢在这里为难一个晚辈呢?

    沈千凤这个时候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把江奇给让了上去。江奇做的有点实在是心惊胆战,就悄悄的对沈千凤道“这样不好吗?”

    沈千凤觉得还是放出团团震一下场面,别以为自己只是空挂着一个人间圣女的名头。那些眼高于顶的家伙就能随便搓扁又圆了,真的是过年也不让自己能够清闲下来。

    心念一动,正在泡在的团团就给扔出了空间。湿漉漉的黑色皮毛年在身上真的是非常难看。

    本来是要爆粗口和自己的主人顶一顶的,可以出现就感觉到周围的情况不对劲的时候就闭了嘴。

    团团想这是在它不在的时候欺负自己的主人了,一股泻火上来就冲着坐在正主上的司徒全福而去。

    司徒老头的白胡须抖了抖,立刻站起来躬身行礼“团团,我,我可是没有欺负过圣女了。”

    “那是谁?”现在的团团已经显露出本尊来,但是这次团团周边的羽毛不是金黄色的而是火红色的。司徒全福听自己的师父说,团团生气的时候羽毛就是火红色的。三千年前前,团团因为有人质疑了它的判断。造成了大批族人的死亡,上一代族长处理的太过轻松结果被团团一口火焰。几乎将那一族人全部给烧成了灰烬。

    司徒全幅在此将求助的目光看向沈千凤,意思是说只要帮助自己解决了这次危机。那些想打你注意的人绝对会收到惩罚的。

    沈千凤轻轻的笑了笑“恩,算了团团。我们还是谈正事吧!”停顿了一下,她再一次严肃的问道“人间瘟疫,为什么会惊动家族。隐世家族不是从来都不管凡人的死活吗?”

    一直沉默者的吴凡和司徒月终于有了动静,首先是司徒月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

    “这次的疫病和五十年前的那次疫病不同,也和三十万年前的那次更加不同。这次的瘟疫我们修士也没有免疫的可能性。”说这话的时候,司徒月的心也有些沉重。

    “所以,我们准备封锁帝都城。尽量不要让这次瘟疫的范围在此扩大。”司徒全福紧接着司徒月的话开了口“不过这件事情我们还需要一个人的同意才行。”

    这时候司徒敏的声音传了进来“老祖,皇上来了。”

    对了,凡间毕竟是皇上才是最高的统治者就算是司徒家族要在凡间有任何的动作,也是要征询凡间皇帝首肯的。否则就是违逆了天道规则,这才是隐世家族最忌惮的事情。

    皇上看上去有些疲惫,好像是一夜老了好几岁的样子。历经沧桑皇上虽然已经有五十岁了,但是走起路来依然是行走如风。从来没有带一点病态的感觉。

    皇上做到了早就为他准备好的位置上之后,才问道“真的要这么做吗?”他看了一眼站在自己儿子身边的小姑娘“小凤儿,朕只想你一个人?”

    星老临死之前说过的那句话一直萦绕在自己的心头,能够改变帝国未来的一定是沈家的后人。而现在的他已经完全确定了这个女孩就是沈千凤,所以他将所能给她的一切都给了她。也就是江山的一般在三儿子的手里,另一半就在这个小丫头的手里。皇上其实只是挂了个名字而已,先替这两个孩子经营守护者这片人间大陆。

    沈千凤走到了房间的正中,斩钉截铁的对皇上说“封,必须要封城。据我说知帝都不是没有过封城情况出现,千年来至少有三次封闭帝都城其中最严重的意思好像也只有不到两百年的世间吧。”

    “没错!”

    “可是,可是就算我们封了城也恐怕晚了一步。”所有人在听到圣女的话中的意思的时候,心已经凉了一半。

    江奇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我建议在帝都城方圆五百里之外布下防护大阵,只留下一个出口。用来运送帝都城的老百姓的生活物资,还有各地送来的官府奏报。这两点必须要保证,否则我们这样的大动干戈。最终会影响到这个清远帝国的稳定,让那些在暗中窥视依旧的敌人有可乘之机。”

    虽然太子殿下也是非常优秀,但皇上最满意的还是这个三儿子。在处理任何事情上都有自己独树一帜的考虑,但司徒全福确不乐意了“你知道帝都城有多大,你知道以帝都城四方城墙在向外眼神五百里又是多大。那样一个大阵使用的灵石每天可是天文数字呀。”

    团团哈哈大笑“全小子,你真的是个小气鬼。你就说,这样的阵法你们司徒家族能不能搞定,要是无法搞定我就带着主人亲自去布设去。至于支持阵法的灵气之源,主人给他们看看什么是玄晶。”

    司徒全福有点不淡定了,玄晶是什么?除了和他一个辈分的人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之外,也许早就忘记了玄晶的存在了吧。

    玄晶?沈千凤有点蒙,看自己老祖对于这个东西的在乎之后。就听到团团给自己传音“主人,就是空间后山的那些石头呀。”

    “有什么用?”

    “那些就是空间灵力的渊泉,主人你不是以为空间中的灵气是凭空出来的吧!”

    沈千凤依然怔怔的站在哪里,好像是傻了一般。小嘴裂开一个呕形,不可置信的看着团团。

    而司徒全幅却是有点坐不住了,直接冲到了沈千凤的面前嘴里都流口水了。要不是一直默不作声的凤芊芊挡住了,那个本身接有些不正常的老头。估摸着师姐一身偏亮的衣服就有些遭殃了。

    司徒月来到沈千凤的身边,将某人的思绪给整了回来。然后小声的问了一句“你究竟有没有玄晶?”

    沈千凤也不知道,那么一个大阵究竟需要多少玄晶。于是通过自己的意念随随便便拿出了一块巴掌大的玄晶,装作从储物袋中拿出来的边说“这么大够吗?”

    此时此刻,不管是司徒全福。还是跟着他来的家族长老们都目瞪口呆。这么大小的一块,别说是你够了。就算是让这个大阵运行个两三百年的事情,估摸着这里的灵气能量也只能用掉五分之一吧。

    “够,够了。”司徒全幅从自家圣女手中结果玄晶,满脸笑意的回到了自己座位上。那块玄晶早就被贪财的某人给收了起来,而此时回复了正经做派的 某人淡定的说道“我们争取在留个时辰完成这个阵法,启动的时候天会有变化。只不过”

    吴凡道“瘟疫的事情就教给我和徒弟,还有圣女来解决就行了。”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在看看是尸体的,但是尸体已经被司徒月给处理了。只能找那些最后接触过死者的人,在此做一下查验。能够在疫病爆发之前,搞出一个治疗方案来才行。

    这里不是什么高科技发达的未来的世界,若是她生活的那个时代。只要病毒出现,最多两天她就有可能在星河的联盟总部的利用指挥大脑,将病毒解析的彻彻底底。

    想着想着脑袋上又渗出豆大的汗珠来,身子又有点摇晃起来。这次是江奇第一时间发现不对的,直接扶住了马上支撑不住的沈千凤。

    “轮回功法!”团团的眼晶又红了 ,朝着凤芊芊大喊“臭丫头,你能不能不添乱呀。我怎么说,主人回复的这么快。原来是你动用的禁术,难道你不知道这禁术只能是灵根形同的人才能使用吗?否则副作用是很大的呀。”团团闪动着自己的翅膀“兼职是要被你气死了,仙”刚刚说出一个仙字就闭嘴了,随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要是那人知道你这么对待他的女儿,我是无法保全你的性命的。”

    断断续续的记忆有再一次进入脑海,那是在  山上,师傅带着自己跪在那个仙界至高无上地位的人的面前,师父从那人的手里抱着一个女婴。

    那人只是吩咐了一声“这是你的侄女,好好教养她。等待机缘,她有她自己要走的路。”

    那人离开之后,师父竟然让自己叫那个襁褓中的女婴为师姐。

    “好疼,我的头好疼!”凤芊芊双手捧着自己的头,疼的在地上打滚。吴凡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出一颗水蓝色的丹药。正要给凤芊芊服用的时候,就听到疼的满地打滚的女孩突然不疼了。

    被汗水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让人充满了无限的遐想。可是这些人都是修仙者的中的前辈高人,早就看透了人世间的种种。更不会被外力所干扰。

    “不用了,这是病了。”凤芊芊爬起来气喘吁吁的道“有什么办法,能让凤儿恢复正常?”

    凤芊芊豁出去了,经过这一次剧痛之后。她的脑子又想起了很多的东西,自己的灵根本来不是五行天灵根的。只不过是师父用了绝世仙药培养出来的,为的是在关键的时候保住自己的师姐。

    这就是自己逃不了的使命,永生永世逃不掉的。

    “给主人你的一滴血就行了!必须要用灵力凝结的。”

    灵力凝结,那不就是。算了,谁让自己犯了一个这么大的错误呢。

    xiaoyaohuangziqiaohuangfei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