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651章 并肩而立

第651章 并肩而立

 热门推荐:
    “这里的墓都很干净,看样子是经常有人打扫的。所以应该是有人守墓的。”天幽说道。

    “嗯,我沿着小路下山应该就能遇到了。”秦宇也点点点头。

    其实他刚刚掉下来的动静就已经有人来查看了,所以天幽回到魄中后,秦宇没有沿着小路走多远就遇到了一个挑着竹灯笼的老人徐徐而来。

    “老人家好,小子因为一些不方便解释的原因从天空坠落此地,有惊扰之处还请多多担待。”秦宇拱手作揖。

    “这墓地…都蒙尘了。”老者双眼如缝,话中无喜无悲。

    秦宇看了看周围的坟陵,每一处都干干净净,只有自己刚刚落下地方满是灰尘。

    “是小子疏忽了,老人家放心,小子自会打扫。”

    秦宇微微挥袖,柔柔的本源之力掀起一阵清风。他的力道控制很好,这清风能化尘于无形,却不会惊动坟陵。

    本来按找剧本是这样的,可是那清风扫过,坟陵之上的灰尘一无所动,就像是黏在上面了一样。

    “咦~”

    秦宇有些奇怪。他又挥了挥手,结果还是没能拭去那尘埃。秦宇又试了两次还是这样,他皱起眉头亲自上前。

    “我还不信了。”

    秦宇直接伸手去擦,手过之处的确灰尘尽去,但是当他的手离开碑角时那拭去的灰尘便又出现在墓碑之上。

    “这是怎么回事。”秦宇大为怪异,不论擦了多少次,结果都无法将那灰尘拭去。

    那老人也不说话,只静静地提灯而立,一双眼睛也都遮盖在上下眼皮之间,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秦宇就像魔怔了一般,一门心思只想着如何擦去灰尘,水也好本源也罢,手也好布锦也罢,什么方法都用了也没有用。而且每用一种方法,他就感觉自己心绪杂乱情绪不宁。

    一遍一遍的擦,一次一次的拭,宛如机器木偶。只不过秦宇意志之坚非一般人可比,一开始他是因为奇怪,也有一点好奇才想擦擦看,后来心绪起伏一些他也没有在意。但是当这种情绪影响到他的意识,造成魔怔之后,他的意识心弦立时收紧。

    这可是无数次意识的折磨才练出来的本能反应,当初受路露嘉十重蛇皇咒印就是靠着紧绷意识心弦撑过来,又怎么会轻易就迷失。

    心弦收紧之后,秦宇的动作也立刻一滞,那老者手中的灯笼也是微微摇晃,也不知是风起还是其他原因。

    “年轻人,所谓心无尘则处处为静,你的心…太杂了。”

    那老人走到一块墓碑之前轻轻一抹,整块石碑直接焕然一新,上面的尘土全都自然褪去。

    “老人家,莫非这石碑…能反映人的心念思绪?”秦宇跟着他的脚步缓步下山。老人并不说话,只是挑灯前行。

    “老人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外元素域吗?”

    “小子秦宇,不知可否留下来一涤心境。”

    “…”

    秦宇跟着他一路下山,虽然说什么对方都不回应,但是对方也没有表示反对,所以某人就厚着脸皮的留了下来。

    这里虽说看起来是墓地,但那些石碑都不是墓碑,不仅如此,这里反倒是一个历练心境的绝佳之地,他敢断言如果这里像是门派那样可以收徒纳弟,那这里必会是一方仙府,人杰地灵,兴旺无比。

    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有这样的机会,秦宇自然不会错过。心境之事事关长远,现在看起来没有什么用,可是当混尊之后触及法则,不仅每次的雷劫对心神要求极其苛刻,连法则也是需要悟的。

    倘若心念不平,心境不佳,别说法则难以彻悟,恐怕雷劫都渡不过。

    秦宇就这么在这山陵之地留了下来,每天就是擦拭自己的石碑,感受那种一次次不成所累积的情绪冲动。那周围的几块石碑都是他落上去的尘埃,他先只擦其中一块。

    这次一擦就是一天,他也不知疲倦,尽管一次次情绪累积到极点,让他恨不得想一巴掌拍碎这石碑,但最后他都平复了下来。说真的,这种感觉无比的憋屈,以前秦宇不曾体会过急躁到极点是什么感觉,现在是好好的体会了一把。

    第一天可谓是毫无寸功,还弄得一肚子火。天知道他是有多坚毅的心志才能压制住那种猴挠虫噬的感觉,那无比急切的情绪和冲动到他下山为止都还是感觉浑身不自。

    而那个老人又不知道去了哪里,只留下一间草屋,在草屋之前是一潭幽水,秦宇正是愤愤不平呢,索性一解衣衫沉入潭底,以冰凉清爽之泉水,淡去自己心中的急躁情绪。

    或许是因为泉水之凉刺激神经,又或是水压包围身体,将急躁冲动都压了下来。总之秦宇觉得很奇异,浸入其中之后,一股清澄之感进入脑中,秦宇顿时觉得神清目明。

    片刻之后,他从那潭底出来。

    “呼~~~爽快!这老头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一天一晚都不见人影了。”

    秦宇穿上衣服回屋,总算是能安生的睡上一觉。说实话这心境的历练可比什么突破修炼要磨人太多,情绪这个东西本身是人的一部分,他也不是和尚,更不想当和尚,所以也不想驱除这些情绪,也因此才会这么难受。

    假如是个清心寡欲的人,说不定就什么事也没有了。秦宇就这么在这草屋住下,那老人从他来的那天晚上就没有回来过。

    一开始秦宇只是擦他自己弄上去的灰尘,就那几块石碑他就不知擦了多久。此后那老人没有回来过,其他的石碑也开始蒙尘。本来他是可以不管,但是自己借别人的地方修炼心境,在别人不在之时自然也有照看之责。

    因此自从他擦拭自己的石碑两三月之后,其他石碑

    也开始蒙尘,而他也都一体擦拭。初始的时候他是一块块擦,哪怕擦不干净他也是晨曦而始,夜晚方归。

    这些石碑每一块之上都有一种心念和情绪,这整座山就好像是专门封印这些东西的。只不过秦宇好奇这些东西都是谁留下的,之后又是被谁擦拭而去。

    他在这山上一呆便是一年半,这段时间那老人从未回来,更无一人前来造访。而一个月前他终于将所有的石碑擦拭了一遍。这一年时间他可以说是体验了人心百态,但是和那个老人执掌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他手中的石碑是尘土蔽蒙,全无崭新之色。

    秦宇也没有偷懒,甚至是天天擦拭,但依旧如此。他的心境已经大大超越从前,现在他以本源之力一天擦拭所有石碑数遍乃至数十遍,基本上每次累计的情绪心念都是各种各样的,但是他却没有再受到影响。

    甚至他自己的那极快石碑上的尘土他都没有擦干净,现在秦宇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心境。在擦拭的时候一样会有万千情绪心念涌生,他也都真切的感受到这些情绪,它们都真实的存在于自己的意识心神里。

    但是这些东西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能为之用,也能立刻平息而去。这种心绪比他刚来的时候复杂了n倍,自然不可能擦得干净什么石碑了。

    只不过秦宇也不在乎,又是一天傍晚,他同样浸泡在幽潭之中。早在一年前他在这里面就不是为了平息心念了,而是一种习惯。今天他和往常一样,但不一样的是在那山头之上,正有两个人并肩而立,俯瞰他所在的小屋。

    “额,禅轲,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能代你执掌禅念山的人?”中年男子看了看满山尘土的石碑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他不应该执掌禅念山。”被称为禅轲的老者摇了摇头。

    “我觉得也是,曾经有个能擦拭所有石碑,并且维持半年的人你看也不曾看一眼,现在这小子简直是没有一点资质,你再糊涂也不会把这里交给他。”中年男子说道。

    “那个人什么时候来,等他处理完之后我就让他离开。”禅轲说道。

    “她也要他接待?这可是你唯一一个有可能的传人呐。”中年男子倒是一惊。

    “禅念山已经不需要传人了。”禅轲看着那草屋,从无表情的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丝欣慰之色。

    “不需要传人?禅轲,难道你要把那东西…给他!!!”

    中年男子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次禅轲肯定的点头,而后仰望那深邃的天空缓缓开口。。

    “我的心境好比那古井,清澄无波,不容一丝秽~物。但是他的心境看似浑浊汹涌,实际上却可比那无量大海,无论是百川之流还是风浪海啸都能包容其中。”

    “一井可掌一山,而大海可纳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