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634章 最后关头

第634章 最后关头

 热门推荐:
    最后关头,秦宇只能先说出一个位置让灵重移动,这个位置是目前位置星魂推算的所有可能中最安全的一个。

    灵重也立刻就动作,一跃落到秦宇所说的位置。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这一落很有可能就满盘皆输了。灵重稳稳落在石板上,整个棋盘没有任何变化,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秦宇心中也是暗自佩服灵重的心性,从他在一听到自己的声音就立刻行动来看,他早就准备好要移动到下一个位置了,可是直到最后一刻他都没有离位。这可是生死一瞬,心智不坚的人恐怕在那石板闪动的时候就已经六神无主上蹿下跳了。

    “秦公子,你知道该怎么走了!”看到灵重相安无事,棋盘也没有什么变化,瞳婉吃惊的说。

    “哪有这么简单,几十万种可能全都是平局,我也不能让灵兄就这么掉下去。”

    秦宇摇摇头,连星魂都找不到胜机。不过并不是没有机会,因为第一颗字落了后就能排除无数种可能了。接下来看黑子的落子又能屏蔽掉无数可能,只要运气不是很差第一步就错了,越到后面越有机会。

    “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秦兄,总算落下一子,下面就看黑子怎么落了。”

    灵重郑重的说,众人的神色再次凝重起来,终于又有一块石板便黑了,那就是对方的落子。星魂开始重新推算,但是秦宇的脸却是阴沉了下来。

    这一黑一白两步之后,有整整一半的平局变成了负。之前几十种上百种平局可能才会有一局负,现在直接变成负多平少了。这就说明灵重的那一步基本上是错的概率很大了,只是还没表现出来。

    对方落子出奇的快,这让星魂没有足够的时间继续推算,接下来又不知道该是谁了。秦宇将已经推算出的结果进行整理,他现在必须要考虑接下来是哪颗子挪动,该走哪一步。至于推算的事只能全部交给星魂。

    接下来如果是明月,洛神初云,还有白月令其中一个先走,那基本都安全,只要不是狐湘。狐湘那里只有一步可走,那一步之后对面就有机会在后面绝杀这盘棋,狐湘落下的位置也会被牺牲。

    “瞳婉,狸渊,如果我们这边挪动的是明月,洛神兄和白兄的位置,你们来做判断可以吗?”秦宇问道。

    两个人眉头紧皱的在考虑,三个人可就是无限可能,他们真的不敢保证。

    “你们不用考虑怎么赢,只考虑他们三个落子安全就行。只要不是狐湘那颗子,你们都可以决定。当狐湘那颗要走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我要好好的想想。”没有时间给他们考虑了,秦宇直接将决定权给他们。

    秦宇现在在思考整个棋局,如果说这盘起是完全按照天麓棋局一步步执行下来的,那么无论是昊还是蚩蜃都知道整盘棋局最关键的点就是狐湘所在的位置。

    对于蚩蜃而言那颗子只要出,他整盘的布局便完成了,接下来几步就能绝杀。而昊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这同时也是他手中的一颗诱饵棋子,这里面不止有算计,更有心理博弈。

    而现在这颗棋子也是他们十个人的机会,秦宇放弃了前面所有的推算,以狐湘的棋子为出发点重新考虑和推算。之前的都是昊和蚩蜃在相互撒烟雾弹,不论如何攻伐,最后还是这个关键点。

    秦宇在思考,瞳婉和狸渊倍感压力。果然下一个棋子在明月脚下,他们两人彼此对视,但有一点差池明月就会没命。他们宁可这次挪动的是自己。

    “狸渊,前三右四。”瞳婉率先做出决断。

    “呼~这个位置的话如果下一个人是白兄,那么他就只有一个选择了,前四比较好。”狸渊长出一口气,现在是必须要做决断的时候。

    “可是前四有被吃掉的风险,如果对方落子在其右,那一片棋子都会被吃掉。”

    瞳婉说,她考虑的是明月的安全,虽然后面会有风险,但也还有回转的余地。

    “纵观全局,如果它吃掉那边的棋子,整个局势就会改变,黑子也会失去原本的压制力,所以蚩蜃应该很清楚。”狸渊是从全局考虑。

    他考虑的是双方对弈时的整体大局,但这就有风险了,因为没有人知道天麓棋局对弈时蚩蜃的选择。他也有可能弃掉那片棋子,然后进行更大的布局。

    瞳婉注重安全,明月去了之后一定不会有事,狸渊从全局考虑,能保证后面的人都有足够选择的余地。一时之间两个人僵持不下,其他的人更加不好做决定,甚是心志坚毅如洛神初云也无法做出决定。

    明月脚下的石板还在闪烁,下方的长虫已经狰狞嘶鸣起来。就在这时,她直接一步而起。

    “明月~”

    “师妹~”

    众人都没想到她会突然行动,而且她是向前跳跃了四步,去到了狸渊所说的位置。

    “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无关任何人。狸渊,婉儿,后面你们只需要给出选择就可以了,至于去到哪里,全都由本人去抉择。这样如果出事了

    你们也不用自责。”明月说道。

    作为现场两个唯三能读懂齐聚的人,他们两个是决策者,一定要尽量减少他们的心里压力。

    “明月说得对,自己的命运就由自己掌控。”洛神初云说道。其他人也都点头,他们清楚要决断朋友的生死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接下来所有人关注的就是黑子的落子,这一子决定了明月的命运。十息之后,当黑子落下时,所有人都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果然黑子选择了继续压制,不愿意放弃眼前大好的局势。因为就现在而言它完全立于不败之地,可以稳稳的保平争胜。

    明月的决定算是对了,接下来又有一小段时间给两人去思考了。大家达成一致之后,后面的落子选择就不再这么纠结了。两个人将所有安全的选择一一罗列,由其他人去选择去到哪个位置。

    一个两个,明月之后是洛神初云,接下来不是白月令而是贝尼库鲁斯,然后一路跳过白月令,到清和瞳婉,到了最后只剩下白月令,狐湘和秦宇,以及狸渊自己。

    下一个脚下闪烁的人就是狐湘了,所有人目光落在秦宇身上,现在他紧皱着眉头低头沉思,完全沉溺在自己的思维里。

    “秦宇,秦宇~下面该怎么做!”

    狸渊出声叫他。之前没有推算这么多,现在到了狐湘他才知道这里根本就是一步死棋。之前所有的危险也好安全也罢全都是虚惊,最后走到这里都是穷途末路。

    “还剩四子了吗?”秦宇回过神来。

    “秦公子,这一步我们还是共同决定吧。我觉得上八右七还有一丝机会。能够制衡黑子。”瞳婉说道,她知道这一步的抉择有多难,也知道秦宇从一开始就推算到了这一步死棋,所以才刻意将这个决定留给他来做。

    “我同意瞳婉的意见。”狸渊说道。

    “大家不用担心,我会留下这步棋不是因为它是一步死棋。接下来我的决定恐怕会让大家吃惊,但无论如何也请大家按照我说的去做,我的目标是——所有人都安安全全!”

    秦宇嘴角微扬,现在才是这盘起关键的胜负手。

    “没关系秦宇,我的命本就是你救的,任何决定你尽管去做。”狐湘说道。

    “既然好不容易才救了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送回去呢?白兄,请你去到前九。”秦宇的神色无比严肃。

    所有人为之一愣,明明现在闪烁的是狐湘的石板,他却让白月令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