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621章 枯竭而死

第621章 枯竭而死

 热门推荐:
    秦宇在半空中不敢怠慢,青荷暂时回到十万重构速度的大小,他也吞下一些灵药恢复本源和意识。接下来就是冬阳的战场了,现在的她虽然看不到脸色,但是气息起伏不定,神魄也浮出身体,里面所有的本源全都抽离出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水球将她包裹住。

    整个落剑山巅被一股神秘的气息所笼罩,其中所有的水属本源也好灵气也罢,全都均匀的分布在整个空间里。

    这个过程秦宇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只是在一旁默默守护着。

    “秦兄,你…你没事吧。”

    罗浮罗薰来到他身边,两兄妹才刚刚恢复。

    “多谢挂怀,那些人的意识我可能还要保管一些时间。”秦宇拱手说。

    罗浮看了看水光之中的冬阳就明白了秦宇的意思,他微微一笑道:“秦宇不必担心,石碑之上阵势已成,这时后就算是混尊也无法打断了,哪怕移平整座山都没有用,而且凡是进入那片空间的一切东西都会被分解为水。”

    “这么说一切都要靠她自己了是吗?”这次秦宇倒是真的松了一口气。

    “这天露石碑之中有一丝水属法则,所以能够激发人血脉中的力量,所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能确定。”罗浮说道。

    “发生什么?难道还会有意外不成!”刚刚放松的秦宇立刻沉声问。因为之前虽然要小心守护不能被打扰,但是如果有不测自己还能借助星魂强大的功能护她周全。

    “秦…秦公子有所不知,之所以每次天墟只有二十四个名额,就是因为石碑的阵势启动次数越多,其中的法则之力就会越狂暴。而天墟开启的时候都是天府内家自己的家族子弟都觉醒过后,所以这三次每次要承受的法则之力都远比第一次要强很多倍。”罗薰少有的说话,她的声音有些柔弱,感觉好像旧病缠身有气无力的样子。

    “那会怎么样!”秦宇的脸色已经拉下来了,难怪一路上她不肯告诉自己血脉觉醒的过程。

    “血脉觉醒乃是通过阵势引法则之力进入体内,借此激发血脉之中沉睡的力量,所以它越狂暴,进入体内之后危险也就越大。”

    “自从天墟开放以来,所有人都只看到成功觉醒的人一跃成龙登峰造极,却都集体忽略了失败的人十死九废,而成功觉醒的几率二十四之中……只有其四五。”罗浮解释道。

    “什么!”

    秦宇双眼微眯,这岂不是九死一生吗,而且冬阳的经脉本就还没有完全复苏,如何能承受狂暴的法则之力。

    “秦

    兄也不必过于担心,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这位姑娘定会逢凶化吉。那些意识若是再不进入身体就会消散了,所以还请……”

    罗浮话音未落,秦宇便已将那符咒送还。现在他只担心冬阳,心里没有其他事。

    “小妹,你先留在这里,哥哥去去就回。”罗浮一人离开。

    阵势之中她的本源之力被抽尽,气息已经完全不是至尊那般强健有力生生不息,甚至不如一般修炼者,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人,身上感觉不到一丝半毫的灵气。

    一把蓝色的战戟虚影自那娇躯之中浮出,秦宇知道这就是她血脉之中的力量,也是天府战家世代传承的戮神战天戟。只不过此刻的战天戟仅仅是血脉之力的折射之影。

    过不多时,连接落剑山巅和天空的水光阴柱中一切都化而为水,阵势持续催动之间,一丝丝阴柔的气息不断滋生。当这些阴柔之力弥漫之时,高远的天空中阴柔之气落下,一股无形的波动自石碑之中扩散开去。

    那波动所到之处刹那之间便抽走了空气中所有的水分,还不止如此,葱郁的森林变成枯木,土地干燥成泥变沙。

    “秦公子小心~”

    秦宇只一心落在冬阳身上,对于迎面而来的波动丝毫不觉。罗薰知道会发生什么,因此及时将他移走。否则人体内的水也同样会被夺走。

    水之力本是柔韧滋润,然而现在那石碑中爆发的气息却是阴柔诡变,本该滋润万物的它却无情的剥夺一切东西里蕴含的水,如此来看,罗浮所说的并不假,这石碑中的法则之力早已经变得狂暴无比。

    甚至已经有些背离了水属的法则之力,变成了不带任何性质的一种破坏力量。这样的法则之力进入身体后不仅降低了能激发水属血脉血脉之力的几率,还会造成身体血脉的更大损伤。

    秦宇紧握着双拳浑身僵硬,他脑海中急速的思索着还有什么办法能用。二十万意识就已经是神熙极限了,在多一片他都会没命。可是除了星魂他还有什么手段和办法呢。

    那股法则波动扩散了数百米,随后所有的阴柔之力凝聚在一起,在阵势的牵引之下尽数进入了冬阳的体内。盘膝坐定的冬阳立时身体前倾,一口鲜血喷吐在白纱帘巾之上,那虚影战天戟也瞬间散去,她的气息一落千丈奄奄一息。

    秦宇心神动容浑身一震,命火不自觉从意识中汹涌而出,吞噬属性也如那法则波动一般掠夺四周的一切东西。

    “有了!如果有意外那就放手一搏了。”秦宇突然眼前一亮,除了

    芯体之外他还有一样倚仗。可是这法则制造出的壁障要怎么打破才是问题,这是连混尊都不能奈何的东西。

    在他思索之间,包裹着冬阳身体并保护她的那本源水球也散去了,一股股连星魂都无法测算出其能量的阴柔之力不断灌入她的身体之中。微弱的气息就如风中残烛,随时有可能熄灭。

    “罗薰,告诉我,现在她的状态是要成功了还是要失败了。”

    秦宇盯着落剑山巅,语气无比的沉重。

    罗薰被他突然的严肃弄得一愣,随后开口道:“成功还说不准,但如果不能抑制这法则之力继续进入体内,十息之后她就会有生命危险。”

    “十息是吗?”

    秦宇攥紧的拳头缓缓松开,神魄自丹田而出,心中默默数着呼吸。同时神魄也逐渐与星魂交换,如果凭自己不能打破那壁障,那就只能降临星魂了。

    十、九、八、七……

    十息时间接近尾声,高远的天空中也化开了更大的旋涡。

    “公子且慢,那些法则之力似乎停滞了!”旁边的罗薰感受到他节节攀升的气势连忙出言阻止。

    秦宇一顿,的确刚刚还不断涌入冬阳体内的阴柔之力全都停滞在空间中,而她的气息虽然还是那般微弱,却很稳定,不再是若即若离。

    “成功了吗?”

    秦宇没有收起星魂,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注视着水光阴柱中的变化。冬阳的气息趋于平稳以后,那蓝色的战天戟再次浮现出来,一股凛冽的气势从她体内传出,这是就是血脉之力的气势。

    这气势不断的攀升,威势愈发惊人,就在它攀升的极致之时,那战天戟的虚影一荡,冬阳体内同样纯粹的力量倾注在戟中,一声轻鸣荡漾开去,强大的力量震荡空间。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可就在这时,已经停滞的阴柔之力突然流动起来。或许是因为感应到了那战天戟强大的水属气息,又或许是冬阳激发血脉时意识和心神的消耗,流动的阴柔之力再一次灌进她的身体之中。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谁也没有反应过来,冬阳微弱的气息直接断了四五息才重新续上。那战天戟是还在,可是她全身上下都被血丝缠绕,这些都是从她的体内抽离的血脉精血。

    “不好了!法则在抽取她的血脉,她会血脉枯竭而死!”

    罗薰惊呼出声,身边的秦宇早已经消失不见。然而就在秦宇去到那法则壁垒之前,意外再次发生,两个影子突然挡在他面前,是两个黑袍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