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617章 五花大绑

第617章 五花大绑

 热门推荐:
    这块芯体的功能不知道有没有可继承的,得找个时间自己弄一弄。”秦宇自语着将芯体收起,以往都是在时间线中发现芯体,现在现实中得到了一块,秦宇得好好研究一下。

    星魂是属于异类,那么这东西应该就是正统芯体了,里面应该有很多对自己有益的东西。还有一样东西让秦宇在意,那就是白龙魔君信誓旦旦说出的命运倒向,是什么的命运,倒向的又是何方。这些疑问就只能寄托在这片芯体里能解开了。

    此间事了,两人走出洞窟回到山谷,这里已经是天朗气清了,兄妹俩正盘膝而坐各自调息。除了他们之外,秦宇还感觉到了从落剑山上传来的阵阵波动,看来那些与自己两人一样后来的人已经登山了。

    “二位不好意思了,这剩下的意识也不知道是人的还是妖兽的,所以我就暂时先保管了。”

    秦宇说完便和冬阳一同离开,正常情况这时候山前倒地的那些人还要再争个一两天,再加上争完之后解决妖兽灵兽也要时间,所以现在在山上的人应该不多,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此刻在山巅的天空中一场三对三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天城之中的人到现在还是觉得奇怪,因为昨天山下至少还有五百人,今天就只剩下六个。但是天墟的入口已经关闭,就算再如何疑惑也只能看下去。

    明月和路露嘉都在观看落剑山的观景台上,因为路露嘉知道落剑山是水脉,他们两个迟早会到山上,因此才特地选择这个观景台。

    当秦宇两人将要突破云层去到山巅时,头顶传来一股巨大的波动,接着就是无穷的本源之力向四周倾泻。不知是运气好还是六个人太过拼命,在他们到达落剑山山巅之时,六个人全都在最后的一击之中跌下云端,整个落剑山巅那石碑阵势前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怎么样,现在可以吗?”

    秦宇问道,现在无疑是最好的机会,刚刚那战斗说不定已经引来了其他人,越等下去就越不利。原本他预计起码也解决三四队才有可能能占住阵势然后守护冬阳觉醒血脉,现在直接一步到位。

    冬阳轻轻点头,但是她却没有动作,因为接下来不论什么都只能他一个人去面对。

    “傻瓜,在担心什么,这不是迟早的事吗?”

    秦宇自然知道她心中所想,换做自己也会一样迟疑。但正如他所说,只要她踏进那个阵势,这一切就是迟早要发生的。

    “哼,说得对!从你选择进来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就在这时,一个男子的冷

    哼声突然响起,一脸杀气的莫比乌跃出云霄。在他身后还有两人,同样气势汹汹,而且每个人都还有两只妖兽在侧。

    见此情形,冬阳便更加放心不下了,哪怕她知道秦宇的所有手段,也仍然不放心他一个人面对三皇三尊。

    “好了别再犹豫了,不过是手下败将而已,我能胜他一次就能再胜第二次。如果你真的放心不下,就要安然无恙完完整整的从阵势中走出来。”秦宇不理会三人。

    这时候冬阳的心态比什么都重要。秦宇知道如何安慰她也会为自己担心,因此索性将这担心化作她心中的念想,支撑她去摒弃其他一切杂念。

    “好大的口气!今天没有两百息时间,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有什么伎俩。”

    “我也是水属本源,也需要名额。所以战小姐,得罪了!”

    莫比乌说完,三个人三方而立包围山巅,至尊的强大威压犹如太行王屋一般坠落山顶。另外两人也不问缘由,三个人一同出手。

    “去吧,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秦宇柔声对冬阳说了一句,转身之间,眼中的柔情消失,森冷的寒意贯彻一双深邃的眼眸,法身双翼张开,十片单滤镜同时调动,一朵巨大的荷花在落剑山的山巅之上绽开。从这荷花中伸出一条条的青色藤蔓。

    “秦…秦兄他…打算以一敌三吗?”天城中的狸渊三人担心不已,以秦宇的本事如果说这三个人是神尊七八重,就算是神尊巅峰他们也能接受,觉得可能。可是面对三个至尊加上他们身边的妖兽,这就算是一个至尊也没有多少胜算,更何况他只是神尊。

    不光他们,周围的人也都议论纷纷,因为那白衣女子犹豫了许久之后,还是步入了血脉觉醒的阵势之中,这就等于将所有一切都丢给了那黑袍人。就连最最清楚秦宇芯体实力的路露嘉也为他捏一把汗。

    莫比乌三人同时催动体术锁定空间,一道水柱从莫比乌的身后冲天而出,在那落剑山巅一条天河横跨。蓝色的河流中点点微光泛起,秦宇能够感觉到比之前更加缜密精细的本源之力在汇聚,这已经不能与之前他解析过的本源之力的结构相提并论。

    除了莫比乌不再托大,另外两人同样毫不留手,他们一个是冰属本源驾驭着北极寒鸦,另一个是火属本源,他驱使的则是一头火眸梼杌。这两头妖兽在各自的属性领域里都算是极品血脉,那火眸梼杌更是有一丝凶兽梼杌的凶血。

    烈火玄冰配上无尽的长河,河水之中水兽咆哮而出,冰天雪地里雪白的巨熊凝落,再加上熊

    熊的烈火内窜出的炽热火魅,三种至尊之术从三个方向直指落剑山巅。

    黑袍之下秦宇的脸色异常凝重,凝聚这三种体术的本源之力之精纯复杂根本不可能在如此段时间之内解析完成,而冬阳所在的落剑山巅秦宇又不能将空间解析。

    “要比精比复杂是吧~那我就奉陪到底。”

    秦宇深吸口气,意识急速运转,五万的重构速度加上从芯体那里开单滤镜拿来的功能,一瞬间将他的重构速度提升到十万,整整十万,这放在以前他想都不敢想。

    三种体术瞬发而至进入青荷的范围,秦宇负手而立,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当所有的体术进入全部纳入青荷之后,一条条的青藤凭空而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火魅冰熊全都五花大绑了。

    “这是什么体术!明明凝聚的本源之力粗制滥造,但凝炼成藤之后却堪比我等的至尊之术。莫师弟,看来你是对的,这个秦宇虽是神尊,但绝不可小视!”施展冰寒体术的男子沉声道,他能感觉到那藤蔓的强度与自己等人的体术不相上下,甚至还掠强。

    “哼,肖师兄未免太抬举他了,给我开!”

    火本就是暴躁之物,他能将之修炼到至尊,性格自然也是火爆躁动。在他一声令下之间,被层层绑缚的火魅轰然炸裂。另外两人也同样做出一样的决定。

    莫比乌双目微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虽不知你是怎么弄出这青藤的,但就算你再能,我不信这冰火相交水火不容的本源爆炸你能完全化解。若是有一丝波动紊乱空间,她也别想一心无念的进行血脉觉醒!”

    “不信?今天我就再给你上一课!”

    三种体术近身爆开,秦宇被三种本源之力淹没。火遇水更烈,冰遇水更寒,这莫比乌请这两个人来当真是费劲了心机。

    但是秦宇却不为所动,如果说是这凝聚的体术,那么秦宇还真没有什么极好的办法能一举化解。可是现在三人主动将之爆开,爆炸的本源之力不仅丧失了体术那般精密的结构,连本源之力的结构也极不稳定,那么凭自己十万之重构速度,这些本源又算的了什么。

    这三种体术爆开,在它们还未及扩散之际,一股莫名的吸力就将三种本源一口吞没。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脚下的荷花中多了一条青鱼。

    青荷就像是水,它的头微微探出,将所有的本源尽数吸走,而后重新在荷中游弋起来。这爆炸不仅没有造成一点伤害,甚至连一丝波动也没有造成,被完完全全的化解于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