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615章 一个猜测

第615章 一个猜测

 热门推荐:
    秦宇一路疾驰,当眼中的火星逐渐的放大后,一身白衣的战阳还安静的坐在篝火边,气息沉稳有力。他松了一口气,也就在这时,战阳面前的篝火踢踏一声,一根柴火炸裂火星四射。

    清澄的水属本源自那娇躯中流出,没有什么意外的将火星扑灭。可是就在她被这突然的事件分身之时,一个黑影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就像是鬼魂一样悄无声息没有波动,从那黑衣之中钻出一条蛇身狼头的东西张大了嘴要将她吞没。

    战阳的反应很快,至少比起之前在秦宇眼前覆灭的整个营地的人反应都快。在那大嘴从头咬下时,一把长戟就已经塞进了它的嘴里。哪怕没有气息没有波动,哪怕被火星分了神,她依旧察觉到了危险。

    只是她想不到这东西不见没有气息,更是无影无形,它的身体直接穿透了长戟落下,只不过依旧是扑了个空,因为一条青色的藤蔓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了她的柳腰,千钧一发之际将她拽了起来。

    “呼~没事吧。”秦宇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还好他之前虽然松了一口气,却并没有放松警惕。

    “蚩蜃魔人~”

    战阳回过神来语气微沉地说,眼前的东西重新缩回了那黑衣里,接着从那漆黑的黑袍之中一共三四条同样的东西钻了出来。

    “这就是所谓的蜃魔化,我倒要看看没了这空间你还能不能存在。”秦宇目光森寒法身开启,单滤镜过滤出解析功能,青藤带着一朵朵荷花去到它四周。只一瞬间,以那黑袍的长宽高为基准的长方体空间就被解析出来。

    秦宇手掌凝握,一小片空间顿时扭曲,其中的东西都被分解成基本组成点。然而那一身黑衣不仅安然无恙,还从这分解空间中脱身而出,化作了与之前袭击营地一样的黑影飞掠过来。

    “秦宇,这东西是空间体,让你的影子帮忙!”

    千依的声音急促的传来,秦宇闪身躲过黑影,它一分为四分别袭击战阳和他。

    “让我来~”战阳向前一步,准备调动五行乾坤,不过秦宇却是伸手拦住了她。

    “既然是空间体,那就由空间体来解决,影子~”

    暗经在他面前打开,火光照耀的影子微微扭曲逐渐立体,同样是一身的黑衣,它站在秦宇两人之前。

    一个个黑影飞来,影子捧着暗经,它面前出现一道无形的气墙,连没有空间都能穿过的黑影竟然直挺挺的被阻挡在了影子面前。只见它手中的暗经翻页,影子另一只长袖抬起落到气墙之上

    ,一面气墙一分为四,每一面上都有一道黑影,就像是被黏在上面一般。

    四面气墙围成一个方框,被框在中央的四个黑影化作四缕烟雾,最后交汇在一起,变成了一只鱼形状的东西。既没有眼睛也没有鱼鳍,没有尾巴鳞片,只是单纯的形状像鱼,流线型的身躯。

    “实体化了!”

    战阳着实很吃惊,她所接触过的蚩蜃魔人并不是这样轻松就能处理的,而且还是直接让它实体化了。这个东西一旦实体化之后就犹如脱水的鱼,不再有丝毫攻击性。

    接下来的是秦宇就能随意处理了,影子也重新隐没。

    “这就是空间体的真面目吗?”秦宇伸手抓过巴掌大的“小鱼”。

    “冬阳,你们平时是怎么处理那些空间体,哦不,蚩蜃魔人的。”秦宇问道。

    “这个东西一般在近身的时候才有攻击的机会,只要抓住它穿过身体的一瞬间用强大的本源或意识造成空间波动就能找到空隙消灭它了。”她回答道。

    影子的事之前秦宇告诉过冬阳,只是她没有想到蚩蜃魔人是空间体。这场觉醒之争恐怕不止是表面上的人与人之争,还有人与空间体之争,与芯体之争。

    “原来是这样,只有在那一瞬间两个空间才有重叠。这蚩蜃究竟是什么东西~”

    秦宇沉思着,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蚩蜃恐怕不是一个人,他极有可能也是空间体。秦宇的想法与冬阳不谋而合。

    “对了宇,落剑山的情况如何?”两个人重新回到篝火旁。

    秦宇摇摇头,说:“那边也遭到了袭击,不过我担心你,所以没顾得上去抓能说话的人。”

    “那便算了,明天我们直接上山去看看。”冬阳心中一甜,来到他身边坐下,靠在他的肩上。

    “怎么,不修炼了。”秦宇搂过她的肩膀。

    “嗯~”冬阳摇着脑袋,依偎在他怀里。

    “额,不好意思打扰二位。”

    还不等秦宇两人温存片刻,一个儒雅的男子声音响起,同样也是一男一女,可谓男俊女俏。

    “不知二位有何贵干?”秦宇本想一口回绝,因为迟早都是敌人。但现在冬阳还差一点恢复,不宜大动干戈。

    而冬阳也没有说话,还是靠着他,她心里知道秦宇是顾虑自己。

    “二位不要误会,我兄妹二人并非为争夺血脉而来,只是适逢其会。在下罗府罗浮,这是舍妹罗薰。”罗浮收起手中折扇拱手说。

    “在下秦宇,既然不是为了争夺血脉觉醒的机会,我劝二位还是尽早离开。或者去其他山峰游玩。”秦宇说道。

    “哦?听秦兄之意,莫非此处有什么危险吗?”两个人来到火旁,罗薰一言不发,看起来很是腼腆。

    “二位可以自己去看看,不过别怪我没说清楚,现在整个落剑山都是蚩蜃魔人~”秦宇不打算与他们有什么交集。

    “蚩蜃魔人!”罗浮一听,脸上顿时笑意全无。两人对视一眼直接消失,连告辞也来不及留下一句。

    “这两个人怎么感觉有些怪,难道他们不怕吗?”秦宇很奇怪。

    “他们是猎魔人,蚩蜃和其他魔物都是他们猎捕的目标。”冬阳说道。

    “猎魔?魔也有人猎啊!”秦宇头一次听说。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每个时代都有这种组织。罗府,往生门,英殿,还有……元素使,都是一样的组织。”冬阳柔声解释。

    “元素使也是!”秦宇吃惊,随后便是眉头一皱,他心中有一个猜测。

    就在这时,罗浮兄妹回来了,两个人的脸上已经没有此前的轻松闲意。

    “原本只是感觉到一点气息,没想到它们果然来了。所有人全都死了,一点线索也没有。这次恐怕会死很多人。”罗浮坐在火旁。他身边的罗薰俏脸上也是一片凝重。

    “你们要线索的话,拿去吧!”

    秦宇将手里的小鱼丢到他们面前。

    “这是…蚩蜃魔人的尸体!”一言不发的罗薰惊呼出声,玉手轻掩着红唇。

    “秦兄你…你莫非也是猎魔人!”罗浮同样吃惊。

    秦宇摇头说:“别误会,这是我刚刚去山脚下捡到的。如果对你们有用,那你们就拿去吧。”

    “那就多谢秦兄了。秦兄既然是来觉醒血脉的,那么在下有一言相告。”罗浮收下了小鱼。

    “请说!”

    “秦兄,这落剑山乃是水脉!来这里的大多都是水属本源的修炼者,所以…”罗浮欲言又止。

    秦宇倒是一笑,现在变成他们来劝自己离开了。

    “不好意思两位,我们正是水属本源,所以恐怕要辜负二位好意了。”

    “既然如此,那二位便随我来吧,如果不找到魔化结晶,这座山任何人都上不去。”

    罗浮微微一笑似乎早有所料,他将小鱼递给罗薰。秦宇没有反驳,他也想弄清楚那蚩蜃究竟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