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614章 收敛心神

第614章 收敛心神

 热门推荐:
    两人再次乘坐兽车出行,这次乘坐的是天府的龙辇,直接去天空之府。那里已然有很多人聚集了,这些人或是三人一组,或是两人一行,都是要去天墟的。

    除了这里,天城之中各大客店酒楼都专门有一处观天台,就是专门为了能完整观看这场盛会而建,高度几乎与天府不相上下。

    天色刚蒙,所有人陆续的赶来,在天府的正门前伫立着七根石柱,七大天师站在门口面对石柱而立,在他们身后才是聚集的人群。

    秦宇和战阳也在其中,两人今天都很低调,一个身穿黑袍一个头戴白纱帘帽,秦宇倚着门柱而立,战阳安静的站在他身边。这里随便一个都是一府一家的公子小姐,所以他们并不起眼。

    而选择低调无疑是最正确的,否则以战阳的身份,所有见到她的人还不都把她当做死敌对手,到时候肯定夺山无望了。

    随着一线朝霞左右拉开,第一抹朝霞落在天府的门前,七位天师同时出手,无穷的本源之力灌入石柱之中。当骄阳升起之时,一方世界映照着阳光而生,一派青山绿水云山雾绕之景挂在天城之前的天空中,入口则是直到天府门前。

    城中的人宛如在看海市蜃楼之景,一切都极尽真实却又不可触摸。无比清新灵动的空气迎面扑来,这天墟虽名为墟,却是一派人间仙境。宛如一副绝美的山水画卷。

    当阳光漫过门槛之时,等待已久的众人纷纷进入,这副山水画卷恐怕也要毁于一旦了。秦宇两人并未着急,只等所有人进入其中,他们方才缓步而入。

    八座山峰遥立在云雾之中,才仅仅片刻功夫,这宁静的空间中已经泛起了阵阵的波动。

    “打算怎么办?”战阳歪着脑袋看着秦宇,她的语气很是轻松,一点也没有紧促担心之感。

    “还能怎么办,游山玩水咯。”

    秦宇也是一笑,两人落在青青的草地上,一路游戏于山林,完全没有一点紧迫感。到真像是在游山玩水。

    “不到百息就打起来了,还真是一场龙争虎斗。”

    “八座大山二十四个名额,每个都是公子小姐生死至尊,好戏还在后头呢?”

    “不错,不知道这次天墟之中又会诞生怎样的血脉。我记得上一次觉醒的二十四人之中就有足足八个府主,这天府也算是桃李满天下了。”

    “…”

    “…”

    城中观看的人兀自议论着,整个天墟空间很大很大,所以每个方向最多也就看到一座大山或者一两个山头,但这就已经是一处视觉盛宴了。

    虽然不像

    斗武场那样可以清楚看到双方的人,如何如何施展招式,但敌我双方之间至少都是二对二的战斗,这可比一对一刺激多了。打起来也更加有悬念,因为感觉不到每个人体术意术的气势气息,故而各种招式在决出高下之前谁也不知道结果。

    刚开始这一天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这是一场拉锯战,谁都是至尊,谁想杀了谁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那样就会被别人有机可乘,所以谁都会留一手,这样你方唱罢我登场,莫说一天,纵使三四天也未必能有结果。

    秦宇和战阳不慌不忙的往最近的一座山去,白天徐徐而行,晚上索性不走直接生火修炼。进来之前对战莫比乌的意识消耗也在这些天的修炼中恢复。

    到了第四天他们来到落剑山前时,基本格局已经形成了。一开始是各自为战,后来都消耗差不多了就彼此联合对抗轮流出战,然后联盟之中也是弱者合作对抗更强,现在他们需要弄清楚的是落剑山下已经形成的格局情况。

    “我在周围转转,顺便找个能说话的人回来。”

    天色暗了下来,秦宇生起一笼火之后说道。

    “小心些,不行便回来。”战阳说道。接下来每一步都会如履薄冰,秦宇现在是完全恢复的状态,所以她也要赶紧恢复。上次一拳虽没有受伤,却因为反噬,导致意识一直是半虚弱状态,经脉也略有枯竭,不支持至尊的庞大本源调动。

    一个多月下来意识差不多恢复了,现在只差经脉复苏,这也不是受伤,吃点疗伤丹药就能治好。经脉枯竭是一种人体的自动保护和防御姿态,除了等它自我复苏就没有别的办法。

    秦宇先是在附近森林里转了转,确定没什么人之后再动身去山脚。落剑山脚下已经是一片焦土,这里之前是什么样他不知道,但现在到处都是坑洞。晚上的山脚显得有些凄冷,显然四天下来就算是至尊也熬不住,于是晚上便成了协议停战时间。

    一番小心的搜寻之后,秦宇找到了一个营地,这里大约有四五十笼的篝火。虽然是联盟,但在营地中还是以各自的小队为单位行事。每一笼篝火都离得还算远,但都在各自的意识感知中,这些人都比自己高一个境界,他也不能靠太近。

    于是秦宇又去了其他的营地,情况基本相同,每个人每个小队的距离都把控得很好,在不彼此打扰的前提下尽量保持彼此能够感知。

    “这下就有点麻烦了。”秦宇呢喃着。

    “秦宇,我看还是等明天他们开战时再来个浑水摸鱼吧。”天幽建议道。

    “既然要浑水摸鱼,又何必等明天呢?”

    秦宇拉开距离,冥炎藤伸展出,法诀运转催动紫薇幽冥刺。附带着冥炎和紫薇花纹的幽冥刺出现在离营地很近的地方。

    “你这是要搞事情啊~想不到你小子也是一肚子坏水。”天幽的语气中带着一点坏笑之感。

    “得了吧,比起正面对决两败俱伤,他们哪个不想搞个偷袭将对方一举解决,只是谁都不愿意做出头鸟而已。”秦宇说着,附着在幽冥刺上的冥炎在舞焰的效果下化作一条条的火虫。

    “你倒是很清……等等秦宇,快收起幽冥刺!”

    天幽话说一半突然话锋一转。秦宇略微一顿,随即收起幽冥刺同时收敛心神。

    “怎么了天幽?”秦宇问道。

    “还真被你说中了。”天幽说道。

    “你是说真的有人来偷袭!”秦宇倒是没想到会这么凑巧。

    数息之后,在攒动的火光笼罩的边缘,一个个与他一般身穿黑袍的人出现在此前他幽冥刺所到的地方。

    冬阳告诉过自己,一般至尊的意识之灵有一个本能的感知范围,就是不论在任何情况下只要他主体意识还苏醒着,意识之灵就能自然的感觉到五十米以内的任何风吹草动。而秦宇选择的地方正巧是意识之灵感知范围的边缘。

    这个营地之中的男男女女一共有百余人,而那些黑衣人不过十多人,秦宇眉头微挑。这强弱对比他立刻就知道这群黑衣人不是来进行血脉觉醒的正常人。

    果然下一秒他的判断就被印证,这十多个黑衣人彼此点头之后同时消失不见,下一刻十多道身影就随着攒动的火光冲进了营地。

    “什么人!”

    在调息恢复中的一众至尊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可是还没等他们锁定目标,这些黑影就从他们身旁掠了过去。

    没有气息没有波动,一个个影子化作了蛇形的东西在营地之中飞舞,转眼之间就穿透了数十人的身躯,被穿透的人全都定在原地,一股白色的什么东西从他们体内被抽离。

    剩下的人纷纷催动体术和意术,然而都没有用,不到四无息时间,一百余人全都成了雕像木桩,所有人的生命气息在一瞬间全部逝去,整个营地一片死寂。

    秦宇目光深沉,一百多的至尊境竟然如砍瓜切菜一样就这么没了,随后其他方向也传来了一阵阵轻微的本源波动,随后就又都莫名的安静下来。他知道肯定其他营地也遭受了同样的袭击。

    “不好!如果是他们是在清场的话,那冬阳~”

    秦宇突然意识到危险,悄悄的离开而后飞也似的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