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592章 置人于死地

第592章 置人于死地

 热门推荐:
    重新回到冥渊之上,这里已经和之前大不相同了,冥炎遍地气息逼人,九幽火都化成了冥炎。看到此景,秦宇就明白为什么选在冥渊建府了,这种相当于纯天然的冥炎汇聚阵势。

    将一座府邸置于冥渊,再配上阵势,那就应了天幽那句话了,就算是看一眼都会被幽火缠身,甚至当场殒命。不过现在有冥炎藤开路,秦宇倒是没有遇到什么阻隔,一路来到了碧落之海。

    站在碧落之海面前,秦宇傻眼了,这哪里是什么碧落之海,这分明就是冥炎之海。才刚刚从冥渊脱身,现在面前又是冥海。冥炎藤也不是空间宝物能把他们装进去,这他喵的要怎么出去。

    秦宇心中暗骂,找了一处冥炎稍疏的地方将路露嘉放下,他自己也吃下几颗丹药疗伤。躺在地上的女人是个不确定因素,醒了之后说不定就反目成仇了,现在又遇到冥海挡道,想离开都没办法,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冥炎藤在两人周围护卫,秦宇默默疗伤。身体倒是没受什么伤害,这个女人的攻击似乎是专门针对意识的。身体的伤害只是在爆炸当时对五内的震动,那一瞬间秦宇差点就气绝了。现在的伤势就是意识里好像被烙下了一道印记,只要他意念稍动就会牵动身体,隐隐作痛。

    秦宇意识一动凝聚剑意,那印记立刻牵动身体,心口一阵绞痛,就像心脉闭塞心脏萎缩了一般,大脑立时一窒,差点使他昏厥过去。

    “这是什么鬼东西!”秦宇捂着胸口喘息,之前在那冥渊之下他也是意识全开,那时候怎么没有这样。

    “秦宇,你怎么了!”

    天幽从他体内飘出,秦宇现在气息紊乱脸色苍白,好像是窒息很久了一样。

    “呼~天幽,我感觉意识里被烙下了什么东西,只要稍微驱动就会牵动身体。”秦宇长舒口气,平复紊乱的气息说。

    “你说什么!”天幽大惊,对于修炼者来说到达某种境界之后意识甚至比身体还

    要重要,被烙下了烙印几乎等于能随时置人与死地。

    “这个烙印很奇怪,我若是不调动意识就不会有事,一般来说每个人的意识都是只融于自己身躯容不得其它任何异物的。”

    “一旦有别的东西进入。轻则意识混乱,重则意识死亡。可是直到刚才为止我都没有察觉,它就好像是突然出现的一般。”秦宇一边调息一边说。

    “这恐怕是你身边的人一种意术,一个擅长意识攻击的至尊,她的手段连我也无法想象。之前恐怕就是你在冥渊下意识全开,才使得这个烙印扩散,到了现在的地步。”天幽语气凝重的说。

    “这东西我意识无法驱除,待会儿我用命火试试。如果不能在她醒来之前化解,恐怕那解药是别想了。连我的命都会操纵在她手里。”秦宇说道。

    天幽微微思索后,说“那倒是不一定,她应该不知道我们在冥渊下,不然也不会把灵魄吞入腹中。所以她可能也不知道在意识里烙印了东西的事。”

    “这只是最好的情况,看来以后我在她面前不能动用意识,否则就算她现在不知道,应该也会察觉到。”秦宇说着,意识之中火红的命火便燃烧起来。

    在命火的焚烧下,秦宇的确清楚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意识里被一丝丝的抽离出来。但是速度实在太慢太慢,按照这个速度没有几个月根本不可能完全化解。不过能化解秦宇便是松了一口气了,不然就真的是性命由人不由己了。

    时间不短的流逝,除了意识的那烙印之外,秦宇的身体都恢复正常了。现在他是无计可施了,只有看路露嘉醒来之后她有没有什么手段和办法。毕竟是堂堂至尊,搞个空间挪移啥的直接就出去了。

    两个人被困在地下,而清沐山庄中战阳从鸿语仙府回来了。

    “泉老,你说梦至尊也不能解魔皇的毒吗?”战阳才刚进山庄,战泉便将明月的情况告诉了她。

    “是的,明月小姐的毒比之

    前的那个至尊更严重,加上境界比较低又是玄英暗金体,已经毒入意识了。”战泉说道。

    战阳停下脚步微微沉吟,道“看来只能去找她了。他们都还在山庄吧。”

    “嗯,除了秦公子说是知道解药在哪出去寻找之外,其他两…”

    “你说什么!”

    战泉话没说完,战阳便是娇躯一阵,凛冽的气势骤然释放,整个山庄为之一震。

    “秦公子在当天就传送离开了,如今已经五六日了还没回来。”

    战泉话音刚落,眼前哪里还有什么人,战阳早就不知所踪了,山庄的传送阵也随之启动。只留下他无比惊诧的愣在原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九幽之地,秦宇已经被困几天了,这么长的时间,路露嘉都没有苏醒。他默默的盘算着时间,现在距离明月意识里的蛇灵毒爆发应该只剩一半时间了,必须要想办法出去。

    就在他起身的时候,一旁的路露嘉终于醒了。秦宇赶忙闪到一旁,这个女人绝对有实力一眼就杀了自己,因此他不得不格外小心。

    路露嘉从昏迷中醒来,眼眸之中带着一丝柔弱之色,大概是还处在虚弱之中,没有恢复。当她看到远处的秦宇时,这一点柔弱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凛冽的寒意。

    “是你~~”

    路露嘉脸色冰冷,眉心的水鳞若隐若现,秦宇知道这是洛雪的水心鳞,原来这么就之前这心鳞就在她身上了。

    “是我,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这里可是九天十地下,若是造成坍塌,我们两个都会葬身在这地下。”秦宇说道。

    路露嘉目光微眯,她扫视了一番四周,的确头顶就是稀松的土层,上面附着着冥炎。就算不造成什么震动,也会有沙石不间断的落下,如果当真动起手来,很可能立刻坍塌。只不过就算如此,她也不打算妥协。

    “那就看看我能不能无声无息的杀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