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536章 见多识广

第536章 见多识广

 热门推荐:
    宝斋会上当这所有人的面,两个家族的少主许下了赌约。这下子可是游戏看了,那东源山脉从来都是两家争夺的重点,在两人的爷爷一辈因为一场较量,凌家多拿到了百分之三的开采权利,所以这百分之三不知是利益之争,更是赵家的耻辱。

    “好!凌公子果然是有勇无谋,那这百分之三我也不客气了。今日诸位皆是证人!这是我的五件东西,还请侍者收好。”赵晨旭不给对方反口的机会。

    他立刻就取下了后腰上的一个锦袋,之前没人注意到,都以为不过是个装本源或者其他小物什的东西。这么看来他早就挖好了坑等着凌沣渡跳下去。

    “不把东西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凌沣渡淡淡的说。

    “怎么,你是信不过万宝斋的鉴定大师吗?”赵晨旭说道。

    侍女给凌沣渡拿来一个五层的匣子,在万宝斋交易并不强制公布交易的东西是什么。凌沣渡取出四件东西放进去,然后从怀中掏出那红色的令牌,故意让所有人都看到。

    “我就让你一件,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将红色令牌放在了匣子上。两个侍女同时带着两人的东西一左一右的进去后堂。

    “哼,我看你是根本没有五件东西吧,所以随便凑数。这次你想抵赖也没有用!”赵晨旭冷哼着说。

    还不等凌沣渡说什么,一个惊讶的声音从后堂传出来。

    “这是!!”

    楼层正殿中所有人为之一愣,宝琳宝落两个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惊讶。在里面的那位鉴定师可不是一般的鉴定大师,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能让他赶到意外。

    此时此刻不论是赵晨旭还是凌沣渡心中都慌得要死,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给出的东西没有这种惊世骇俗的价值,都以为是对方的东西。

    若真是那样便大事不妙了,百分之三的开采权已经出口,到时候如何向自家父亲交代。对手必会以此为借口打压自己的家族,甚至会引发战争。

    就在此时,一声银杉的白发老者走了出来。

    “方…方大师,您怎么…”

    宝琳都有些语无伦次,万宝斋的鉴定师在阁中一般是不允许露面的,这不符合规矩。但是眼前的老人并非单纯的鉴定师。

    “凌公子,老朽有一事相问,还望公子能直言相告。”方大师拱手说。

    “额…啊,方大师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问,晚辈必定知无不言。”凌沣渡直接一愣。这种级别的鉴定师平时就算是他老爹也见不着面。

    “不知公子那五件东西…都是从何处得来。”方大师问道。

    “皆是我凌家从战场遗迹中得来。”凌沣渡回答道。他完全忽略了那块令牌,以为方大师询问的是另外四件的来历。

    “哦?那么那块秦岭之令呢?它似乎与其他四件很不相称吧。”方大师说道。

    “是晚辈造次了,那令牌是偶然从下人手中得到的,没有什么特别。晚辈不该恣意胡为,还请大师原谅。”凌沣渡说道。现在想来当时的确太冲动,这万宝斋不是一般的地方,怎么能拿那样的东西出来丢人。

    “没什么特别吗?原来如此。宝落,这里由你主持,宝琳,你随我到后堂。”

    宝琳随他一起转进后堂,外面瞬间就炸开了锅,因为宝落宣布了结果,赵家又输了百分之三。凌沣渡竟然真的用四件东西胜了赵家,这些万江城又热闹了。

    “方老,您这是?”宝琳一脸的疑惑不解。

    “琳丫头,左边是凌家的东西,上面是赵家的鉴帖,你觉得谁家的价值更高。”方大师背负双手背对着宝琳。

    “王级意术,鎏金御龙笛,墨竹居士法袍,冰月镇心丹~”

    宝琳看了看凌沣渡的四件东西,这其中除了薄如蝉翼却暗藏阵势的法袍之外,其他东西都不是什么极品。当然,这是在她的眼中,在凌家这算是上上品了。

    接着她又打开了赵家的鉴帖,美眸刚刚扫过第一行字,她的疑惑不仅没有接触,反而更加严重。

    “九百年的妖魄一枚,方老,这~”宝琳脸色微冷。

    光是这一枚妖魄

    就能抵这四件宝物了,很明显赵家是下了血本的,可是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

    “你觉得我徇私。”方大师没有解释。

    “方老,身位鉴定师,当以物品的真实价值为第一,可以错不能枉,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对鉴定的结果造假,更不能隐瞒已鉴定出的任何信息。”

    宝琳冷声说,一位鉴定师之所以被人尊敬一是因为他们见多识广,能达人解惑。二就是他们有鉴定的准则,这种准则能让人信服。

    “嗬哈哈~小丫头,不错嘛,长大了。你再看看这个,这是那凌家公子的第五件物品。”方大师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

    “这是什么?”

    宝琳仔细看了看,除了背面刻着的龙胤二字之外,正面的秦岭她也不曾听过是哪个远古势力。

    “混阎石。”

    “混阎石!!!能包藏法则的混阎石!!”宝琳震惊的看着手中被雕刻成令的红色晶石。

    “很不可置信是吧。虽然是块没有法则的混阎石,但是能用它来雕刻令牌,这简直就是极尽奢侈之能事。这个秦岭恐怕不简单。”

    方大师脸上笑意不减,他第一次认出此石的时候何尝不是像宝琳一样震惊。

    “可是我阁中从未有任何关于秦岭的记载和信息。”宝琳月眉一蹙。

    “呵呵~琳丫头,你是不是还没去见过你那位儿时玩伴呢。”方大师说道。

    “方老,你是说这龙胤二字是龙胤居?但是这种情况应该是巧合的几率比较大吧。”

    “巧合…这世上没有多少事是巧合的。”

    方大师意味深长的说,说完后便从后殿下楼离去。看他的样子接下来的宝斋会鉴定是要交给别人了。

    宝琳仔细端详了一番手中的令牌,最终她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这块令牌虽然精致,但是就手法和打磨来说都很生硬,也没有一点岁月侵蚀的痕迹,完全就是一个外行人强行打磨的新玉。

    “是新刻的!!好你个筱筱,我说怎么今晚都不来见我,只派个主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