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434章 商人

第434章 商人

 热门推荐:
    交战一回合,所有人都不同程度的负伤,双方都意外于对方意识和身体的承受力,可是形势对秦宇则更加不利。

    几个人杀意凛然转意识攻击为本源体术,秦宇这诡异的攻击让他们不敢有丝毫大意,整顿其体内的本源之后,五个人同时出魄,一头头本源巨兽咆哮而出来势汹汹。

    此前那吉尔幽荻的本源攻击落在身造成的本源扩散让秦宇吃了不小的亏,现在可全都是神魄境的人,若是被这些东西落在身岂不是瞬间身体会消融掉。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秦宇有些『迷』『迷』糊糊,甚至都不能集精力来调动本源灵力,眼看着攻击将至,他激起手里的雷霆。经过灵劫淬炼的雷源强度已经可以与神魄一战,奈何这几人都是神魄五重。

    一道道雷电扩张将各种本源巨兽劈得面目全非却没有实质『性』的作用,它们依旧冲了过来。在这危机关头,惊天的气息从半空降下,黑『色』的妖狐凭空而处。

    黑『色』的气息席卷,那漆黑的爪子在气息之划过,所有的巨兽包括本尊直接被撕裂,堂堂神魄六重这么不明不白的与这里的船一起葬在了黑海里。

    “狐王~”

    黑狐化作人形,自然是随船而行的狐湘。克洛忙恭敬的称呼一声,同时心里狠狠一抽暗道果然妖王是可怕,神魄六重啊,这么没了。

    秦宇恍惚之间看到狐湘的身影,随即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原本不想欠的人情终归还是躲不过。这下他们在谋划的事恐怕还是要落到自己身了。

    秦宇地的找了一大块漂浮的船板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这次意识的受伤给了自己一个警醒,以后若是还要面对神魄五重的对手,自己不光要修炼意识,还要修炼对应的意识之术才行。

    “你也恢复一下吧。”

    狐湘平静的看了秦宇一眼,对克洛说道。后者也不客气,同样开始调息,她也守在两人身边直到他们恢复行动能力。这次秦宇没有一直修炼到意识完全恢复,只是缓和过来以后便停止下来。

    “多谢!”秦宇走前去。

    “怎么?不说我自作多情了。”狐湘淡淡的说。

    秦宇无奈的摇摇头,道“不想欠的已经欠了,算你的确是多管闲事,我也不可能熟视无睹。”

    在没有欠人情之前他可以不近人情,甚至得罪人。可是人情都欠下了,他怎么还能置之不理。毕竟人家救了自己的命是没有错的。

    “你~~哼!”

    狐湘被他气得不想说话,这个家伙自己救了他他还说是多管闲事,早知道让他死了算了。要不是这次出来事先和贝尼库鲁斯有过约定,她一定会让这个家伙好看。

    “有事可以说,我会尽力还你人情,若是没事我先回去了。”秦宇转身欲走。

    “站住!听贝尼公子说~你的意识强度神魄六重还强。”狐湘轻喝一声叫住秦宇。

    秦宇没有回身,只淡淡的回答道“他说错了,我只是玄魄。”

    “管你是不是玄魄,我刚刚救了你的命,不久之后我们四人有件事要去做,还差一个意识强大的人。你和我们一起去。”

    狐湘冷冷的说,旁边的克洛一脸懵『逼』,他没想到秦宇敢和一个妖王这般说话,更没想到的是狐湘居然还忍了下来。

    “什么事?”秦宇问道。

    “等这次出航回去你知道了。”她回答道。

    “那我拒绝!你换其他要求。”

    秦宇不会答应她一件不知道的事,再者说万一洛雪感应到水心鳞所在,自己会离开船队帮她寻找,哪里还能等到出航回去。

    “你…这件事对你也有益。我看你意识虽强,但好像没有什么意念之术,这件事如果成了可以得到一种意念之术。”

    狐湘差点没忍住去暴打他一顿,最后还是忍了下来缓和语气解释道。背对着她的秦宇眼精光一闪,意念之术这倒是勾起了他的兴趣,这正是现在他需要的。

    “那好吧,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我和你去。”秦宇答应下来。

    在这时,远处的沉船区卷起一阵风暴,在凛冽的风声之传来一声震天的龙『吟』。

    “不好!是公子出事了。”

    克洛立刻飞身而起,秦宇和狐湘也追了去。随着不断的接近,空气的压迫感也愈发强烈,风暴之一片片的枯叶在飘。

    秦宇总觉得这叶子有些古怪。从气息来看是本源所凝聚的没错,可是又能感觉到无强烈的意识存在感。这种状态和雷鸣剑有些像,是本源和剑意共同凝聚的。

    “小心点,这些叶子都附加了意识攻击,应该是某种意念之术!”身边的狐湘沉声说道。凛冽的气息从娇躯散发,周围的叶子凝聚的本源散去,留下了一片片无影无形的叶子。

    秦宇心里一凛,若是把他看做本源,一旦落在身将会吃大亏。甚至莫名其妙死于非命了。

    三人很快赶到那风暴心,双方的战斗已经停了下来,贝尼库鲁斯一脸惨白嘴角血迹斑斑,他身边的三大妖王和疾翾也都是气息低糜。四周的海面为之一空,船骸都不见了踪迹。

    对方的人也是各自『摸』了『摸』嘴角,看起来双方是不相下都有负伤。

    “是居家的居赢耒!”看到为首的人胸口的族徽,克洛一眼认出对方的身份。

    “贝尼库鲁斯,你果然是在韬光养晦~”

    居赢耒眼睛微眯,目光之带着凛冽的杀意。看他的模样似乎是与贝尼库鲁斯有恩怨。连三个妖王都没能胜对方,可想而知这居家的实力也不弱。

    “难不成像你一样被打到连狗都不如,被驱逐到拉菲斯港口?”。

    贝尼库鲁斯罕见的出言讥讽,在秦宇的印象里他可是个随时带着笑容,彻彻底底的商人。而且是那种赚了你钱你还觉得这个人不错的商人。

    “好!今天让我这个连狗都不如的人取了你的狗命!给我!”居赢耒嘴角抽动,脸『色』阴沉无。

    longshendouzu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