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395章 冷眼旁观

第395章 冷眼旁观

 热门推荐:
    比起古朝的人,这死亡冰宫更加让人忌惮,据云裳的调查,这死亡冰宫乃是凌驾于诸王朝之上的超级势力。这里的王朝指的是高级王朝。

    而师姐所在的清岭冰宫乃是它在大禹的一个分支雪颐宫下的分宫,并且不久之后师姐就去了主宫,不在大禹了。

    主宫的所在连现如今的秦岭也查不到什么消息,连古朝和周边的几个高级王朝都只知道分支的雪颐宫主宫,可想而知这死亡冰宫的势力之强大,这才真正的是一尊庞然大物。

    雪颐宫是和各大高级王朝平起平坐的,除此之外向是清岭冰宫这种分宫在每个高级王朝内只要有冰雪常年覆盖的地方都有坐落。

    死亡冰宫一向都很低调,因此关于他们的消息很难查到。眼前这个丹公子几年前就是清岭冰宫的公子,一直都与秦宇不和。

    面对一拥而上的王将众人,秦宇一无所动,当所有人都凌驾九霄神山上空时,手中红色雷鸣剑出。

    下一刻,天空中所有的玄尊无一例外全部陨落。一朵朵雷光之花突然从他们体内绽放,他们甚至一个个都还保持着狰狞肃杀的表情。

    秦宇唯一的动作就是拔剑收剑,而且都是一瞬之间,接着从玄魄五重到一重,一共一百多玄尊直接陨落。

    秦王朝和两个执事家族的人瞬息时间就被剪灭,萧长生等人不由得脸色阴沉,当秦宇的目光投过来时,刚刚还在空中观望的人都作鸟兽散。

    “听说你当初和我哥一起曾经得到了一本逆天的法诀,萧少主,当日你看着自己发迹的灵元宗被屠戮而袖手旁观,莫非今日又要看着九霄神山覆灭望风而逃吗?”

    秦宇看着天空中仅剩的几个人淡淡的说。语气虽然平静,但其中的肃杀之意溢于言表。

    萧长生脸色阴晴不定,纵然他现在已经是玄尊,可是九霄凌云诀也只能帮他提升到六重玄尊。但是六重玄尊在秦宇面前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九霄神山的诸位师尊门主,长老仙师们,我记得几年前你们不是都很高高在上的审判他人吗?”

    “随便一句

    话就能生杀一个宗门,那是何等霸道豪气,如今为何一个个都成了缩头乌龟。”

    “今天凡是参与戕害我灵元宗众弟子的人一个都别想逃,血债血偿,我要拿你们的头颅去祭奠逝去的师兄师姐们。”

    秦宇用灵力将声音扩散出去,整个星云神宗都能听到。但是整个星云神宗都寂静无声,他们都知道那个讨债的人回来了。

    在他的声音散去之后,四个身着星辰法袍的老者踏空而来,紧接着在他们身后还有五六个老人,每个都身穿青龙长袍,法袍上都绣着将字。

    “宗主!师尊~”

    萧长生立即隔空躬身,这四人就是宗门的宗主和两个执法殿主,以及九霄神山的门主显霄。

    “秦主,灵元宗的事是我星云神宗一念之差铸成大错乃至于此,如今悲剧已经酿成,不知你要如何才肯息事宁人善罢甘休。”

    星云神宗宗主星域客气的拱手,而今的秦宇再也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小小淬体养气了,他的能量在古澜区比一个中级王朝还要恐怖。

    “当日到武城审判我的执法弟子给了我一枚戒指,其中尽是我宗门师兄师姐和长辈的头颅,今日我不想牵连谁,也请你们再给我一枚戒指,让我带回去祭奠英灵。还有,从此解散九霄神山。”

    秦宇目光如刀的削过众人,那丹公子从一开始便一言不发,他的心中有一丝隐隐的不安。

    “秦主,老朽禹川,乃是大禹王朝十龙将之一。灵元宗之事我等也有耳闻,当时主张灭宗的执法长老以及在武城被你所斩,身下的都是听命行事的淬体境弟子,还望你能高抬贵手,不要牵连无辜。”

    身着龙袍的老者心平气和的说道,直接把所有责任往一个死人身上一推。

    “我在这里等待百息,如果我要的那枚戒指没来,那就别怪我自己去取了。还有那天幽魄!”

    秦宇语气转冷,别说只是龙将,今天就算是那古澜王亲自前来,自己也不会善罢甘休。

    “秦主,天幽魄乃是奉古澜王之命负责封印看守,老朽劝你最好不要打它的主意。

    ”

    禹川说道,现而今的秦岭可谓是如日中天,所以秦宇知道天幽的事他也不觉奇怪。

    “还有九十息!”

    秦宇不再废话,双手抱着立在艾欧身边,目光下垂看着地面平静的数着时间。

    “秦宇!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忘了曾经你也是宗门子弟。现在你的师尊还在北丘山,难道你连他也不认!”

    左边执法殿长老怒道。秦宇充耳不闻,依旧自顾的报数。一众人脸色一变,特别是显霄更是。

    “既然你要咄咄相逼,那么就同归于尽,大不了一死,再拉艾尔一族垫~”

    显霄话音未落,秦宇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面前,手里的长剑划过血溅长空,凛冽的剑芒直接刺破丹田。

    “同归于尽~你还没有资格!”

    秦宇已然回到原地,而那显霄则是坠落森林,这电光火石的速度谁能反应过来。一代门主显霄丹田尽碎跪在地上,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废人。

    “我记得你曾经废过我未曾谋面的师姐的丹田,让她永远跪在你九霄神山的山门前以彰显你神山之威神圣不可侵犯对吧。现在滋味如何。”

    所有人反应过来时他们心中升起的不是愤怒耻辱,而是惊恐和惧怕。

    “你们还有七十息时间。”秦宇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禹川等人打了一个寒颤,随即四散而去。

    显霄昏死过去,而那萧长生虽然脸色难看,可是见到自己师尊如此模样却也一言不发,秦宇心中冷笑不已。

    这显霄当初便是收了张家的一枚临玄丹才使得灵元宗被灭,他自己倒是突破了玄尊。这罪魁祸首,秦宇又岂能容他。。

    而他也算看清了,这萧长生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此看来那七灵珑对于哥哥之死的推断并不是凭空臆断,此人的确是个有城府无情无义的人。

    所有人都离去,只有这个带着冰雕面具的家伙从一开始说了一句话之外便如外人一样冷眼旁观,秦宇愈发觉得今日之事恐怕不会这么简单,对方的目的似乎并不在自己。

    longshendouzu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