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289章 去而复返

第289章 去而复返

 热门推荐:
    “秦宇!你说什么”,洛雪坐在自己的小屋前瞪大眼睛看着秦宇。

    “洛雪,这两年来我想过了,这些大家族和势力盘根错节,纵使我一人不惧,但我的朋友亲人却难以幸免,所以我打算建立一个自己的势力”,秦宇坐在篝火旁。

    “好啊,到时候你做掌门,我就当个大护法,谁敢欺负你的朋友,我们就要他好看”,小姑娘顿时就高兴起来。

    “我一个人纵使再强也是分身乏术,哪怕我能灭了那罗弗家全族,但也不能保证不被小人算计。想要保护亲人朋友,就必须要有自己的势力,一个傲视苍穹的庞然大物,一个就算我死了也能屹立不倒的势力”,秦宇说道。

    这两年来他想了很多,灵元宗的仇一定要报,但以后自己还会有朋友,有亲人。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不能总是孤身一人。

    既然这个世界的宗门和势力不如自己所愿,那自己就靠实力去创造一个。

    “我支持你,到时候看谁不爽就揍谁”,洛雪攥了攥粉拳。

    秦宇一阵无语,这个小妮子要是真当了什么大护法一定是那种超级护短的类型。

    “所以我现在要先累积一点资本”,秦宇说道。星武商店是个超大的资源库,给他一个人的话一辈子也用不完,而且他也没那么多玄晶去兑换,所以可以借他人之手把东西换出来。

    然后再把这些资源换成玄晶也好,做其他的也好都方便很多。总之就是先将这个宝库开发一下。

    下面一连十多天秦宇都安静的修炼,现在的气海中已经充满身体五气了,他也不知道这是哪个境界,只是玄诀现在已经四十三级。

    不过这两年他都在悟剑,以及在跟千依学习星魂的运用,修为上没有多少精进也很正常。

    两年时间他对星魂的运用已经有了实质性的改变,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常用的青荷。在千依的帮助下,他编织了一套以吞噬属性为核心的处理方案。

    凡是被青鱼吞入腹中的东

    西都会自动按照这个方案去执行,这可是秦宇的第一个作品,只不过现在还没机会用。

    十多天之后吴幕再次来到秦岭,不同的是这次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三个人。

    “秦岭?吴幕,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出手通灵丹的地方?”,三人看着山丘上的雪居说。

    “开什么玩笑,他如果真能拿出这丹药为什么不去拍卖会,去大禹随便都能卖出十倍的价钱”,另一人也是不屑的一笑。

    “信与不信在你们,但你们最好不要作死”,吴幕冷冷的说着,而后一个人走上了小道。

    “怎么办”,白衣人问。

    “我看应该不假,这几天他跑遍了周边三十城到处收集妖兽血液,说不定还真能换到,不如跟上去看看”,旁边一人说。

    “赞同,先看看他有多少底子,如果只是二重或者一重,那你我联手想要什么还不是信手拈来吗”,为首的人露出一丝阴诡的笑容。

    只是他不知道死亡在向他一步步靠近,为首的男子一步步向前,当他走到剑碑十步距离之时,剑意感受到敌意迸发,顷刻之间无数剑影飞掠。

    大步向前的男子被突如其来的剑气刺破身体,气息瞬间萎靡,另外两人距离他两三步呆立的站在原地惊魂未定。那剑气从他们脸庞掠过,半晌之后两个人才飞也似的落荒而逃。

    吴幕看到这一幕心中冷笑,这三个人平日在各自的城中胡作非为,大楚自从有了西洲联盟的支持,这些以前在西洲作恶多端的人很多都来到了大楚。

    “前辈,晚辈再次打扰”,他站在院子前躬身。

    大门打开,那笼篝火还在燃烧,今天的秦宇穿着一身华丽的黑袍,头戴玉冠。脸上带着一副石质的黑色面具,整个人气质为止一边,不怒自威。

    “外面是你的朋友?”,秦宇看着逃窜离去的两人淡淡的问。

    “前辈别误会,他们不过是涪城周围三城的参军,不是我大楚之人,是西洲联盟来的”,吴幕说道。

    “西洲联盟?”,秦宇倒是有些意外。

    “是的,这两年大楚半数以上的城市参军都是西洲联盟的人,刚刚那三个就是西洲魂轩的凝魄境”,吴幕回答道。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秦宇问道。

    “是的前辈”,吴幕递过戒指。秦宇转身进屋,片刻之后出来,换给他一个金色盒子和戒指。

    “多~多谢前辈”,吴幕检查之后顿时欣喜若狂。

    “刚刚你说大楚有很多西洲联盟的人,不知十八个势力中可有一个女子为主的势力”,秦宇问道。

    “这个晚辈不清楚,不过到大楚的人中没听到过有女子为首的势力”,吴幕回答道。

    “多谢”,秦宇关上屋门。吴幕自行离去。

    所谓好事不出门,逃走的两个人立刻就将事情告知了魂轩的其他人,也因此很多人也知道了秦岭的存在。

    几天之后,两个人去而复返,与他们同来的还有几城的参军,以及他们所属魂轩的虚魂使者。

    “来了吗”,修炼中的秦宇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气息,这气息至少是尊者级别。

    剑碑的剑意激发,剑气迎着大雪纷飞,一群同样身穿黑袍的人一步步的走上岭来。当他们来到门口时,落在院门之上的三个字迸发出更加凛冽的剑气。

    为首的两个年轻男子一同挥手,黑色的气息将飞掠的剑气尽数抵消。

    “我们远道而来,这似乎不是待客之道吧”,左边的长发男子淡淡的说,黑色的气息一瞬间撑开,身后的森林天空全都消失不见,无尽的黑暗侵袭黑雾。

    就在这时,紧闭的大门打开,一道剑芒自屋中射出,金色的华光划破黑暗,将他身后的气息尽数抹去。长长的剑芒直逼他的眉心。。

    两根手指问问的钳住剑芒,两个男人同时眉头一皱。也就在这时,一身黑衣的男子走了出来。

    “不同的客人,自然有不同的待客之道”。

    longshendouzu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