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249章 有荷花奖?

第249章 有荷花奖?

 热门推荐:
    “呵呵~呵~臭屁鬼,没想到你这么多坏心眼儿,和别人打赌自己却脚底抹油”,连芈清脆的笑声洋溢在迎面呼呼的风声中。

    “这叫坏心眼?他可是凝魄境,虽然我一定能胜他,但若是他恼羞成怒…”,秦宇话音未落,身后怒吼之声顿起。

    “秦宇~你给我等着,我末业尊者一定要你好看”。

    雷霆般的怒吼从好几十座山峦外传来,秦宇后脊一凉头皮发麻。其他人也是嘴角抽搐,这是多大的怨才用灵气传音万米之遥,就为了让他听到。

    “看到了吧,就算我赢了他也会让我好看”,秦宇说道。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连芈好奇的说。

    “没什么,只是那朵青荷会爆而已”,秦宇淡淡的说。他很清楚自己的掌雷还太弱,面对养气境还好说,但是面对凝魄境是绝对不够的。

    可是虽然不能怎么样,但是雷霆爆炸之后弄他个全身焦黑衣服破烂蓬头垢面还是不成问题的。现在那人定是衣不蔽体,所以才会这么愤怒。

    “对了连兄,妖纹石还给你”,秦宇交还妖纹石。

    “秦兄真是重义之人,多谢了”,连影再次道谢,今天的事就算秦宇拿走了妖纹石他也没什么可说的,因为不是他的话这妖纹石和性命都是别人的。

    “连兄严重了,走吧,我们去药山”,秦宇说道。

    “还去药山?万一……”,连芈还有些后怕,若是被刚刚的人逮到,那一定是死得透透的。

    “走吧,是福不是祸,再说他未必会去药山”,秦宇说道。

    一场惊险刺激的妖魄之争就此画下句号,秦宇不仅对于天道有了自己的看法,更对星魂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它绝对是超越大陆修炼机制的存在。

    “看来以后还要多花点时间琢磨琢磨了”,秦宇心中这般想着。

    大家一边恢复一边朝药山去,到药山之后,那什么末业尊者还好是没在,但是这里的人可以说是很多很多,秦宇也算是知道什么叫做丹海。

    没有登上药山之时不知道它另一面的情况,只知道有几条超级丹河从其后流出,并且其后灵气之浓郁甚至胜过化形的灵劫。

    登上药山之后才知道所谓的药山是连接着一片超级丹海的一连串山峦,在数百座山峦的包围中有一片一望无际的丹海,而这药山是其中最大的山峦,伫立在丹海之中,也是四河流淌出去的缺口。

    在这丹海之中随时可见灵气蒸腾化

    雾凝聚成丹,各种异象连连,虽然大部分都是淬体丹,但是也有其他丹药。只是这一望无际的丹海深不可测,谁也不敢轻易的涉足。

    当他们出现在山峦上时,这里已经没有留下多少人,想来是因为他们来得比较晚的关系。大多数的人都是熟悉面孔,都是之前目睹灵劫的人。

    “连兄,这药山有什么特别吗”,秦宇问道,五个人找了一处地方小憩。这里地大人稀,因此没人在意。并且大部分人都是盘膝而坐静静的修炼。

    “对于凝魄境的尊者来说大多都是来此修炼的,但很多人是来碰运气的,一旦遇到丹海异象就有可能获得稀有的丹药,甚至是外面调配不出的丹药”,连影说道。

    “明白了,若是新的丹药,那就等于是新的配方。换言之在这里等的人除了修炼的尊者前辈,就只有拿这些新配方有益的人了,例如拍卖会或者宗门家族对吧”,秦宇说道。

    “秦兄真是聪慧过人,你看那中间伫立的丹柱。丹海下沉低于了红色的岩层时就说明有很大几率出现丹海异象。但至于是不是新的丹药就不得而知了,说不定只是一堆上品淬体丹”,连影说道。

    “哥~臭屁鬼,我们要在这里一直等啊,这样好无聊的”,连芈一听就第一个反对。

    “就看看所谓的丹海异象,然后就走,信了吧”,秦宇说道。

    “这还差不多”,连芈顿时笑逐颜开。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影响她单纯的心智。

    就在众人目光投注在丹海时,一群人沿着药山的栈道走了上来。

    “汤兄,这便是药山吗”,为首的男子一身蓝衣,胸前绣着一座刺破云霞的高山。

    “金兄第一次来,药山的丹海异象可是很壮观的情景”,另外一男子手拿折扇。

    “金师兄~”,另外一人打断了两人的谈话,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秦宇的后背。

    “离术,怎么了”,一行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金师兄,是秦宇~”,森冷的寒意散发,江离术眼中杀意四溢。

    “这群人真讨厌”,连芈拧着月牙眉,这些诶人一个个气势汹汹让她心中很不舒服。

    秦宇转过身来,一眼看去就有两个他认识的人,江离术让他不意外,但那个手拿折扇的人让秦宇意外。他是那个在风城自己见过的汤姓男子。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秦宇摇摇头。而后继续观海。

    “此人便是秦宇,那个残杀同门色~欲滔天

    的秦宇?”,金姓男子凝视着秦宇。

    “这位朋友,我们又见面了,不知是否还记得在下”,汤公子则是直接上前招呼。

    “当然,那日多亏公子解围,在下秦宇,不知尊姓大名”,秦宇客气的拱手。此人姓汤,说不定与汤雨奚有关系,因此对方客气,他自然也不会恶语相加。

    他判断事物的标准已经不再是情绪和仇怨,否则的话以前羞辱他的那些同门还不都被他一个个穿小鞋。

    “汤吾与,秦兄别误会,我可不是紫金香菱家族的人”,汤吾与笑着说。

    “秦师弟,还真是久仰大名了。不知你对我小师妹的死有何解释”,金姓男子走上前来。

    “九霄神山的外围执事弟子金执”,蓝邱泽神色微凝,眼前的人在九霄神山虽然地位不能与萧长生相比,但也绝对是举足轻重。

    “汤兄,这是你的朋友?”,秦宇只当没看见。

    “族中长辈的要求罢了”,汤吾与也不避讳。

    “秦宇,你这个畜生竟然还敢这般张狂,小师妹那般天真无邪,你连她也不放过,真真是罪大恶极死有余辜”,江离术悲愤交加振振有词。

    “嗯?臭屁鬼,你对人家小师妹做了什么事吗”,连芈八卦的心情上来了。连影无奈的摇头,一把拉住自己的妹妹。

    “两位朋友,紫师姐蓝师兄,你们千万不要被他蒙蔽,此人内心阴诡人面兽心,若是轻信了他,以后一定会为其所害,到那时悔之晚矣”,江离术言辞凿凿,一众没有见过秦宇的弟子全都怒目而视。

    “喂喂,那边的,你别只说这些没用的啊,他到底怎么加你们家师妹你倒是说啊”,连芈可是兴趣很浓,她以为是秦宇的什么风流韵事。

    “师妹~师妹被她…被她侮辱后自尽了”,江离术那叫一个声色俱厉,就好像真有这么回事。但是在他的话出口之后一直兴趣浓浓的连芈板起了俏脸。

    “我还以为是什么把柄,原来只是信口胡诌,真无聊”,连芈根本不信。

    “秦宇,你还有何话讲”,金执神色肃穆,一副问罪的样子。。

    而秦宇会理他?面对江离术的叙述他直接选择性忽略,这件事如果是针对自己的,那么现在自己离开了宗门,身后的那只手一定会跟来,所以没必要费什么唇舌。只等着逮住那只手就行了。

    “哼,犯下如此大罪竟还不知悔改,今天便要拿回神山问罪,给我拿下”。

    longshendouzu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