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221章 太久

第221章 太久

 热门推荐:
    对于秦宇拥有的紫电,冬阳很是吃惊,虽然这紫电相比雷霆相差太远太远,但是这可是雷霆啊,整个大陆她都没听过有谁能将这种毁灭之力留在体内。

    而秦宇却不知道这些,他也不知道紫电的由来。不过有了紫电的不断锤炼,两具阴傀身体是愈发精密,已经突破了高级阴傀,直逼黄阶。

    根据冬阳的说法,阴傀分为四阶,分别是天地玄黄,黄阶阴傀就有堪比养气境的力量了。而且免疫任何气势攻击。养气境的力量都无法破防。

    这也算是一张底牌,因此秦宇一路上是倾力锤炼。一直到七歆城,这座城市看起来破败不堪,甚至还没有那小小的暮云镇繁华。

    不过也托这两具阴傀的福,秦宇境界得以突破,总算不是淬体三重了,突破了两个境界,现在是淬体五重之境。

    “云裳,买主要求在哪里见面”,冬阳问道,三人一起下了飞行灵兽。这些天来大家算是相熟,不过暮云裳还是对他们很恭敬。

    “小姐,在城中的天秀阁。不过护送失败货物丢失,我只需要去佣兵协会告知结果即可”,暮云裳回答道。

    三人走在街上,两个阴傀穿着宽大的黑袍跟着,就像两个随从。黑袍掩盖了它们僵硬的动作,因此看不出这是两具阴傀。

    “嗯,那你去佣兵协会,我们去天秀阁。买水晶棺的人应该与我认识”,冬阳说道。

    “是,小姐,事后我来找你们”,暮云裳离去。

    秦宇和冬阳来到天秀阁,这里人稍微多一些,但也远不如东洲的一个小镇繁华。天秀阁似乎是佣兵们交割货物的地点,所以才人来人往。

    来到天秀阁之后,两人找到了暮光佣兵团的驻点,在七歆城暮光佣兵团算得上是赫赫有名,因此它的驻点是单独的一层。当冬阳出现在阁中之时,大厅中顿时为之一静,所有人都惊为天人。

    所有人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走上楼去,整个七歆城方圆十多座城市,能够与眼前的女子相比的恐怕就只有暮光佣兵团的暮美人,但是两者的气质却大不相同。

    上楼之后就

    是驻点了,阴傀守在楼下。在靠窗的桌前,一个男子坐着,他身旁是一位老者负手而立,身后则是两个侍卫威风凛凛。光是这两个侍卫,秦宇就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面对山门的师尊一样。

    而对方也似乎感觉到了目光的注视,男子转过脸来。面容英俊自不必说,他眉骨凸出,双目炯炯有神,整个人气宇轩昂令人不能直视。当看到冬阳之时,他先是一惊,随后一喜。

    “小姐,一别两年,没想到真的是您”,他连忙起身,对着冬阳拱手躬身,语气无比的恭敬客气。两年时间在他口中似乎只是弹指一瞬。

    “拜见小姐”,两个侍卫直接单膝跪地行礼。

    秦宇不由得看了冬阳一眼,他曾经想过她的身份必定非比寻常,但是却没想到这么吓人。从他感觉来说,现在跪在冬阳面前的可是两个尊者级别的强者啊。难怪她要支开暮云裳。

    “起来吧。我们过去坐”,冬阳主动挽起秦宇的手臂。

    一老一少和两个侍卫全都目瞪口呆,他们的脑中飞速的思索着能够与眼前这位身份对等的公子少爷,但是眼前的男子都不是这些人之一。

    “别有太大压力,我是想给你要两件东西。这东西非同小可,如果没有当面拿到,到时候会惹来麻烦”,冬阳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东西?”,秦宇眉头一皱。他并不像要冬阳的什么东西,而且既然是要,那就要付出代价,他宁可不要。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两件东西放在任何人手中都是废物,只有在你的手里才能发挥作用”,冬阳怎么会不知道秦宇所想。

    秦宇不再说话,两个人并排而坐,四个人恭敬的立在一旁。

    “收下这枚戒指,把那两件东西拿来”,冬阳将一枚灵戒放在桌上。

    “小姐~这怎么敢当,东西老爷子交代过赠与小姐,我怎敢收任何东西”,男子后退两步躬身说。

    “戒指中的物品是星老需要的,收下之后东西就归我,我会送人。希望你们不要找麻烦”,冬阳说道。

    “送人?何

    人”,男子眉头紧皱,那两件东西可是传家之物,虽然他们已经不能修炼了,可是也绝不能外传。

    “秦宇,大禹王朝”,秦宇突然起身。

    冬阳剑眉紧蹙,想要制止却已经来不及了。本来她只想当面将东西给秦宇,让对方看到就行,免得以后多生枝节,并不像让对方知道秦宇的来历。因为他现在还太弱小了,自己又不能一直在他身边。

    “送给你?”,男子的目光变得深邃无比,从上楼的一刻还未见到秦宇,他就知道秦宇只是淬体五重。

    “现在的我的确没资格,但总有一天它会在我手中熠熠生辉”,秦宇直视对方的目光,眼中的坚定总是面对深渊也不改变。

    “希望小姐的目光没错,否则就算已经送出,我家还是会将其收回”,他转向冬阳,将一卷金色的卷轴和一个匣子放在桌上,而后拿着戒指离去。

    男子和老人离去,两个侍卫则是面无表情的站在冬阳身后,冬阳拿过两件东西塞给秦宇,眼中满是埋怨之色。

    “就几句话没叫你就被你发现了”,冬阳说道,从进入天秀阁她就没提过秦宇的名字,连称呼都省了,就是不想透露给人知道。

    “压力总不能只让你来担”,秦宇收起了两件东西。

    “宇,我要走了,这次估计好很久很久才能再见了”,冬阳说道。

    “还是不能说吗”,秦宇问道。

    “等有一天你能不怕刚刚哪个人找你麻烦了,你就能知道我家的事了。否则千万不要问,也不要打听”,冬阳郑重的说。

    “我不会让那天太久的”,秦宇柔声说。

    “嗯,那我走了,叔叔阿姨你不用担心,等你来找我了就能见到他们,不来的话他们就是我的人质”,冬阳起身巧笑嫣然。。

    “既然这样,我是不是先收点利息”,秦宇一把环过那纤细的腰肢,在那娇艳的红唇之上轻轻一啄。

    两个侍卫双眼之中杀意凝聚,但是当他们看到秦宇的手时顿时一愣,眼里的杀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深深惊诧和不可置信。

    longshendouzu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