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209章 完全无用

第209章 完全无用

 热门推荐:
    “秦宇~这边”,汤雨奚看他站在门口便唤了一声。

    “蓝师兄,雨奚,这是~”,秦宇来到她身边坐下,来前汤雨奚曾说过是来取货的,需要他帮忙看一下所谓成色,但是现在怎么弄了个宴会。

    “骆家变卦了,因为大夏王朝战事吃紧,因此这暗薰草参的需求也吃紧。而在我朝中只有这风城的风朔谷有大量的野生暗薰草。除去每年上缴王朝和家族的,剩下的都是由城主自行处置”,汤雨奚低声解释道。

    “大夏王朝?”,秦宇眉色微凝,之前星云神宗属于一个王朝就让他很吃惊了,没想到还有一个大夏王朝。他还小白一般的以为星武大陆就是大禹王朝呢。

    “在我大禹的周围有两个王朝,大夏和大楚,两个王朝的人原本都是大夏的王室,后来因为权力之争而分裂,所以一直以来两朝都是征伐不断”,汤雨奚说道。

    “那么战事不会波及吗”,秦宇第一次听说宗门之外的事情。

    以前在宗门他觉得星云神宗就是庞然大物,后来知道了乾天神宗,本来以为是两雄并立争锋,没想到它们都属于一个王朝。看来自己得好好的重新了解世界格局了。

    “关于这些事秦师弟在任何地方都能买到一本南怀实录,里面有详细的介绍”,蓝邱泽说道,三个王朝的事就算说个十天十夜也说不完。

    “那么据我所知这暗薰草只是有极好的止血治疗外伤效果,而这类灵材似乎并不少,怎么只有暗薰草备受争夺”,秦宇切入主题。

    “那是因为暗薰草的根有一种特殊的汁液,喝下之后能够在一定时间内免疫澜海瘴气。大夏和大楚都和苍星澜海接壤,每年冬季苍星澜海都会爆发一种瘴气。所以才会如此稀缺”,汤雨奚解释说,这些事也不是秘密,基本上连平民都知道。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草参的质量越好就越有效”,秦宇明白了,除了这两个王朝之外,大禹应该也是每年都有在囤积的。

    “所以这次应该没我什么事了,多半大夏那边会来人,一定会报出天价。这骆付请这么多人不过是想太高价格而已”,汤雨奚俏脸之上显出一丝无奈之色。

    “我看不尽然,雨奚你也可以争一争”,秦宇说道。

    “没机会,这批暗薰草对大夏非常重要,甚至可以扭转战局,他们一定会出天价的”,汤雨奚摇了摇头。

    “等着看吧”,秦宇说道。

    一个个衣着华丽的公子小姐,家主老人来到席间,这其中也有认得汤雨奚的人过来打招呼。当天色渐暗之时,一行身穿戎装身披貂裘的人踏雪而来。

    一行九人分为两队,一个为首,所有人都穿着厚重的盔甲,带着遮面的头盔,只能看到眼睛。在厚重的盔甲中也不知道身型和男女,之能看得出身高和大致体型。

    “骆城主”,为首的人大踏步走进大厅,她的声音略微低沉,但是清细润泽,显然是一名女性。

    “莫非是夏王朝赫赫有名的巾帼英雄飞凤将军”,骆付起身拱手。

    “骆城主过奖,听闻您手中有一批暗薰草参,不知可否卖与我大夏”,她直说来意。

    “呵呵~将军且坐,如您所见,在座的公子小姐都是为了暗薰草而来,所以一切公平竞争”,骆城主笑着说。

    她也似乎有所预料,在留好的位置坐下,刚好就在汤雨奚的对面。八个人立在她身后威风凛凛,这种气势不是修炼带来的,而是由内而外自然散发。

    “好,诸位既然都到了,那我也不卖关子了,这次的暗薰草都是十寸以上的,一共八百六十七株。这个数目我想飞凤将军最清楚意味着什么吧”,骆付说道。

    “够我夏朝大军三年之用”,她也直言不讳。

    “行了骆城主,你就说你要怎么才肯卖吧,在座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需要你做这些解释,开价”,双腿搭在桌上的公子不耐烦的说。

    “好!高公子果然爽快,那我也不再废话。十亿,再加一个条件”,骆付说道。

    “十亿!骆城主,你可知道在我朝暗薰草十个金魂币就能买一斤,就算都是十寸以上,市价也不过是五六万一株。而且我朝没有澜海瘴气之危,暗薰草只能用来止血疗伤,十亿未免太过了吧”,一个目光智叟的老者说道。

    “嗬嗬~云老此话不差,但是有句话叫

    做此一时彼一时,我也没强迫任何人买”,骆付脸上笑容依旧。

    “十亿,本公子要了”,高公子说道。

    “我出十五亿”,另外一人出价。

    这就像是一场小型拍卖会,各种人各自叫价。汤雨奚则是柳眉紧蹙,这个价格和她给出的价格简直是天壤之别。

    “雨奚,你当时出多少金魂币”,秦宇凑到她的耳畔低声问了一句。

    “一百”,雨奚淡淡的回答。

    “一百亿?”,蓝邱泽微微惊讶,一百亿的价钱骆付没卖,现在竟然十亿就卖了。

    “看来他找了不少托啊,这次有好戏看了”,秦宇微微一笑。

    当价格叫到二十亿时,大厅中已经是鸦雀无声,来到的各大家族全都是一个个面带冷色。二十亿在其他家族他们能买到十倍数量的暗薰草。虽然不一定都是十寸的,但要用也是足够了,就算卖给大楚也能赚会十倍的利润。

    “二十亿没有人加价吗,那我就承让了”,坐在中间的一个中年男子站起来拱手说。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大夏王朝的人。

    “我出三十,若是邹兄还有意,那就让给你了”,另外一个人咬咬牙出价。

    “四十”,邹家主直接加了十亿,大厅中的各家公子家主都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

    “邹家主果然豪气,可还有哪位朋友要出价的”,骆付看着大夏王朝的人。八个人目视前方昂首挺胸而站,为首的飞凤将军也是把玩着手中的玉杯,全当没听见。

    宴会的气氛有些僵硬,骆付脸上的笑容也微微凝滞。

    “我出五十亿”,这时又一位家主报价,然而飞凤将军继续充耳不闻。

    在座的人可都是掌一家一族的人,他们岂会看不出点门道,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冷笑。很明显飞凤将军也不是省油的灯,完全看穿了他的心思。

    场面十分尴尬,骆付原以为以大夏的战事,对方必定对这批暗薰草思求若渴,却没料到她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这时候汤雨奚明白秦宇说的机会了,现在价格几乎降了一半。

    “五十一亿”。

    longshendouzu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