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129章 不咸不淡

第129章 不咸不淡

 热门推荐:
    “一个体魄九重也敢这么嚣张,看来传言当真是一点不假。想要这观战区?把那个秦宇叫出来吧”,白衣男子站起身来不咸不淡的说。

    “斗玉魂,你不知道宗门规矩吗”,雪薰站了出来说道。

    “我倒是忘了,雪师姐你也是灵元宗的人。知道又如何,星武大陆从来都是实力为尊,有本事的随我下场,否则该滚的滚,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斗玉魂根本不买账。

    “好~那我就陪你比划比划”,雪薰眉色一冷。

    “雪师姐,你若是想比个高低,你我大可在门内比试。今天心里不爽的可不止我一个,你能挡一个两个,难不成还能挡十个百个不成”,斗玉魂说道。

    “你~”,雪薰还想说什么,萧长吟走了出来。

    “这位师兄,怎么说大家也是分属同宗,以后说不定还会同在一门,你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他笑着说。

    “总算来了个能看的,你就是秦宇?”,斗玉魂自然不认识他。

    “在下萧长吟”,萧长吟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姓萧?那么萧长生是你何人”,斗玉魂眉头一挑。

    “堂哥”,他淡淡的回答。斗玉魂皱起了眉,占着观战区座位的弟子起来了一半,全都自发的让出了位置。

    “萧家的人就算了,但是其他人总不会你萧家也要管吧,灵元宗也不是你萧家的灵元宗,让那秦宇滚出来”,斗玉魂迟疑片刻之后说道。

    “说得好,灵元宗的确不是某一家某一人的,秦师弟被罚面壁未能前来,不如我陪师兄下场过几招如何”,玄祭当即站了出来。

    “来了个有骨气的,我倒要看看你灵元宗有多大能耐”,正巧场中的战斗胜负已分,斗玉魂一跃跳入场内。玄祭也跟着跳下去。

    萧长吟带着星阙阁的众人坐下了,但是那起来的人让出的位置根本不够,所以其他人依旧还站着。

    “萧师兄,那家伙那么讨厌,你为什么不揍他”,七月灵曦嘟囔着嘴唇说。

    “灵曦~”,一旁的七灵韵愠怒的看了她一眼。

    “姐,你看我干嘛,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萧师兄也是淬体境啊,干嘛跟他那么多废话”,七月灵曦可不知道什么叫言辞委婉。

    “如果是其他宗门弟子打一打还行,但是星云神宗的弟子都有星繁咒在身,身体的强度一重淬体就堪比二三重,没有任何胜算”,萧长吟摇摇头说。

    “要是我有淬体境,一定让他好看”,七月灵曦对这个解释还是不满意,以她的性格对方要是体魄九重,那早就打起来了,甚至都不下场可能就打起来了。

    场中两个人对面而立,玄祭也并没有托大,淬体境的气息散发,修炼的法诀调动起来,蓝色的气息流转,在他身体周围聚成了蓝色的魔龟。

    斗玉魂抱着双臂看着他施展体术,魔龟凝成,一个个不同的印记落在龟身之上,一共八个。

    “竟然落了八印”,萧长吟眉头一挑,旁边的七灵韵和南千秋皆是面露惊色。以前体魄九重时玄祭最多只落过三印,然而就是这三印哪怕他们联手都破不开,现在足足八印,其防御可想而知。

    “师兄请~”,玄祭脸色严肃起来,他也想试试自己的八印玄龟防御力上限是多少。

    “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喝!”,斗玉魂脚步渐起,双拳紧握之间,一个气旋自其丹田扩散开来,三颗星辰闪烁其中。

    没有施展任何攻击性的体术,星繁咒运转,他就这么空手的挥出一拳。这一拳还是落在了最为坚硬的龟壳之上。

    轰~~低沉的拳落之音响起,刚刚落下的八个印记从玄龟体内飞散,凝聚的玄龟也被一拳给轰散,玄祭倒飞而出,撞到斗武场边缘的围墙吐出一口鲜血。

    其他看戏的宗门弟子尽皆冷笑,灵元宗的人则多半是不可置信的错愕之色。这可是八印玄龟,防御力有多么强横他们都心中有数,然而却连一拳都接不下。

    “这就是星繁咒,这就是为什么无数人想要进入二级宗门的原因”,萧长吟感叹道,这星繁咒在星云神宗是每个弟子都能修炼的体术,也是必修的体术。

    “这就是那个让人恭恭敬敬的灵元宗?简直就是个笑话”,斗玉魂不屑的说。就在他要离场之时,一抹紫色的倩影轻盈的落在场中。

    紫菱心落在场中,眼眸并未看斗玉魂一眼,而是将目光投向此刻仍旧占着宗门观战区的其他人。那些人都是一级宗门弟子,看着她投来目光,一个个尽皆皱眉。

    其他人的目光也随着她而落到观战区,那观战区一时成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既然占了我灵元宗的地方,何不下场一较高低”,紫菱心从容清冷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中,众人不由得一愣。随后皆是冷笑。

    “就凭你一个人要对战二十多人,灵元宗的各位,说你们夜郎自大不知天高地厚是一点也不为过,哈哈~”,观战区另外一处一个黑衣男子哂笑不已。

    但是紫菱心并未理会,目光依旧直视着那坐在灵元宗观战区的二十余人。面对如此的挑衅,无论他们下不下场都会被人说三道四。

    “哼,想要耀武扬威哗众取宠也不看看地方,你还真以为自己无敌不成。一个人对二十人,我看在床上你或许有机会,哈哈~~”,那黑衣男子再次说话,他提高了声音,场中所有人都听得清楚,纷纷大笑起来。

    “蚩虎师兄,你可别把话说得太早,看她连脸都不敢露的样子,说不定这二十个人那什么还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啊~”,旁边的人跟着附和。

    “哈哈~~”

    无比刺耳的大笑之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就在这时,一股森冷的寒意突然袭来,黑衣男子和他周围的人笑声戛然而止。

    等他们环顾一周之后,发现只有灵元宗的人对他们露出了杀意,所以便不再在意,继续大笑起来。

    紫菱心静静的站在场中,面对满场的笑声,面对污言秽语她的脸色毫无变化,眼眸无比的平静,在她的眼中无论是观战区的人还是那个黑衣男子都只是一个物体,和桌椅板凳一般无二。。

    “谁若不服,皆可下场”,平静的八个字吐出,满场的笑声一时静止。

    “好!既然你灵元宗要找死,我们就奉陪到底”,观战区的几个宗的二十多弟子全都落入场中。现在可就不是口舌之利的时候了。

    longshendouzu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