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神斗尊 > 第67章 无以复加

第67章 无以复加

 热门推荐:
    “这就是这块石碑的出处吗”,秦宇低语一句。

    “秦公子,你可曾记清路线了”,艾欧收起了小恶魔犬问。施展完天赋之后,小恶魔犬整个鼓鼓的身体扁成了一张纸,看起来就像是贴画一样。

    “啊~噢,前面的倒是记住了,只是后面……”,秦宇回过神来。

    “那能回得去吗”,艾欧问。

    “嗯,应该没问题,我刚刚看到了熟悉的地方”,秦宇说道。

    “那就好,那公子你~你什么时候~”,艾欧欲言又止。

    秦宇沉吟了一会儿,众人谁也没注意到一向叽叽喳喳的艾悦此刻静静的站在他们身边。仿佛一个木偶一般,艾悦往日灵动的眼眸一动不动,眼睛也一眨不眨。

    之前小恶魔犬呈现的画面在她的瞳孔之中不断的回溯,和当时急速拉动的画面不同,在她眼眸中回溯的画面每一处都清晰无误。

    “嗯~既然已经得知方向,你们也要回去了,那便就此分别吧”,秦宇说道。

    “…既然这样,那公子多多保重”,艾欧说道。

    “后会有期”,秦宇拱手。

    “后会有期”,众人随之拱手。秦宇挪动步伐,渐渐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对了小宇~我们会在三元城停留一月,之前所说若是可行,记得来城中相告”,通胜冲着消失的背影高声喊道。秦宇没有回应,也不知是听到了还是未听到,一直到他彻底消失,众人才整装起行。

    另外一边,猎场中鲁文远等人已经搜索整整两个多月了。眼看着内门大比日期将近,很多人都回了宗门。

    “鲁师兄,飞行灵兽已经到了,您什么时候离开”,白月谷的营地中,一个弟子站在营帐前说。

    “今天有什么消息吗”,鲁文远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没有,雪鹰营地和天鹰营地也没有”,弟子回答。

    “莫非他还能上了天不成”,鲁文远声音中怒火未尽。毕竟两次被烧了营地,第三次又被秦宇逃了。

    “鬼泣森林中到处都是五阶灵兽,说不定他早已经死了”,那名弟子说道。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传令下去,给我继续找不要只在鬼泣森林,他或许早已经到了别的地方”,鲁文远走出了营帐。飞行灵兽自空中落下。

    “鲁师兄,您走之后就算我们找到他,也拿他没办法啊”,那弟子苦笑着说。之前每个去搜索的小队都有八重的师兄坐镇,现在都因为内门大比回去了,现在只有七重的怎么能是秦宇的对手。

    “只要确定他是死是活就行,大比之后再做处理。营地一切事情交由你处理”,鲁文远乘上飞行灵兽。

    “鲁师兄慢走”,那人拱手道。

    就在飞行灵兽即将起飞的一刻,一把长剑划破长空,洞穿了飞行灵兽的翅膀。

    “什么人!!”,鲁文远脸色一变。

    “鲁师兄,你今天恐怕是走不了了”,一个戏谑的声音传来。

    “谁!!谁在说话”,鲁文远环顾四周。

    “怎么,两个月不见,连声音都忘了吗”,一身黑衣的秦宇从他的营帐后面走了出来。

    “秦宇!秦宇~~”,鲁文远先是一惊,随后目光森寒,眼中杀意凝聚。

    “惊喜吗,两个月前的债,现在该还了”,秦宇一步步走上前,紫色的手掌浮现。玄诀运转起来,释放出凛冽的气息。

    “体魄七重,短短两个月时间。你若是就这么隐藏下去,有朝一日或许能讨债也说不定,但是现在~”,鲁文远八重的气息释放出来。

    “现在杀你也不成问题!”,秦宇消失在原地。

    “好大的口气!死吧”,鲁文远丝毫不惧,体魄七重又如何,八重的他都尚且不惧。

    然而,事实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两拳相交,那双紫色拳头中一股恐怖的力量暴涨,直接把他的力量全部摧毁,同时还倒灌回来。

    砰!!两人分开,秦宇后退两步,鲁文远则是撞在营地的栅栏上,整条手臂的衣服都被震碎,手臂鲜血直流,强劲的力道灌入胸中,差点让他吐血。

    “怎么可能!!”,他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

    “你还有时间吃惊?”,戏谑的声音响起,紫色的拳头接踵而至。根本不给他施展体术的机会。

    鲁文远又硬接了一拳,这一拳的力道比之前更强更快,整个人都被轰飞了出去。营地里面现在没有几个人,八重七重的要么去搜索秦宇了,要么回宗门参加大比了。

    剩下的六阶连靠近都做不到,两人交手时拳劲扩散的力量都能震得他们吐血。

    一拳之后又是一拳,秦宇根本不给他机会,片刻之后,鲁文远再次撞上一颗大树,这里已经是离营地好几百米之外了。

    噗~~,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倒在树下动弹不得。秦宇缓步走了过来,三相术的三种气息散去,气息也回到了正常的体魄七重。

    “我有个问题问你,你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若是回答让我不满意,那别怪我拧下你的脑袋”,秦宇走到鲁文远面前。

    “你……想知…道什么”,鲁文远上气不接下气,全身都不能动弹。

    “为什么要追杀我,我们有仇?”,秦宇问道。在来猎场前他根本没听过鲁文远这个人,更不可能和他有什么仇怨。

    “星~星阙阁”,鲁文远回答道,他毫不怀疑秦宇会拧下自己的脑袋。再如何凶戾的人面对死亡时大多都一样。

    “星阙阁?为什么”,秦宇眉头一皱,灵元宗内灵阁仅仅只有三个,而星阙阁便是其中之一。

    “我~我也不知,他们给了积分~要我,要我杀~杀”,话音未落,他就没了气息。

    “星阙阁吗”,秦宇自语一句。随后取下鲁文远的戒指,得知了另外两宗以及星阙阁的营地所在。

    “既然你们主动找上门,那就怪不得我了”,秦宇转身消失在森林中。

    十天之后,他乘着飞行灵兽离开了一处营地,下方已是一片火海。

    “最后一个了,该回去了”,秦宇飞在高空中,下方是玄元宗的天鹰营地,在这之前,雪鹰营地以及星阙阁的星光营地。

    因为大比的关系,每个营地都只有一些守卫的人,而秦宇也没做什么,不过是拿了一些能拿的东西。至于不能拿的,就像下面的情形一样。

    雪鹰营地中倒也没有见到熟人,冬阳也离开了,因此秦宇一路飞行,直飞入宗门之中。沿途埋伏他的人全都不知道他已经回到了宗内。

    longshendouzu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