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南宋求长生 > 第156章、慈幼院

第156章、慈幼院

 热门推荐:
    第156章、慈幼院

    这些道理他虽然隐隐有感觉,但是却重来没有认真想过,此时听了李书成的话,寻思道“原来是这样,看来我还得找机会进军队锻炼锻炼。”

    “行了,这两年暂时就这样,我指导指导你,等你稍微有了点自保之力再说,不然你现在就进军队,死在哪里都不知道。”李书成说道。

    其实进军队也不是一个好选择,现在国内一盘散沙,军阀互相争夺地盘。军队里面的小兵,大多都是活不下去了进军队混饭吃的,大家都是穷人,一打起来其实就是自己打自己。受苦受难的还是底层小兵和老百姓。像四川,税都收到几十年后了,百姓生存的艰难可想而知。不过打仗对大佬们而言又是另一回事,打了败仗,最差不过是通电下野,没有生命危险,也许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两个小家伙跟着几人走,一句话不说,生怕惹得李书成不高兴不要他们了。这个年代,家破人亡的人相当多,有不少孩子被人收养,女孩养做童养媳,男孩做长工,当然也要大一点的岁十来岁这样,已经能干活的最好。至于太小的,少有人收养,很心不狠心实在说不上,毕竟大部分人家同样穷,多个孩子就养不活了。

    李书成带两个孩子回来,江明月见到两个瘦瘦小小脏兮兮的孩子,爱怜之心大起,刚雇回来的人立刻就被她安排起来了,烧水、做饭、去裁缝铺买衣服买被褥。

    一番折腾下来,两个孩子总算有点样子了。

    “乱世人不如太平犬啊!”晚上休息的时候,江明月说道,“要不,我们多收养些孩子?”

    “多收养?只进不出不是个事啊。”李书成说道,“你看现在西方国家称之为世界大战的战争结束了,我们国家怎么说也是盟国之一,战胜国之一,得到了什么?现在大战结束他们的目光又转向我们了,另外,东洋国这些年越发强盛,今后啊,仗还有得打。这些钱,还要留着支持打仗呢。”

    “用不了多少钱,又不是给他们吃山珍海味。”江明月说道,“那些小鱼虾蟹,都是穷人吃得东西,另外,我们还可以出海打渔啊。”

    李书成想了想,确实如此,以后享有盛名的大闸蟹,现在还是穷人吃的东西,有钱人连看都不会看一眼。至于捕鱼,现在的船速度比手摇船快多了,撒网捕鱼的效率更高。于是说道“那就先试试。买艘小船,请几个人试试,如果可以,再说收养的事情。”

    很快,船买回来,李书成去渔村请了几个打渔的老手,第一次出海就满载而归。

    “不错!出海就丰收啊!”李书成说道,“这事可行。”

    江明月笑道“海里鱼多得很,海上渔船虽多,但是都是手摇木船,他们能捕捞多少?这船速度快,效率自然就高。捕捞回来的鱼,吃不完我们还可以卖出去,还能赚钱呢。”

    确实能赚钱,慈幼院在海边办起来之后,孩子不多,自然能赚钱。而且还引来了驻军,勒索了一笔钱,并且放话今后每月交一次才离开。

    “老爷,这事怎么办?”方云问道。他管理慈幼院,那些一来,为了孩子的安全,只能低声下气说好话,拿钱将人打发走,然后赶回来告诉李书成。

    “你好好管理慈幼院,这事情你就别插手了,我来处理。”李书成说道。

    方云离开之后,李书成感叹道“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只有有权有势,才能好好做实事。但是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却又已经没有了做实事的心思。”

    晚上,李书成越过黄浦江,如入无人之境,来到驻军团长家里,停在正房房顶上。房间里,团长和他小妾正在办事,李书成闭住呼吸,嫌弃地举起手臂扇了扇。

    办完事收拾之后,两人都精疲力尽沉沉睡去。此时李书成才进了房间,将一把匕首悬挂在蚊帐支架上,在桌子上留下一封信离开。

    第二天团长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一把匕首指着脑袋,大吃一惊。不愧是当兵的,虽然已经混到团长,身体早已疏于训练,但是多年军营养出的本能还在,一个翻滚滚下床,身体一缩已经蹲起来,同时眼睛往四周一瞟,才发现没人。团长嘘了一口气,才发现后背一身冷汗。

    团长滚下床的响动惊醒了沉睡的小妾,小妾做起来迷茫地撒娇道“老爷怎么起这么早?天还没大亮呢,再睡一会养养精神。”

    “还睡!”团长指着匕首怒喝道,“看看那是什么!再睡命都没了!”

    小妾顺着团长的手终于看到了吊着的匕首,哆嗦着说道“老老爷,这……这是……是怎……怎么回事……事。”她一个妇道人家,遇到这种事心里满是恐惧。

    “老子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好了!”团长说着,转身走到桌边倒水喝了,放下杯子的时候才看到桌上有一封信。

    拿起信拆开看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骂道“哪个狗日的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慈幼院找麻烦!”

    小妾听了说道“慈幼院?老爷,这有什么说道?”本来一个慈幼院,根本不在她心里,之前听过就过了,见自家老爷的神态,她倒是不敢说出轻视的话来了。

    “慈幼院是一个住在砝租界的有钱人办的,你想能住进砝租界,又能拿钱开慈幼院的人,能是一般人吗?能在十几个护卫的守卫下闯房间还没人发现,这能是一般人吗?”团长说道。团长的意思很清楚,不是因为慈幼院收养孤儿不能去找麻烦,反正人命贱如狗,就算抢了慈幼院也没事。但是这个慈幼院背景深厚,而且神秘,这样的人就不能惹了。这次人家是警告,下次可能就真掉脑袋了!

    团长被吓到了,立刻召集人马开会,找出带兵勒索慈幼院的连长一伙,捆了当众抽鞭子。

    “我们当兵是为了保家卫国,而不是为了敲诈勒索百姓!”团长高声说着大义凛然的话,“这一群混蛋,居然无视纪律军法,跑去勒索慈幼院。慈幼院是什么地方?那是收养失去亲人的孤儿的地方!这样的地方也去勒索,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一群手下一脸肃穆,心里却想道“肯定是这慈幼院后台大,团长这是做给人家看的。不然以前下面的人勒索百姓,他又怎么不管?那次送钱给他他没收?”

    很快,钱被收出来,不过已经被花了一部分,团长说道“差的钱我给补齐,再出五十大洋,这样的好事我怎能不参与呢!”

    一顿鞭子抽完,团长喝道“将他们逐出军营!”

    方云收到团长派人送还的钱,数了数还多处五十大洋,听了对方的话,方云满脸感激,不住地赞扬团长高风亮节。

    看着远去的军兵,方云心里寻思道“没想到老爷还有这样的能力,一个团长居然巴巴的又是处理手下又是送钱说好话,今后这慈幼院就可以安心办了。”

    中午方云再次回来,告诉了李书成军营送钱回来了。

    晚上,李书成再次来到团长房里留下一封书信,第二天团长起床发现了书信,心里震惊不已。昨天他可是增加了一倍守卫,门外还有人站岗呢,居然还是让人摸进来了!

    “这是人是鬼啊!”团长心里感叹道,“还好及时把钱还回去了,不然今天……”想到这里,团长急忙打开信,看看对方的意思。

    信上赞扬他及时发现并处理了军营里的害群之马,另外还有跟他合作做生意的意思。

    “这慈幼院有什么生意可做?难道还要我出钱?”团长心里想道。不过为了小命着想,团长还是打算亲信去看看,实在不行,那这团长干脆不做了,这些年手里也存了一笔钱,回去做富家翁得了。

    卫队长带着两人再次来到慈幼院,一番谈下来才知道是做海鱼生意。慈幼院将多余的海鱼做成鱼干,还有海带这些,他们负责运送,这些东西在内陆还是能卖得出去的。打开销路之后,他们也可以从慈幼院进货,自己做生意。而且干海产品也有高档的,像海参、鲍鱼、鱼鳔、乌鱼子这些,味道鲜美有价无市,不会亏本。

    卫队长回来跟团长一说,团长想了想,说道“嗯,这个生意可以做。像鲍鱼这东西,在上海价格不贵,但是在内陆可贵得很。送货那点钱才多少,既然这是正当生意,我们就直接从他们那里进货。你再去跟他们谈谈,看看价格如何。价格高了,我们就只能少从他们那里进货,去向其他渔民手里收了。”至于运货的安全问题,他们可是军队,有枪有炮的,还怕那些土匪流氓?

    因为这是走量的,而且东西多了在上海也卖不出价,李书成考虑之后给了他们一个低价,而且前面几次可以等他们卖了货再付款。

    团长高兴不已,以为这是李书成对他处理给的好处,却不知道李书成只是为了生意能够做下去而已,多出来的鱼干,卖不出去就没什么用。

    生意一做起来,慈幼院终于走上了正轨,不用李书成再贴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