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天魔永不为奴!

第五百五十二章 天魔永不为奴!

 热门推荐:
    爬山?

    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

    杜书仁第一时间是拒绝的,但当他被一把夹带着雷霆之力的宝剑抵着脊背,自身却是闪躲都无法闪躲

    这人,是个高手。

    杜书仁的魔心紧缩,天魔本体完全躲入了这具道躯的元神内,让元神看起来毫无异样,全力隐藏自己特异之处。

    “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请,”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手中宝剑蕴着雷光,却是丝毫没有收回的意思。

    杜书仁眉头紧皱:“我与道友可是有什么”

    滋

    长剑剑尖毫无阻碍地穿透杜书仁脊背的衣物,在他道躯上开了个小孔,喷出了一只小血柱。

    杜书仁眼一瞪,扭头刚要对李长寿怒目而视,却感受到背后这名青年道者那微笑之后,透露着冰冷的杀意。

    他暴露了?

    这怎么可能?

    他跟普通的天魔自不相同,是由母亲直接缔造而成用洪荒生灵的标准,他在天魔这个群体中,那也是贵族一般。

    这具道躯更是母亲培养多年,自幼年便种下了道心缝隙,自己侵入他道心时丝丝顺滑、毫无阻碍,怎么可能暴露?

    “请吧。”

    李长寿又催促了句,宝剑微微晃动。

    杜书仁扭头瞪了眼李长寿,眼底带着些许阴冷,但随之一甩衣袖。

    “粗俗!既然邀贫道去爬山,那怎么也要给个地界。”

    “往东。”

    李长寿淡定地道了句,宝剑抵在杜书仁脊背上,心底却是一阵嘀咕。

    这家伙被域外天魔附体了?

    倒是跟自己曾在玄都城边界的小千世界遇到那些域外天魔,略微有些不同,总有一种这个天魔似乎不太冷的违和感。

    话说回来,天道操控黑豹引他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太可能是让他特意跑一趟过来灭个天魔,这是一道天雷就能办到的事,还要拐弯抹角启用黑豹这种大劫法宝人

    而此时,李长寿也感觉出了这家伙的与众不同之处。

    似乎,想法很多、思维很活跃,目中也蕴着一些活泛的光亮。

    一个域外天魔,不远千万里,从混沌海中跑到了五部洲,又有哪般图谋、何种算计,要做什么?

    这小天道

    小天道并非蔑称。

    这次引动黑豹,让黑豹引他与这域外天魔偶遇的,就是天道本身的意志,与道祖无关,与那次让自己梦到红莲即将出世、冥河老祖即将复活,是同一股意志。

    相比于能够随意干预天道、却不会被天道影响到的道祖老爷,这不就是小天道?

    天道这次为何不直接给自己传梦了?

    应该是怕他故意视若不见吧。

    李长寿心底如此思索着,表面不动声色,手中宝剑毫无征兆地轻轻前递,很自然地就戳了第二下。

    滋

    第二股小血柱向外喷涌,与第一股相映成趣。

    杜书仁瞪着眼,扭头看向李长寿,“道友,又、又怎了?”

    果然不会义愤填膺地暴喝怒骂,而后跟明显不怀好意的自己拼个鱼死网破,而是选择了从心**。

    这域外天魔,怂怂的。

    “手抖了下,”李长寿保持着淡淡的微笑,“道友不必着急,只要你配合,兴许贫道起了善心,就饶了你一命。

    唉,最近闭关,几百年也不吃人了,口味确实是淡了。”

    言说中,李长寿模拟出几分妖气,化掉了这具纸道人随身携带的少许妖血。

    那杜书仁面色一变,心底暗道要糟。

    他被当猎物盯上了!

    这里不是五部洲吗?洪荒天地最核心之地!妖族不是都大损了吗?为何自己这么倒霉,还遇到了这般妖族高手!

    杜书仁急忙寻找对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自己何不等他吞噬?

    如此就可不知不觉攻其道心,将其化为己用,再去东胜神洲做母亲交代之事。

    虽然用妖族在洪荒天地间行走,此时会有许多不便,但总好过窝窝囊囊被干掉,这未免太不符上流

    戳!滋

    “道友,你怎得!”

    “这血箭还挺好看,”李长寿笑呵呵地说着,“道友哪里人啊?”

    域外天魔道:“道友为何要问此事?”

    “贫道对食物产地也是有讲究的,”李长寿正色道,“那些靠近天地边缘的生灵,灵气少、口感不好,这点还是要规避下的。”

    “贫道便是来自于边缘世界,”杜书仁忙道,“贫道幼年丧父丧母,追随师父修行,熬过了千难万难,总算有了如今的修为。

    还请道友能嘴下留情,贫道愿以自身所有宝物相赠。”

    “好说,好说。”

    说话间,李长寿已是带着域外天魔到了一处荒僻的岛屿,与这天魔在岛屿边缘缓步向上,时不时就戳这天魔一下,探一探对方容忍的底线。

    顺便,也想个办法,看能否在逼出这域外天魔本体之前,套一套他的话。

    “道友道号如何?”

    “贫道未起道号,名为杜书仁。”

    “哦?”李长寿随口道,“这天地间的人族,杜姓可不算多。”

    “姓氏确实有些生僻,毕竟贫道是自边缘的天地而来,生僻些也是正常,”杜书仁嘴角疯狂抽搐着,“贫道这道躯,满是杂质、丝毫不纯”

    “无妨,”李长寿笑道,“贫道道号不讲究。”

    杜书仁双腿一颤,扭头看着背后这人,刚好看到对方镇定自若地,在他背后又戳了一剑,仙血滋滋地往外喷着。

    这,这是什么凶人?

    怎得让他一个天魔都有点无力应对。

    “道友这次来洪荒五部洲作甚?”

    “贫道是去东胜神洲寻访故友,其实是为了投奔而去”

    “哦?”

    李长寿眉角一挑,继续与这杜书仁闲聊,套着杜书仁的话。

    这家伙也算机警,此时只是表现的略怂,但反反复复就是咬定同一个故事剧本,本身并无太多破绽。

    李长寿决定略施小计。

    二者相谈正欢,李长寿突然转过头来,站在荒山半山腰处,看着浩瀚无垠的东海,笑道:

    “道友,你看这天地何其壮丽。”

    杜书仁哆嗦了下,立刻点头:“确实颇为壮丽。”

    “道友何不赋诗一首?若是能让贫道心底喜悦,那今日”

    赋、赋诗?

    杜书仁立刻沉吟几声,心底不断思索,眼中渐渐泛起了亮光,嘴一张、气运各处,立刻就要吟诗一首。

    李长寿:“道友似乎与普通域外天魔不太一样。”

    “那是自然,贫道可是自母亲直接分裂出的,普通的天魔都是天魔自行分裂,与母亲的关联早已微乎其”

    杜书仁话语一顿,原本正夸夸其谈的他豁然转身,瞪着侧旁李长寿。

    李长寿却是微微一笑,目中神光一闪。

    杜书仁突然感觉这道躯与元神,竟不受自己控制,似乎失去了一切法力、力道。

    他正要做出反应,眼前突然一花,已坠入一处阴暗的角落,一股股冰冷的意念如刀刃一般,抵在了他本体之上。

    “你!”

    杜书仁双眼一瞪,道躯突然软倒

    一股黑气自他面部气孔冒出,正要朝李长寿飞扑,却被一道道湛蓝色雷霆瞬间包裹。

    雷霆围而不杀,那团黑气顿时瑟瑟发抖,凝成一道两尺高的人形黑影,对李长寿怒声嘶吼。

    李长寿却故作欢喜,赞叹道:“果然是上品的天魔。”

    地面钻出数道流光,化作桌椅、砧板、菜刀、各类调味品。

    李长寿反手一抓,掌心中蕴含天道神力,探入了雷光之中,径直将这团黑气抓了出来,为其稳固身形,随之封在砧板,磨刀霍霍。

    这天魔大骂:“你、你要作甚!”

    “上等的食材,往往只需简单的烹饪,”李长寿闭目轻叹,“这般纯净的域外天魔,当真不多见,堪称绝世好菜。”

    杜书仁浑身一颤,差点就哭出来,在砧板上缩成一团。

    很快,李长寿用天道之力包裹菜刀,二话不说先切了一小块天魔黑气,有模有样的放在盘中,撒了点烤肉粉,动作优雅地开始了搅拌。

    “想不想跟贫道聊聊,有关你母亲的事?那样我或许,能少切你几次,还会考虑把你圈养起来。”

    “你休、休想!”

    李长寿顿时笑眯了眼,也不去动餐盘中的天魔黑气,继续抓起了菜刀。

    那天,天魔的惨叫声,回响在方圆万里内的生灵道心之中,让不少生灵都以为是幻听。

    于是,半日后。

    心魔、拟真、类灵体

    被特意培养模仿洪荒炼气士的天魔,天魔那可以无性繁殖的母亲,神秘的天魔圣地,被天魔供奉的巨大黑影

    严密的任务安排,将整个任务信息按阶段分开,每隔一段时间,或是达成某种条件,就触发下一段任务的讯息

    这?

    李长寿眉头紧皱,负手站在云上,一时间竟陷入了困惑。

    自己上次从混沌海中归来时,吓唬白先生的那些话,莫非是真的?

    真就被他瞎猫碰上死耗子,撞上了妖师鲲鹏的全盘算计?!

    看了眼脚边,那被雷霆化作的长绳困缚住的中年道者。

    似是感受到李长寿的目光,这昏睡中的中年道者颤抖了几下,口中还迷迷糊糊地喊着:

    “我杜书仁宁死不屈,是不会对你说任何事的”

    这么怂的域外天魔,当真不容易遇到。

    李长寿心底不断思索,这朵云也到了东胜神洲的范围,此时犹自在犹豫,要不要搞到天魔们的后续计划。

    这或许,是一件大事。

    天道指引自己捉到这心魔,定是要自己从这心魔身上,套出一些有用的讯息。

    “找个业障多的邪修,尽量尝试下吧。”

    李长寿定下计划,仙识散开,在东胜神洲东南方搜寻一阵,很快就找了个业障缠身,在山中闭关修行的老道。

    按杜书仁供出来的细节,似乎是要侵入一名仙门高手道心之内。

    借太极图之威,凭遁法之力,李长寿悄悄靠近了这名天仙境的老道,一把迷药撒出去,这老道打坐修行中,缓缓低下了头,鼾声四起。

    李长寿将杜书仁扔到地上,手指一点其眉心,将被雷光电弧缠绕的天魔引了出来,扔到了那老道身旁。

    电光闪耀,天魔顿时哆嗦了几下。

    “进去,莫要伤人。”

    李长寿冷冷道了句,那天魔在本体黑气上化出虚淡的面孔,对着李长寿怒目而视。

    屈辱!

    耻辱!

    这简直是对天魔最大的侮辱!

    李长寿眉头一皱,指尖电弧闪耀,这老道的洞府被照的无比闪亮!

    哼!送上门来的元神,不污白不污!

    天魔冷哼一声,钻入老道眉心,不过片刻又被李长寿抓了出来,那老道元神毫发无损。

    “拿到下一步计划了?”

    天魔:

    “哼!”

    了然的点点头,将天魔塞回了这具中年道者体内,李长寿身形悄然而走,仿佛从没出现过此地。

    而当李长寿问出天魔接下来的任务步骤,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了。

    与人教仙宗度仙门天仙境门人结交,暗中控制此人。

    李长寿:

    这是做什么?

    域外天魔一步步在自己身边安插底细?把一名名炼气士当做跳板?

    若真如此,李长寿或许真的会防不胜防,尤其是此时已搬去了太白宫中,不可能无时无刻监察每个度仙门仙人。

    这域外天魔的目的为何?

    很明显,这背后有事,绝对有事!

    已知,洪荒天道壁垒隔绝混沌海,刚刚在那老道身上的试验,已经证明这域外天魔并未被他的母亲远程操控。

    对方应该也做不到这般事。

    那天魔接收到后续任务信息,触发条件绝不会如天魔所说的那般复杂。

    果然,李长寿又寻了几名业障大妖,让这天魔不断侵入其中,两条后续任务信息接连呈现,且确定了,这天魔的计划只剩最后两步。

    这几名业障大妖,自是被李长寿一把真火烧的渣都不剩。

    但让李长寿万万不曾想到的是,他竟得到了这般两条讯息

    天魔计划的倒数第二步:

    混入度仙门后,等待机会侵入度仙门任意长老元神。

    到此时,李长寿已是能确定,对方就是冲着他来的!

    天道这次,莫非是意外帮了他一次?

    而当天魔冷哼声中说出了最后的任务信息,李长寿却是遍体生凉,道心轻颤,双目之中划过锐利神光。

    鲲鹏?!

    那被天魔供奉的,莫非真的是鲲鹏?

    对方既已经远离洪荒,且用了这般大的代价,完成了假死脱身之计,为何又要主动回来,在他面前自爆?

    李长寿皱眉看着眼前的杜书仁,掌心一缕雷光闪耀,那天魔与这具道躯同时被击破,三昧真炎铺洒而出,一切尽归尘土。

    这事,怕是瞒不过天道。

    莫非鲲鹏也是在故意报复,故意黑他一把?

    站在一处海滨的荒山上,李长寿负手而立,这具纸道人身周燃起了一缕缕火光,顷刻间化作灰飞。

    不只如此,在地下打配合的两具纸道人,一直在监视跟随黑豹的纸道人,同时化作灰烬,被李长寿**。

    为何如此?

    无他,只因这天魔杜书仁最后的任务,是想办法与度仙门出身的太白金星见面,并问他一句

    想不想看后面的内容。